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義也可能是一種正義

不正義也可能是一種正義

正義與公平是現代人普遍接受的價值,而這是否僅是一種西方價值而未必是普世價值?包括所謂的民主、自由、人權等西方盛行的概念,是否具有其普遍性呢? 

普世價值大體意味著「人之為人」所應共同保有的,而不限於特定文化或族群。如正義雖是西方人所重,卻不單屬於西方,而為全人類所共通,只不過是由西方人所發起和大力宣揚。 

不過,西方人雖重視公平正義、自由民主等,但亦可以看到不少「不義」的存在;然表面上不公平現象的施設,背後亦可能有正義的考量。如歐洲之英國、西班牙、比利時、挪威、丹麥、瑞典等民主國家,仍存在皇室制度的維繫,雖虛位而無實權,但每年仍必須耗費國家資金、龐大的人民納稅錢來「奉養」皇室成員。 

一個人因其出身就決定一生的榮華富貴,這無論如何都很難合於公平正義,然而各國皇室制度仍一直都在,顯見絕大多數人民是支持的,當中亦得見所具有的象徵性意涵,如表達對傳統文化的尊重或重視,也因此看似不正義實也可能是一種正義。 

佛門中的不公義或不平等(例如「八敬法」)之存在,是否亦有相似的考慮呢?「八敬法」不合於「緣起平等」的精神,卻仍舊是特定時空條件下因緣和合的產物,符合緣起法「世諦流布」之施設。而既是因緣所生,亦得以隨著因緣不同而調整或改變,如印順法師表示「八敬法」雖是「佛制」(佛教制度),但若徵得多數長老同意後召集僧團會議,亦可因時空環境之不同而有所變易。

這似乎說明了正義不是一絕對性概念,制式的套用在所有現象和制度的設立上,而亦必須考量到特定的時空背景和因緣條件。倘若視正義為最高價值、絕對價值,僵化套用於各種情境,而不許任何「不義」的發生(如上述皇室之例),反而有違反正義之失。 

沈恩的《正義理念》不同於羅爾斯《正義理論》,其一強調即是正義的務實性,而非空中樓閣式的完全正義的追求,這是省思正義值得留意的。 

相關文章  佛教正義觀之可能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