「上人」的意義

證嚴法師被弟子們尊為「上人」,曾引起外界人士的批評,如認為是「造神」或者自我膨脹等。

然而這不過是弟子對師父或法師的尊稱,弟子從學於師父而敬稱「上人」,一如對某一法師道行修持的禮敬,而稱之為「大師」、「長老」、「上師」等一樣。

徒弟對自己師父的尊敬愛慕,不管是源於德行的景仰或出於情感的孺慕,總是內在心境的投射,如同對自己親人(尤其是祖父母、爸媽)的尊敬愛慕,養育恩情如山高水深一樣,無以回報,而必須從情感和信仰的角度來看待師徒的心意聯繫。

退一步想,即便是情感和信仰的因素,重點在於這樣的情感信仰發揮了多少功能作用。慈濟人「跟師父走」,可說是一種理想的獻身與使命的承擔,跟著「上人」孜孜不息去做利益眾生的事。

再者,這樣的仰慕之情也端看對方是否值得而受得起?多少意味著證嚴法師願以「上人」標準接受嚴格考驗,不只自我要求也接受外人檢視,在道德人格及慈悲心境上經得起外界對她的尊敬。一般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證嚴法師即是時時以「菩薩」、「大丈夫」自期自勉,日以繼夜精進修行只為度化廣大的苦難眾生。

回到佛教的思想法義,如《大智度論》所說:「若能自捨己樂,但為一切眾生故行善法,是名上人,與一切眾生異故。」證嚴法師就是這樣一個念茲在茲眾生苦痛的人,如《華嚴經》云「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日常生活吃睡得比別人少,做得卻比別人多很多。

「上人」不就只是一個「假名」,證嚴法師不放在心上,不管他人怎麼稱呼,她還是她,繼續做自己該做的事,名利身外之物早已看破放下而超越了。

總之,「上人」之名對證嚴法師而言「不增不減」,但身為弟子就情感的孺慕、德行的崇敬、人格典範的嚮往,以及在精神引導下所發揮的實際作為,習慣性的以此稱之,當中存在許多正面的功能和效益,如此善意的理解(或至少尊重)是相當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