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談"慈濟學"兩篇

(一)、從慈濟宗到慈濟學
慈濟開宗立派,有「慈濟宗」就當有「慈濟學」,一如古代有禪宗就有禪學,其它如中觀、唯識、天台、華嚴等,有如是宗就有如是學。
 
2020年2月慈濟大學「慈濟學研究中心」成立,證嚴上人親自主持開幕揭碑典禮,志業體高階主管、校長、院長等都應邀出席,可知這是慈濟世界的大事。
 
證嚴上人在世開創的「慈濟宗」,所有靜思弟子都是「第一代」;同樣的「慈濟學」之拓延開展,所有參與「慈濟學」研究的都是「開路先鋒」。這也意味著「慈濟學」正在發展成形,沒有絕對標準,沒有一人、一家之言,尤其學術研究之多元開放,更是如此。
 
為推廣「慈濟學」,我曾寫了以下兩段「精神喊話」,雖然內容顯得制式,但卻是心理真誠的想法: 
慈濟志業走入第55年,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將以「靜思法脈」為精神內涵,「慈濟宗門」為實踐模型,整合四大志業資源、善用四大志業所長,深入上人思想與「四大八法」之研究,結合實務與理論傳承、創新「慈濟經驗」。 
 
透過「慈濟學」之教學與研究,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將為「靜思法脈」作學術連結,橫向聯繫慈濟各志業體,深度探討「慈濟宗門」的經驗模式,讓「慈濟學」研究成為慈濟大學的新亮點,並作為「慈濟學」的教研重鎮,持續發揚上人理念、推廣慈濟典範。 
 
慈濟學之作為學術研究,如何深刻而不淺薄、紮實而不浮泛,就有賴學科知識的底蘊涵養以及學術方法的思考訓練,而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正提供一個自我進修、自我充實的機會和管道,歡迎有志之士的共襄盛舉。
 
(二)、「慈濟組」課程淺見
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自2019年起在招生入學上分為「宗教組」和「慈濟組」,有同學反應不清楚慈濟组有哪些課?特色為何?和宗教組有何區別?等問題。
 
既是「宗教與人文研究所」下設的「慈濟組」,自是在「宗教與人文」知識背景下所開展的慈濟研究。雖然在「必修」安排上只有「證嚴上人思想與實踐」明顯可以看出慈濟特色,但究實而言這學期(109上)所開的「《法華經》研究(一)」、「《論語》與《靜思語》專題研究」、「人間佛教思想專題」、「宗教NGO專題」等,何嘗不與慈濟學研究相關的課程設計?包括上一學期(108下),除「慈濟經驗專題」以「慈濟」為名外,其它闡述菩薩行願的「《十住毘婆沙論》研究」、關乎生態環保的「佛教思想與環境永續」等,都可以視為「慈濟組」相關課程,只是所上沒有列為「必修」而已。
 
「宗教與人文」脈絡下的慈濟研究,意味著慈濟研究的進展,不只是對慈濟各項志業的認識,還關乎上述課程背景知識之充實與否,汲取宗教學、佛學、哲學/國學、人類學、心理學、社會學等養份補給,才得以生長出纍纍果實,未必能淺視地認為這些都與慈濟研究無關。例如上人之重視人文教化、禮儀節度,關乎早年研讀《四書》的經歷,若沒有好的國學基礎,也難以看出傳統文化思想在上人身上烙印的深影,以及「佛儒交融」的修道性格。
 
相對於宗教組,慈濟組是受到關愛的一群,老師們亦都儘可能結合慈濟理念來開設課程,滿足慈濟組同學的需求。然而本所老師、同學人數都不算多,若各為兩組開不同課,一些課肯定開不成,折衷作法是兼顧兩個組共同性,開出兩組都可以選修、也都重要的課程;畢竟不管是宗教組或慈濟組,基本學科知識的養成和學術訓練都是一樣的,只不過宗教組接受了相關課程薰陶後,未必從事慈濟研究(而可能研究「民間信仰」等),而慈濟組則是深入上人思想或「四大八法」之研究。
 
「慈濟學」是正在發展中的領域,不管志業體內、外都有學者專家著力於此,我們也樂於廣邀不同的慈濟研究者共同豐富慈濟組課程;但就現有的師資陣容及專業開課而言,我們是有信心的,也會在嘗試中不斷修正,透過慈濟研究裨益於慈濟志業的長遠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