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中心網站現階段提供五項佛法討論平台新註冊者請閱討論規則):
(一)有系統介紹印順導師著作的特色及研讀方法
(二)舉辦佛法網路讀書會
(三)印順導師著作答客問,法友若提出導師著作相關疑難問題,版主將會盡速回應,但僅限來客一問,版主一答(欲續問者可另再立新問題)。
(四)佛法討論區,歡迎法友分享佛法的體會與討論。
(五)法海涓滴,提供網友「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法友們分享心得或回應討論。

「立無我論」正確否?

姓名或匿稱: 
林文亮

「(二種論):復次,有二種論,何等為二?一、有我論,二、無我論。無我論有力,有我論無力。有我論者常為無我論者所伏,唯除論者其力羸劣。云何名為有我論者?謂如有一,起如是見,立如是論:於色等行建立為我,謂我有行,行是我所,我在行中,不流、不散,遍隨支節無所不至。是故色等諸行性我,依諸行田,生福非福,因茲領受愛不愛果。譬如農夫依止良田,營事農業及與種植藥草、叢林,是名我論。云何名為無我論者?謂有二種一、破我論二、立無我。破我論者,若計實我能有作用,於愛非愛諸果業中得自在者,此我恒時欣樂厭苦,是故此我唯應生福、不生非福!又我作用常現在前,內外諸行若變異時,不應發生愁憂悲歎!又我是常,以覺為先,凡所生起,常應隨轉,無有變易,然不可得。如是名為破有我論。立無我者,以一切行從眾緣生,若隨福緣福便生起,與此相違生起非福。由此為緣,能招一切愛非愛果。依眾緣故,皆是無常,唯於如是因果所攝諸行流轉假立我等。若依勝義,一切諸法皆無我等,如是名為立無我論。」(《雜阿含經論會編》(上),pp.210-211)

緣起是所作,同時緣起也是「作法」?

姓名或匿稱: 
林文亮

導師說「自性有即自有的,自成的,自己規定著自己的,這如何可說是作法?緣起是所作的,待它的;自性是非作的,不待它的。二者是徹底相反的,說自性有而又說緣起,可說根本不通。

佛說無常,即顯示緣起是作法,否定了自性的非作性;凡是緣起即是和合的,如補特伽羅是依待五蘊等而假立的,所以佛說諸法無我,即否定了自性的不待它性。無常無我的緣起論,即說明了諸法的無自性。」(《中觀今論》,pp.68-69)

所以如下的分析是否正確?

自性

非作

非所作

不待他

不變、獨一

緣起

請問「說有廣略」與「歸宗有在」二語,何指也?

姓名或匿稱: 
林文亮

「《智論》(卷二二)說:「有為法無常,念念生滅故,皆屬因緣,無有自在,無有自在故無我;無常,無我,無相,故心不著,無相不著故即是寂滅涅槃」。又說:「觀色念念無常,即知為空。……空即是無生無滅。無生無滅及生滅,其實是一,『說有廣略』」。」(《佛法概論》,p.167)

「從釋迦的由證而立教說,本是正覺了無生法性,圓證了法法不出於如如(無生)法性的。他的從證出教,如先從最高峰鳥瞰一切,然後順從山谷中的迷路者(眾生),給以逐步指引,以導登最高峰的。後來的一般聲聞學者,在向上的歷程中,為路旁的景色所迷,忘卻了指導者的真意。大乘學者,即是揭露這鳥瞰一切的意境,使他們『歸宗有在』而直登山頂的。」(《中觀今論》,p.29)

『說有廣略』」,是指「生滅」世俗相廣說詳引;而「不生滅」自性本空,無生無滅,法性空寂,是節略為一,『歸宗有在』乎?

「五逆重罪」有多重?

「五逆重罪」有多重?

