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順佛學「新典範」?

印順佛學「新典範」?

曾有人以印順佛學思想為「新典範」(如《復歸佛陀教導》),然而印順導師明白表示他既非創新、亦非復古;相對的,他自認為是在太虛大師思想影響下而作了不同的修正或補充。如他說:

「我是繼承太虛大師的思想路線(非「鬼化」的人生佛教),而想進一步的(非「天化」的)給以理論的證明。」(《華雨集第四冊》(Y 28p69) 

「從現代弘法來說,我繼承太虛大師的思想,對於「天菩薩」(以佛菩薩示現夜叉等為主尊的)佛法,不敢苟同。」《華雨集第五冊》(Y 29p273) 

「我的大乘三系(或「三論」)──性空唯名、虛妄唯識、真常唯心,是繼承太虛大師的三宗──法性空慧、法相唯識、法界圓覺,次第與內容,都是一致的。」《永光集》(Y 43p250) 

「我們應繼承「人生佛教」的真義,來發揚人間的佛教。」《佛在人間》(Y 14p22)

印順導師也表示他之為佛教而學、為眾生和人類而學,亦可說是太虛大師「教理革命」的延續(《法海微波》序,頁1);相對於太虛是「峰巒萬狀」,他只能「孤峰獨拔」,而這樣的「孤峰獨拔」或也是「峰巒萬狀」的一峰,明確表達他深受大師思想的影響啟發。《華雨香雲》(Y 23p339) 

可知,所謂「新典範」只不過是另一「新典範」的修正,而實則為「舊典範」的延續補述。也因此,太虛和印順之間不是批判的繼承,而可以說是某種修正與抉擇的開創繼承,之間的差異未必是「反異」而卻可以為「別異」──差別中沒有對立。

此外,印順對太虛的繼承,亦繼承太虛「不專承一宗」、「不為一宗一派之徒裔」的立場,因此雖有所繼承而實亦走自己的路,直行於佛法的菩提大道上,可以說在精神、信念和理想上有所繼承,卻始終保持思想的獨立。

如印順導師表示:「只是佛弟子,是不屬於任何宗派的。」《華雨集第五冊》(Y 29p50),也說:「我的學佛態度是:我是信佛,我不是信別人,我不一定信祖師。……我是信佛法,所以在原則上,我是在追究我所信仰的佛法,我是以佛法為中心的。」《華雨集第五冊》(Y 29p63) 

總之,印順有所繼承而未必是另立「新典範」;然而有所繼承卻又不是為某一人、某一宗的徒裔,卻是「以法不依人」,只願為佛弟子。以此「不即不離」──有所承續卻又不盲從(承續法不盲從人),來看待印順的佛法立場,應是較為合宜的。

相關文章 略論太虛大師與印順導師之間  學太虛卻悖離太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