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看月亮 不要看指頭

討論區:
姓名或匿稱: 
Tom

 

我們在學習佛法的過程裡, 往往被無數的名詞與形容詞(也就是名相) 所困而不自知 。 個人以為, 如果在佛法的研討過程裡, 要在每一個名相裡不斷的分別下去的話 。 那麼, 大家可能就會陷入一個沒完沒了的思維迴圈 。而失去了究竟佛法真實義理的本質。

例如 般若法門 一貫的是以性空唯名的立場的一個法門, 但是在 般若經裡 第六分法性品 裡出現了相似於真常唯心之詞句-

如來法性在有情類蘊界處中。從無始來展轉相續。煩惱不染本性清淨。諸心意識不能緣起。餘尋伺等不能分別。邪念思惟不能緣慮。遠離邪念無明不生。是故不從十二緣起說名無相。非所作法無生無滅無邊無盡自相常住。天王當知。諸菩薩摩訶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能知法性清淨如是。無染無著遠離垢穢。從諸煩惱超然解脫。此性即名諸佛法本。福德智慧因之而起。本性明淨不可思議。天王。我今當說譬喻。汝應諦聽善思念之。王言。世尊。唯然願說。佛告最勝。天王當知。譬如無價如意寶珠。裝飾瑩治皎潔可愛。體極圓淨無有垢濁。墮在淤泥經時已久。有人拾得歡喜取之。勤加守護不令墮落。法性亦然。雖在煩惱不為所染。後復顯現。天王。諸佛悉知有情本性清淨客塵煩惱之所覆蔽不能悟入。

 

在 大般若經第十會 般若理趣分  裡 , 更是直接出現了真常唯心論之專有名詞  “如來藏 “ -

爾時世尊復依一切住持藏法如來之相。為諸菩薩宣說般若波羅蜜多一切有情住持遍滿甚深理趣勝藏法門。謂一切有情皆如來藏。普賢菩薩自體遍故。一切有情皆金剛藏。以金剛藏所灌灑故。一切有情皆正法藏。一切皆隨正語轉故。一切有情皆妙業藏。一切事業加行依故。

 

性空唯名的經典裡出現了真常唯心的名相, 是不是不甚協調 ? 那麼, 大般若經裡的 第五百六十六卷 第六分法性品 與 第五百七十八卷 第十般若理趣分 的這些段文字是不是也應該要刪除掉呢?

 

 

看來到目前為止 , 沒有人敢說要刪掉 般若經 的文字章節 .

 

 

 

 

 

佛法的本質其實很簡單, 就只是讓我們重新去認知一切宇宙事物存在的真相與我們這些眾生存在的意義 。 進而從我們自己產生的錯誤認知所造成的煩惱中解脫 。 復雜的是, 為了去解說這個很簡單的真相而產生出來的種種名詞與形容詞 。 為甚麼要用複雜的名詞與形容詞去解說很簡單的事情呢? 那是因為佛法所開示的一切宇宙事物存在的真相與我們這些眾生存在意義的答案, 是與世俗的普遍認知相反相違的 。 由於這些 普遍的認知 是因為眾生無始以來不斷累積產生的 錯誤思維 所造成的 。 若是直接告訴眾生他們所不能理解的真相, 不但沒有辦法讓他們理解, 反倒可能造成了他們的反感 。 因此才不得不還是用眾生普遍能夠認知的文字語言來說明他們所不能理解的真相 。 但是, 眾生還是繼續用 錯誤思維 的 普遍的認知 , 來定義所看到的這些說明的文字語言, 大部份的眾生還是繼續看不到真相!

