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中心網站現階段提供五項佛法討論平台新註冊者請閱討論規則):
(一)有系統介紹印順導師著作的特色及研讀方法
(二)舉辦佛法網路讀書會
(三)印順導師著作答客問,法友若提出導師著作相關疑難問題,版主將會盡速回應,但僅限來客一問,版主一答(欲續問者可另再立新問題)。
(四)佛法討論區,歡迎法友分享佛法的體會與討論。
(五)法海涓滴,提供網友「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法友們分享心得或回應討論。

學術和信仰的四種傾向

學術和信仰的四種傾向

佛法作為一種宗教,當重其「宗教性」,佛法作為研究對象,亦也要「求真實」,如印順法師所言;意即,學佛之「宗教性」與佛學之「真實性」(世俗意義)當是相輔相成、相互制衡,這裡的「學佛」是廣義的,代表心靈淨化、人格完滿等理想。 

「執空」

「執空」

「執空」的人,猶如一個人緊抓著放下,然如緊握住欲鬆開的拳,說什麼拳頭也打不開。 

《雜阿含經》第262經讀後有感

《雜阿含經》第262經讀後有感

《雜阿含經》從第一經記載世尊告諸比丘「當觀色無常」,乃至於「觀受、想、行、識無常」,表示「如是觀者則為正觀,正觀者則生厭離,厭離者喜、貪盡,喜、貪盡者說心解脫」。

「活的哲學」之展望

「活的哲學」之展望

  勞思光在〈中國哲學研究之檢討及建議〉關心如何使中國哲學成為「活的哲學」,勞思光說:「我們可以將中國哲學看成「已死的哲學」或「活的哲學」。若是當它是「已死的」,我們可以滿足於哲學史的研究。若是當它是「活的哲學」,則哲學史的研究只是我們瞭解它的必要工作,而中國哲學的研究不能停在這一個層面上。」[1]其中讓中國哲學活起來的可能,勞思光期許著「心靈哲學」的發展,而這樣的「心靈哲學」包括道德哲學、文化哲學,使中國傳統心性論轉為現代化的型態。[2]

佛學論爭之「國際仲裁」

佛學論爭之「國際仲裁」

  面對佛學上的歧見紛爭(乃至釋道佛間的論辯),有時交付「第三者」(客觀外部人士)進行「國際仲裁」,以決斷思想史上的爭辯,或也是值得考慮的,這也意味著佛學研究面臨更多元的挑戰。[1]

楞伽禪觀與唯識觀行在次第上似乎相似,是否都是運用「觀空」的方便?

姓名或匿稱: 
鴻恩
1、楞伽禪觀次第:
「楞伽說唯心,而著重於超越唯心。」
「這一淺深的差別,又見於報佛及法佛的不同,如說:「法依佛(即報佛)說:一切法入自相共相,自心現,習氣因……。法佛者,離心自性相,自覺聖所緣境界建立施作」。這是說:唯心所現,種種如幻,還是報佛的說法,而不是法佛。又見於宗通及說通,如說:「說通者,謂隨眾生心之所應,為說種種眾具契經,是名說通。自宗通者,謂修行者,離自心現種種妄想,謂不墮一異俱不俱品,超度一切心意意識……。說者授童蒙,宗為修行者」。從佛法的一貫性說,這是由淺而深的次第;約修行來說,也就是從觀察義禪、攀緣如禪,到如來禪的自覺聖智境界。但在別對初學與久行,童蒙與修行者來說,自不妨有直示如來禪的教授。禪觀的次第,略列如下:
① 觀察義禪──觀唯心所現(似義顯現),法無我性。

宋譯楞伽與達磨禪的「真心」是指?