佛教「五逆重罪」一般指涉為:殺父、殺母、殺阿羅漢、出佛身血、破和合僧,此「五逆重罪」之為重,足以墮入「無間地獄」──飽受極苦無有間斷,因此又稱「五無間業」。

「法念處」之哲學修煉

「法念處」之哲學修煉

「法念處/住」的「法」(Dharma)淺白說是真理、道理,所指涉的大致不離「無常」、「無我」和「無生」之「三法印」,試著從事事物物的存在(即萬法/諸法dharmas)去觀察和體悟。

為什麼不說「復歸佛陀的教導」

「回歸佛陀本懷」、「復歸佛陀的教導」或「重現釋尊的教導」等,在現今佛教界偶會聽到,佛弟子追隨佛陀教法乃是毋庸置疑的,但嚴格說來「復歸佛陀的教導」未必是毫無疑義的。

什麼才是「復歸佛陀的教導」

相對於「復歸佛陀的教導」,印順法師主張「綜貫一切佛法而向於佛道」;相對於「捨大向小」,印順法師認為「大小共貫」。可知,雖然印順法師不主張「復歸佛陀的教導」,並不代表背叛佛陀的教導;相反的,如此才是真正「復歸佛陀的教導」,其中辯證的深意是必須被把握的。

教法根源不等於教法全部

早在民國三十八年《佛法概論》「自序」中,印順法師即主張大、小乘的融合,認為佛法無所謂大、小乘之別,大乘與小乘只是行願的不同,兩者皆立基於「緣起中道」,並以此作為佛法的唯一正見;而闡釋「緣起」深義的《阿含經》,乃為佛弟子共依的聖典,值得受到特別的重視。

見惑以外之「無明」,亦應屬思惑之範圍之一。

姓名或匿稱: 
林文亮

補充上題,「無明」中除去見惑之部分,其餘之「無明」亦應屬思惑之內容之一。

「五下分結盡,得阿那含」。五下分結是:身見,戒禁取,疑,欲貪,瞋。這五類,都是能感欲界生死的,所以叫下(對上二界)分。但身見,戒禁取,疑,在見道得初果時,先已經斷盡了,現在又進一步的斷盡了欲貪與瞋,也就是斷盡了一切欲界修惑。瞋恚,是專屬於欲界的煩惱。貪是通三界的,但欲貪指欲界的貪欲而說。欲貪斷盡了而證得三果的,雖然身在人間,但對欲界的五欲,男女的性欲,已經不再染著。所以如證得三果,就是在家弟子,也是會絕男女之欲的。斷惑究竟者,名曰阿羅漢,畢故不造新,生死更無緣。」(《成佛之道》,p.237)

「佛在經中說:「斷五(順)上分結得阿羅漢。」五順上分結是:色貪,無色貪,掉舉,慢,無明。」(《成佛之道》,p.238)

見惑包攝在「無明」之中;思惑則與愛取有支的內容相當?

姓名或匿稱: 
林文亮

「初果聖者,已斷了生死的根本,最主要的煩惱。照後代論師的分析條理起來,煩惱是非常多的。但大體可分為二類:一、見道所斷的煩惱,是以智慧的體見法性而斷的那部分,也稱為見惑。二、修道所斷的煩惱,是要從不斷的修習中,一分一分斷除的,也叫做修惑。現在初果所斷的,屬於見惑。這也包含極多的煩惱,論師們稱為八十八惑。但佛在經中,總是重點的說:「斷三結」。我見結,戒禁取結,疑結——「三結」,初果是徹底的「斷」了,「無」有絲毫的剩「餘」。結是繫縛生死的意思,所以斷了三結,也就是解開了生死的死結。我見,是自我的妄執,為生死的根本,從我見而來的,是我所見,斷見、常見,一見、異見,有見、無見……。我見斷了,這一切也就都斷了。」(《成佛之道》,pp.232-233)

「經中又有以薩迦耶見——即身見,我見為生死根本。我見為無明的內容之一。」(《佛法概論》,p.80)

故,是否可以如此理解:

見惑包攝在「無明」之中?見惑是屬於無明之內容之一。

思惑含攝在「愛取有」行支裡?思惑與愛取有支的內容相當?

 

 

Pages

Subscribe to 印順文教基金會推廣教育中心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