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父學佛

神父學佛

法師和神父都是出家人。法師皈依佛、信仰佛,弘法利生;神父敬拜神、信仰神,宣揚福音,依著各自的宗教信仰追求神聖理想與安慰世間苦難。 

然而,當天主教的神父皈依佛教的法師,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景呢?難道意味著佛法優勝於神學?佛力高超於神力? 

神父皈依法師,就發生在慈濟的世界裡。當然神父皈依法師,不代表神父「改宗」、放棄了原先的信仰,而是以天主教神父之姿來皈依一位佛教的法師,同時保有神父和「佛弟子」(嚴格的說應是「慈濟人」)的兩重身份,如此而已。 

可知,對天主的愛與對佛法的景仰是可以同時並存的,而非「勢不兩立」或「去彼取此」。 

雖然感覺上神父皈依法師,顯示了佛教優於天主教,但事實上神父皈依法師正展現天主教徒謙卑、寬大、柔軟、包容、友善、無私等美德。 

在信仰的世界裡,沒有孰高孰低、孰優孰劣、孰好孰壞、孰輸孰贏等之分,向「異教(徒)」稽首禮敬的同時,正表露了自身宗教的尊貴,在虔誠禮佛中體現基督大愛的崇高偉大。 

是以苦難與大愛把所有宗教團結起來。法師的人格潔淨、悲心殷切,感動、感召了神父,也因此神父皈依法師。在神父眼裡,法師就像是上帝派來的天使,甚至是某個先知重生或聖靈化身,也因此禮讚、敬愛是事理之必然,猶如對自身宗教的禮拜。而法師有感於神父之不拘信仰、不限身份,有志一同只為蒼生苦難,自也是心心相印、惺惺相惜。 

然而,神父之信佛、拜佛乃至學佛,又如何面對天主教信徒或教友呢?神父之放下身段、破除宗教藩籬,正為自已的信仰作了最好的身教,展現出自身信仰的超凡價值,凡有利於一切人群、得以拔度一切苦痛,所有外在形式都只是表面差異,而既是表面差異,就當毅然跨越而直入信仰的核心。 

反過來說,換作是正信的佛教徒,不論在家或出家,面對一聖潔貞定的神父,同樣也應如是禮敬、如是皈依的。 

一如菩薩度化眾生,為了拔濟世間苦難,什麼都可以超越、什麼都應該放下,包括佛教信仰本身;大乘經典中不也記載菩薩入婬舍、入酒肆(如《維摩詰經》)?大乘菩薩道之開權顯實、廣行方便,意也在此。 

總之,如濟神父以弟子自稱,除了讓我看到佛法的殊勝以及證嚴上人德行的崇高外,也讓人暗地感佩神父的宗教情操,從他身上看到了基督的大能大愛。

6分20秒後如濟神父自述很榮幸成為上人弟子,而上人也以我的弟子來稱呼如濟神父。今年(2020)五月,如濟神父也以慈濟人身份跟著浴佛、拜佛

相關報導  一頂Love From Taiwan米袋帽 戴出海地神父大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