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中心網站現階段提供五項佛法討論平台新註冊者請閱討論規則):
(一)有系統介紹印順導師著作的特色及研讀方法
(二)舉辦佛法網路讀書會
(三)印順導師著作答客問,法友若提出導師著作相關疑難問題,版主將會盡速回應,但僅限來客一問,版主一答(欲續問者可另再立新問題)。
(四)佛法討論區,歡迎法友分享佛法的體會與討論。
(五)法海涓滴,提供網友「廣學多聞、受用法味」之園地。歡迎法友們分享心得或回應討論。

法義之一脈相承

法義之一脈相承

拙文<佛法的四個核心>分以「緣、空、識、心」四個字的觀念概括,初步看出佛教法義發展的過程;在「緣、空、識、心」四個概念,又分別有其「中介」概念,來銜接兩兩之間。 

苦與覺、苦即覺

                                    苦痛與覺知

苦是佛陀所教導的第一個真理(「苦諦」),而佛之為佛即在於覺。苦與覺是兩個相對的觀念,無明故苦、覺故無無明而不苦。

宗教之間以「愛」相會

宗教之間以「愛」相會

基督宗教談愛,佛教說慈悲,愛與慈悲在實踐上並無二致,只不過形而上的預設不同。就基督宗教來說,愛是建立在神的信仰基礎上,正因為神的信仰所以有愛的實踐。如《聖經》說:「你們要彼此相愛,就像我愛你們一樣。」(約翰福音15:12);「沒有愛的就不能認識上帝,因為上帝是愛。」(約翰一書4:7-21

中觀論頌講記觀去來品戊二問題

姓名或匿稱: 
彭明生

版主您好

在導師著作中觀論頌講記觀去來品戊二pp.98-99中,

"在不觀察的世俗諦中,因此有彼,因彼有此,去者與去法都成立。如果一一看為實有性,那就不是一就是異,不是先就是後,必然的陷於拘礙不通之中。"

請問在上述解釋,其中"不觀察"是什麼意思?

謝謝版主

明生合十

建少林寺者似為北魏孝文帝?

姓名或匿稱: 
匿名法友.

導師在中國禪宗史寫道「達摩在北魏,「遊化嵩洛」。嵩山少林寺,是魏文帝(四九六)為佛陀禪師造的。傳說達摩也曾在少林寺住。達摩在北魏傳禪的情形,如曇林序說:「亡心(寂默)之士,莫不歸心;(取相)存見之流,乃生譏謗」。」(《中國禪宗史》,p.4)。似漏寫一字。

依據歷史似應為北魏「孝文帝」為「佛陀禪師」所建。因,佛陀禪師不喜住於都市,歡喜住在山林,故帝為之啟建「少林寺」。

 

請問大毘婆沙論所說的「偽三藏」是指何而言?

姓名或匿稱: 
章學制

龍樹出於六七世紀,大成性空論,而實性空不自龍樹始。般若之流行北印,偽三藏出世,《婆沙論》已言之。」(《印度之佛教》,p.203)

此大毘婆沙論所說的「偽三藏」是指何而言?

龍樹之學派分流即是 1.毘曇門是說一切有 2.空門是分別說3.鞞勒門是大眾系?

姓名或匿稱: 
楊忠合

導師說:龍樹「菩薩嘗約學派之見為三:毘曇門明有,空門說空,鞞勒門辨亦有亦無。於此三門,「不得般若,愚者謂為乖錯,智者得般若波羅蜜,入三種法門無所礙」。是於說一切有、分別說、大眾之三系,使其於不違緣起性空之正見中,貫攝而條理之。汲方便之三流,而歸於自宗之大乘空門。西北印之往生極樂行,雖斥其志性下劣,以當時風行,亦嘗論及之。」(《印度之佛教》,p.201)

龍樹菩薩所謂之「學派有三」,配以「方便三流」?即是

1.毘曇門明有者,是說一切有部。

2.空門說空者,是分別說系。

3.鞞勒門辨亦有亦無者,是大眾系。

1.說一切有託於舍利弗,執法相分別有;2.分別說者,從有部分出,重長阿含,集出雜藏,有大乘傾向。所以方廣道人自此系出?初期大乘般若經的結集,也自此係出?說經部與分別說部即是同一部系?分別說者何以執空?3.鞞勒門附託論師迦旃延或阿難,辨亦有亦無者,是大眾系?

