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師與上人之間

導師與上人之間

證嚴上人曾謂他和印順導師之間「因深緣淺」;雖然「因深緣淺」,但只要一句話終身受益、拳拳服膺,復亦足矣!禪宗所謂「直指人心」之「以心傳心」、「以心印心」,或亦是如此。

反之,有些學者研讀印順思想,深入著作論述,雖窮探知識文字之中,卻未必得其心要,激發不出對「法」的真切信解,似僅能說是「隔靴搔癢」。

印順、證嚴師徒因緣不可思議,以「為佛教,為眾生」六個字定調一生佛法修學的道路,如是而以「慧命導航師」來看待自己的師父。而除了「為佛教,為眾生」菩薩行願之確立,還包括「人間佛法」修學路數之定向,依著佛在人間、學佛修行不離人間,展開慈濟志業深入人間的利他實踐。

上人之「生生世世都在菩提中」和導師「願生生世世在這苦難的人間,為人間的正覺之音而獻身!」並無二致;相對於傳統佛教界以「阿彌陀佛」為信仰中心,「人間佛陀」──「釋迦牟尼佛」更是慈濟志業所強調,於此也看出印順導師思想烙印的影子。

聖嚴長老曾表示自己深受印順導師的影響,認為「他把我從迷信的漢傳佛教拉出來」,[1]相信證嚴上人亦復如是,如是選擇一條有別於傳統修行的道路(但仍相當尊重傳統)。[2]

儘管師徒二人有著「真常論」、「性空論」之不同佛教思想傾向的別異,但「大乘佛法」含融八萬四千法門,此等差異可謂「枝節末梢」。一如太虛與印順之間,若說印順是證嚴的「慧命導航師」,那麼太虛就是印順的「慧命導航師」,終極而言共同的「慧命導航師」就是「釋迦牟尼佛」。

菩薩與菩薩之間,「心法」的傳承不在多而在精、在於切中核心,深得其中三昧;從印順導師和證嚴上人的師承,我看到了這樣的「印證」。

相關文章  師恩難忘  「印證法源」可能之狹義與廣義


[1] 聖嚴法師說:「我受印順長老的影響還是非常深刻,他把我從迷信的漢傳佛教拉出來,而我因此看到了有智慧、正信的漢傳佛教。」(《我願無窮:美好的晚年開示集》,頁74──從漢傳佛教中迷信的部份拉了出來,不代表漢傳佛教都是迷信的。也因為這樣的影響啟發,聖嚴法師表示:他所講的漢傳佛教如禪宗和淨土,都與歷史上的漢傳佛教有所不同。

[2] 證嚴法師說:「今天的慈濟,始於『為佛教,為眾生』的啟蒙深因。若問我這生受誰的影響最深,那就是我的師父。」(《慈濟月刊》第463期,20056月)。記者曾問證嚴法師一生中哪些人對她產生影響,證嚴法師回答說:「人生中對我影響最大的,是年輕時父親突然往生;再者是我的師父,他推行人間佛教。」(《慈濟月刊》第503期,2008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