性空唯名, 虛妄唯識 與 真常唯心 應該只是同一個佛法的三種不同的論述方式 。 或許也可能是同一個佛法的三種不同的面相, 而不是三種不同的佛法 。 然而, 這三種不同的論述產生了個別論述方式上的一些特有的名詞與形容詞 。 有些名詞與形容詞可以在三種不同的論述之間互通而並行不悖, 有些名詞與形容詞則會在三種不同的論述之間產生衝突。  因此, 眾生還是不自覺的以慣性的錯誤思維, 來分別定義這些不同的論述 。 一個佛法還是變成了很多個佛法 。

佛法不斷的告訴我們, 沒有分別, 就可以看到真相了 。就可以解脫了 。 如果我們繼續用 慣性的錯誤思維, 追根究底的去分別這些本來就是虛幻的名詞與形容詞 。 恐怕不但不能解脫, 反而會繼續在幻裡陷得更深 。

 

 

 

 

 

 

法友好,版主近来身体不适,回应自然需多些时候。您提到的经文,我是不懂的,只是说到删,就有两点与您参考:

1.文本勘正的问题可留待学问家去考究,这不是敢与不敢的问题。我倒是希望自古流传下来的版本多些,好比现在读的阿含,南北阿含经比较读起来真是舒服得很,若是那天南边的大德一时兴起要把北边的删(合并)了,个人没有护法之决心,也要在自己的电脑里留个完整版本。

2.若遇上阅读不顺畅,如何办呢?好在佛法是个满强调实用的学问,不妨在自我修行的前提下,以贪嗔痴的如何熄灭,来研究经典。或许这是一条出路。若是路子走通了,自己是向好的发展,这是自知的,也不妨另著文章,评述于经典之外,分享于后人。

        佛法是理智的宗教,以智慧的实证而得解脱,闻思修都不离精微深彻的分别抉择,修观慧更得精深分别,追寻诸法之自性而到不可得,才能证入空性,这是需要无量福德智慧资粮的修集,以及艰苦卓绝的闻思修的努力才能达到的。我们的分别,为什么不能见法,就是因为不够深入,我们的问题,不在于分别得太仔细太深入,而在于太粗略太浅薄,不是太过,而是不及。

        指月的目的,在于见月,而见月不易,这才显出手指的重要,不通过手指,又如何见月?在众多手指中,分辨不出哪一个是指月的,迷头认影,随便抓住一个手指,就当作指月之指,又怎能见月?外道们都以为他们自己找到了指月之指呢。

         证真理,并不容易,所以,佛门中才有那么多的学派争执不休,才发展出那么多理论体系。性空唯名,虚妄唯识,真常违心,需仔细辨别,“应该”、“或许”、“也可能”等只是猜测,重要的是根据。只要是凡夫,思维上之错误自然不免有之,我们更得尽力求得合理,尽量有合理之根据,尽量去发挥思维的功能,这样才随顺于学佛之路。无分别是通过精深之分别才能达到的成果,是圣者之境界,凡夫不论怎么样都是有分别的,要从凡到圣,反而要更加努力去分别(即对无自性的分别,寻求自性到达极点,而到无所得的现证,方能解脱)。

         般若经,是在佛陀入灭后的漫长历史发展中逐渐形成的,开始时只是原始般若,随后先后出现下品、中品、大品,这是初期大乘时代的产物,现在所见的玄奘译本《大般若经》,有许多部分是出现于后期大乘时代,是初期大乘般若经所没有的(可参读印公《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只要抉择出出现时代的不同和思想体系之不同,方便归于方便,究竟归于究竟,在尊重经典地位和原型,尊重传统的原则下,自然不必删掉了。而印公《成佛之道》是今人论究佛法之作品,应当谨慎抉择,我提出删削部分文段 ,也只是一种质疑,大家若有不同看法,可以提出根据和理由来探讨,可以否定我的理由,我是乐于接受有根据的批评的。       

 

您所言甚是, 也點出了基本的問題 。 在眾多手指中如何分辨哪個是真的指向月, 是不容易 。 尤其是如果根本沒有月 。 如果有月在那裡, 就不用那麼多手指了。這就有點像, 在黑暗不見指的房裡, 要去找一隻黑貓 , 那是因為我們預設那裡有隻黑貓, 如果真相是那裡根本沒有貓該怎麼辦?  第一義, 就是那裡根本沒有貓 。 因此, 我們只能看見不同的手指, 而看不見月亮 。 知道了那裡根本沒有貓, 我們也就解脫自在不用辛苦再去找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