姓名或匿稱: 
陀邏

導師在宋譯楞伽與達摩禪中提到,四、「唯心所現的心,梵語質多,就是平常所說的「集起心」。集起心與意及意識,在自覺現證中,是超越泯絕了的。所以佛說唯心所現,要人覺了一切為唯心所現的,不取著於唯心所現,境空心寂而契入於寂靜(宋譯作「無受」、「無所有」)的如實。所以,《解深密經》以不見阿陀那、不見心,為心意識秘密善巧;而《楞伽經》常說:「離心意意識」。此外,《楞伽經》更提到:「大乘諸度門,諸佛心第一」;「此是過去未來現在諸如來應供等正覺性自性第一義心」;「成真實相,一切佛語心」;「成自性如來藏心」。此心,梵語紇伐耶,舊譯作肝栗大。這是「如樹木心,非念慮心」。這如樹木的中心,最堅實的,與一般所說的「核心」、「心髓」一樣。如來藏心、自性清淨心,都是這樣的真實心,是不可從思慮分別,或集起心的意義去理解的。這是如、法性、實際、法無我性等異名。由於唯心論的方便安立,攝一切法為集起心——阿賴耶識所幻現,從此去體悟法性的本淨,所以說為心性本淨。這就是藏識的自真相,或者名真識(識的真實分)。但此真實心,不可作分別覺解想的,也不是唯心所現的心。如以平常的心為主,分作真心、妄心去理解,真實心才被看作靈覺的,或者要從見聞覺知中去體認了!」(《淨土與禪》,pp.173-174)

試分析如下

「於一切法都無所見」與「唯見正法」二語可有矛盾?

姓名或匿稱: 
覺民

依有明空

所有見道入理者,均係「依有明空」,非離去萬法因緣能得,亦非幻思、冥想、冥思所能見。但導師書中有說

甲說、但見於法,不復見我。

1.「釋尊初成佛時的受用法樂,就是現證解脫法的榜樣。說到正確的知見,這不但正知現象的此間,所達到的彼岸,也知道從此到彼的中道。這不但認識而已,是知道他確實如此,知道這是不變的真理。這是說「緣起」:知道生死眾苦是依因而集起的;惟有苦集(起)的滅,才能得到眾苦的寂滅,這非八正道不可。這樣的如實知,也就是知四真諦法:「苦真實是苦,集真實是集,滅真實是滅,道真實是道」。這四諦也稱為法:如初見真諦,經上稱為「知法入法」;「不復見我,唯見正法」;「於法得無所畏」。能見真諦的智慧,稱為「得法眼淨」。釋尊的「初轉法輪」,就是開示四諦法。」(《佛法概論》,pp.9-10)

「觸」就是感覺?就是見聞覺知的開始?

姓名或匿稱: 
明發

「生死流轉,確是依染著生命塵世的渴愛為原因的。但愛是心所之一,它的生起和活動,也不能無因。考慮到愛的因緣,就發現了受。「」,是心的領納作用,有樂受、苦受、捨受三種。在對境界而生了別認識的時候,在心上現起所知意像的時候,必然帶有一種情緒——隨順,或者違反自己的意樂。這或順或違的欣喜,憂戚的情緒,就叫受。這受要依感覺才能引發,所以受又依六入觸為緣而生。「六入觸」,就是依眼、耳、鼻、舌、身、意取境的六根,而生起眼觸、耳觸到意觸。這六觸,可說是認識作用的開始。六入生起覺觸,一定要有所觸的對象,因此,六入觸又以名色為因緣。」(《唯識學探源》,p.16)

所以,「觸」就是感覺?是六根感官覺知外境的開始?「觸」就是見聞覺知的開始?

法身說法,是無時無處「不在」流露法音的?

姓名或匿稱: 
良忠

「原來,為凡夫、聲聞、初心菩薩說法的,是化身佛,聽眾都是未出生死的異生——眾生。還有此土、他土的大菩薩,佛以法身而為他們說法。法身是無時無處而在流露法音,大道心眾生——大菩薩,也隨時隨地的見佛聽法。聽法身說法而生淨信者,即大菩薩,所以說彼非眾生,又非不眾生。如從五眾和合生的眾生說,眾生無我,常是畢竟空,不過惑業相續,隨作隨受,於眾生不可得中而成為眾生。」(《般若經講記》,p.122)

Pages

Subscribe to 印順文教基金會推廣教育中心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