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徒之佛教研究

佛教徒之佛教研究

現今學術界似乎有一傾向,標榜所謂客觀研究的同時,卻對於信仰者身份的宗教研究持保留態度,甚至以嘲弄、嘲諷的態度來看待宗教信仰者的宗教研究,認為研究的目的不過是為了「護教」而已

事實上,以信仰者身份投入自身宗教的研究,才應是宗教學術研究的正途,如古代研究佛教的不是佛教僧人、就是佛教居士,同樣的神學研究幾乎是信仰者修道者的專利。然而現今學術氛圍底下,卻有反其道而行的走向。

以信仰者態度研究自身信仰,心靈是莊嚴虔誠的,讓生命重心得到安頓,以之踐履美好生活。可知便是「護教」,也是內心真誠信仰的顯露,象徵高尚宗教人格的嚮往追求。

護教」不代表偏見的存在先入為主、有所偏好而預設立場,相反的因「護教」而勇於「求真」(至少就佛法來說應是如此)。

可知,問題未必於「護教」,而是以什麼樣的方式來「護教」。以一種理、開放與謙和的態度,來展示自身宗教信仰的認識,進而護衛捍衛,這種不卑不亢的態度才是可取的;畢竟「護教學」也可以是一種「學」重點在於「持之有故,言之成理」

有信仰的宗教研究不應自我輕視,反而那些無信仰者的宗教研究,更值得同情。倘若宗教徒之宗教研究,既可「出乎其外」而且也能「入乎其中」,必有勝於非宗教徒之宗教研究的「優勢」。

是以宗教徒之宗教研究不妨大方表達自身信仰之定位,進而以開明、寬闊態度來面對信仰問題,不只是反省自身信仰,而且樂於接受錯誤的可能,圖謀改善、改進之道使能契應真實並適應時代(「契理契機」);對內自省、對外澄清,如此才是真正的「護教」。

相關文章  學術與信仰  印順佛學的「中道」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