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蕴—请诸位法友、老师入内指点

討論區:
姓名或匿稱: 
羽生

既然heavenchou法友饶有兴致,我也不能置若罔闻,就拣着‘色’为主题,另开新贴着重讨论,吕先生若有时间,也望能指点一二。

先要说明的是,佛法并非是一般的世间知识,并非现代化就比原始来得更好。后世的积累,若是走的偏差,可能离本意更远。若是以为禅修的资料已经齐全,那好,教科书已有(虽然我不知道有谁敢说自己写的是禅修教科书;精于禅修的南传,却无法完满解释四念住的内与外),修行的人心也在,怎么也要有个初果吧?这样的世间,岂非是人人須陀洹,处处是净土;印顺导师又何须呕心沥血,立本於根本佛教之純樸,宏闡初期大乘佛教之行解。

题归本色。基本是想到哪里,写到哪,追求字眼精确完美的朋友可以宽容一二。

1.四大(之色)的存在

此处先引heavenchou法友的发言,无意针对,只是您的发言或许可代表多数。

《雜阿含經》卷2:「云何色如實知?諸所有色,一切四大及四大造色,是名色,如是色如實知。」(CBETA, T02, no. 99, p. 9, b12-13)

此段經文很明白指出, 「色」為四大及四大所造色。只要認同六入處的前五入:眼、耳、鼻、舌、身是四大及四大所造色,那就表示五蘊與六入二者是重疊的,只是區分的方式不同。

底下列出幾個基本名相,很容可以看出六入包含眼入處,眼入處是四大所造色,四大所造色屬色受陰,色受陰包含在五受陰。所以很明白五蘊與六入是重疊的,並不是仁者所言是有內外之別。
 
《雜阿含經》卷2:「有五受陰——色受陰,受、想、行、識受陰。」(CBETA, T02, no. 99, p. 9, b8-9)
 
《雜阿含經》卷2:「云何色如實知?諸所有色,一切四大及四大造色,是名色,如是色如實知。」(CBETA, T02, no. 99, p. 9, b12-13)
 
《雜阿含經》卷12:「云何為六入處?謂六內入處——眼入處、耳入處、鼻入處、舌入處、身入處、意入處。」(CBETA, T02, no. 99, p. 85, b2-4)
 
《雜阿含經》卷13:「眼是內入處,四大所造淨色」(CBETA, T02, no. 99, p. 91, c5)
 
 
 总归于:眼入處是四大所造色一切四大及四大造色,是名色。显而易见,又多半不为凡人所想,其中隐含着一个疑问:如阿含经,眼是色,眼是可见(知)的。四大亦是色,四大也应是可知的。那么,您见过四大,或者说您的六根与四大有过触吗?
 
导师-大乘廣五蘊論講記中讲到:
[這當中分為兩大類:一類叫能造色,能造的色,就是「四大種」;一類叫「所造色」,就是其他依四大種而所造的色。]
[「所造」、「能造」的這個「造」字,也就是這樣的一種「因」。不要以為把地、水、火、風配合起來,就變成眼根、變成耳根了,不是的。地、水、火、風是四種特殊的因素,眼根有眼根的特性,耳根有耳根的特性,它們是依四大而有的,所以四大叫做「能造」。]
 
六根依四大而有,四大是色,又非六根能识。四大,已然是不简单。
佛陀说此有故彼有,依着个人理解,有作为存在,必定是已知的。四大有,故六根有;我说四大必定是已知的,或者说必定有四大(之色)与识的相触,这是四大之色的存在;而此“触”不依六根发生。
 

2.蕴

阿含经中说到五蕴,处处说道: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麁、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
蕴,聚集義。佛陀引入这一概念,是有深刻含义的,将身心作五蕴这样一个如同块状区域的划分,本身是在引导凡人以聚集、整体的方式去理解本身。其中,若內、若外与四念住、七觉支的内与外遥相呼应,那么又将如何解读为好呢? 色蕴还可以划分为身体的内与外(虽说是错误,倒可以说通),想蕴(法)又该如何区分内与外?
 
二千年来的经典里,有完满的回答吗?当然我们也可以选择不回答,不再庸人自扰,诵读经典法义求个心安理得不是悠哉乐哉。
 
3.色是我的
 

北傳:雜阿含1經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當觀色無常,如是觀者則為正觀;正觀者則生厭離;厭離者喜、貪盡;喜、貪盡者說心解脫。

北傳:雜阿含39經   比丘!彼五種子者,譬:取陰俱識;地界者,譬:四識住;水界者,譬:貪喜四取攀緣識住,何等為四?於色中識住,攀緣色,喜貪潤澤,生長增廣;於受、想、行中識住,攀緣受、想、行,貪喜潤澤,生長增廣

南傳:相應部22相應8經  未受教導的一般人認為色: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真我

个人读阿含的最大体会是不能单篇经文个别思考,需把散布各处的文句归拢起来反复思量,才可能恢复当年佛陀讲法之全貌。

此三篇经文告诉我们,色是我的(凡人根本之不正思维),色是常乐(凡人根本之不正思维),识攀缘于色。(经文本身不做过多诠释,个人理解吧)

你我皆凡人,始终执著着色是我的,色是常乐,那么将会发生识对于色的始终攀缘,即分别的始终发生。若把色理解为外六入,那么执著着色是常乐的凡人将始终处于:眼见色,耳听声。。。。。。意识法。如此行为的凡人不存在,凡人会有睡眠。在睡眠中,识对于色的始终攀缘必定还是在发生着。

那么,在睡眠中,‘识对于色的始终攀缘’中的色是甚么?(这是由古来随眠思考的延伸)

我说,此种色是四大之色,不同于外在的六入,却又是六根的因;为识分别,又不依于六根。随眠即是如此(古来对随眠问题的研究甚多,因其于佛理确实关系重大,最终走向唯识)。

3.色与六入
 

十二缘起中,名色有六入,明明白白,此有彼有。若是名色(五蕴)与六入的指向相同,只是简单的重叠关系,又何来此有故彼有呢?

凡人所见的六根与眼前的电脑屏幕在色这一定义上是等同的。那么,又是怎样的力量发生六根之聚集呢?

本质上是因为:A.四大之色与识的和合 B.四大是六根的能造(因)C.依六根有六识,在世间的事象上才有了我的身体之概念。(此处牵涉过多,实在抱歉没气力写下去)

 3.色与受

以眼见美色,有乐受;眼见恶色,有苦受;这是可理解的。那么,病之苦受从何而来?眼色,耳声,鼻香,舌味,身触还是意法?
 
老老实实一一分别,竟然全部不是!缘 '病' 触有 '病苦' 受,那么何谓 '病' 触?
 
我说是'败坏的四大之色'与识之触。

4. 一图抵千字

 暂时想到的就这些了,并非只是要为自我辩护,个人敏感的是,对佛陀讲法的任何用词的轻视。

如果您想直接知道我的所知,也可略过前文,以此图为准。

 

羽生仁者您好,近日事忙,故今日才回覆。
 
看了您的貼文,覺得您對許多基本的概念並不是很了解,所以疑惑還不少。提出疑問並不表示過去傳統的立論有問題,也很可能是你的理解不夠。許多問題在阿含經中都有了,建議你先多多去了解。
 
在疑惑未解之前,也建議先不要想提出那些千古未有的新論點,或許等你想通了,才發現那些根本不是問題。
 
在學習階段,也不要猜想何者才是佛陀本意,若先有了判斷,則學習的過程就會偏頗,就會只看到你想看的,只為自己的立論找證據,這樣就無法全面了解了,這些是個人給你的一些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