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佛教第一位哲學家

誰是中國佛教第一位哲學家呢?就史籍記載,佛教公元前後傳來中國,之後佛教人物輩出,但第一個體系化建構佛教哲學的「論師」,可說是西元四、五世紀的僧肇(384/374-414)。
 
在僧肇之前,不管是安世高、支婁迦讖、支謙、道安、慧遠乃至僧肇的老師鳩摩羅什等人,他們的貢獻或在翻譯、注疏、制度建立和眾生教化方面,然而現存典籍中最具有哲學內涵、展現出哲學洞見,非僧肇的《肇論》莫屬,如鳩摩羅什即讚譽他是「秦人解空第一」。
 
初步說來,僧肇的貢獻大致有三:一、接通中印佛學的交流;二、「中國化」佛學的成形;三、中國中觀學的開創。首先,相對於「格義佛教」以老莊詮解佛學之失(「先舊格義,於理多違」),僧肇可說有釐清導正之功,雖然《肇論》本身亦深深烙印「玄學」的影子,但相較起來更貼近於空義,使得印度佛學得以移植到中國。
 
相對於「六家七宗」使用老莊語言而被老莊思想所牽制,僧肇運用老莊語言卻避免受限於老莊思想而被牽絆,可以說是自覺的、有意識的使用道家術語。[1]
 
其次,僧肇接通中印佛學外,更促使「中國化」佛學的奠立,如以老莊玄學解佛釋空即有明顯的中國文化特色。第三,隨著般若經教源源不絕譯出,空性義理的解釋與闡發亦相當重要,僧肇承此重任而有所創發,不只奠定中國中觀學的發展,也完整建構中國第一套佛教哲學系統,連三論宗大師嘉祥吉藏亦重視其見解而援引之。
 
中國是佛教的第二祖國,不只在中國開枝散葉,也遠傳到日、韓、越南等地,帶來亞洲思想和文化上的重大改變,其中開路先鋒如僧肇等人,實在是居功厥偉。
 

ps. 受邀參加《高僧傳叢書》發行感恩會,簡介僧肇之貢獻而草寫此文。

 
[1] 當然僧肇思想與老莊學說之間如何清楚劃分,是否仍為玄學化的思想產物,還是堅守著佛法的思想主體,迄今學界仍有諸多看法。相關討論可見龔雋〈僧肇思想辯證—-《肇論》與道、玄關係的再審查〉,收在《中華佛學學報》第14期(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