天台學者引宗密之得髓說,何以會遭致天童寺禪師之控告?不知其詳情為何?

姓名或匿稱: 
冬蟬子

導師在中國禪宗史有關菩提達摩之禪說到「達摩的弟子,《續僧傳》依曇林所記,僅道育與慧可二人。到(七七四頃作)《曆代法寶記》,多了一位「尼總持」,並有「得我髓者慧可,得我骨者道育,得我肉者尼總持」的傳說(大正五一‧一八一上)。尼總持的傳說,不知有什麼根據?三弟子的傳說,(八一七)傳入日本的《內證佛法血脈譜》、(八四一前)宗密《中華傳心地禪門師資承襲圖》(此下簡稱《師資承襲圖》)、(九五二)《祖堂集》,都承襲《曆代法寶記》的傳說。惟(八〇一)《寶林傳》在三人外,加「得吾血者偏頭副」,而成四弟子說。「偏頭副」,大概是引用《續僧傳》卷一六〈僧副傳〉的。僧副在北方,從達摩禪師出家。建武年間(四九四——四九七)來江南,普通五年(五二四)就死了。僧副那時在北方所見的達摩禪師,是否就是菩提達摩?這不過是《寶林傳》編者的意見而已。關於弟子們悟入的內容,宗密《師資承襲圖》作:尼總持「斷煩惱,得菩提」——「得肉」。道育「迷即煩惱,悟即菩提」——「得骨」。慧可「本無煩惱,元是菩提」——「得髓」(續一一〇‧四三四(卍新續六三‧三二中))。(「續」是《卍字續藏》。但本文所依為最近中國佛教會影印本)。到了《傳燈錄》(一〇〇四),才有四人得法的內容,除了改「得血」為「得皮」外,慧可以「禮拜後依位而立」為「得髓」(大正五一‧二一九下)。

流傳日本之《大乘楞伽正宗決》一卷,導師如何得悉?

姓名或匿稱: 
王日進

導師在中國禪宗史中有提到「《楞伽師資記》說:還有一部十二三帋的《釋楞伽要義》,現已佚失。從前傳入日本的,有《大乘楞伽正宗決》一卷,也許就是這一部。當時,還有被認為偽造的三卷本《達摩論》,內容不明。現在,被傳說為達摩造而流傳下來的,也還不少。其中,如《破相論》一名《觀心論》,《絕觀論》,《信心銘》,這都可證明為別人造的。現存的《悟性論》,《血脈論》等,為後代禪者所造。沒有標明造論者的名字,這才被誤傳為達摩論了。達摩在中國的名望越大,附會為達摩造的越多。道藏有《達摩大師住世留形內心妙用訣》一卷,達摩被傳說為長生不死的仙人了。世俗流傳有《達磨易筋經》,《達磨一掌金》,達摩竟被傳說為武俠、占卜之流了!這真是盛名之累!」(《中國禪宗史》,p.13)

請問,這日本仍有的《大乘楞伽正宗決》一卷,導師怎能得知?這一卷文國內可有可見之處?

請問導師論定「眾生『個體』之因」有無經證?

姓名或匿稱: 
匿名法友.

請問導師論定「我見,為眾生成為一個個『個體』之因」,是否有經證?還是這是導師的慧眼所見?

導師在學佛三要中敘述「一般人的活動,善的惡的,都不離「自我」的推動力,都是不離煩惱。這樣,善的感樂果,惡的就感苦果。在身心的動作時,一切都為著我,一切都拉來攝屬於我,最好聽我的意見,受我的支配——這就是「我見」的表現。我的意義是「主宰」:主是一切由我作主,宰是一切由我支配。我,便是生死的根源,罪惡的根源。我見,像一種凝聚的力量,使一切人,事,社會,國家,都無不通過我見,而構成關係,而集合於一(有集合,就有分散,有我也就有人了)。有此我見,形成一種向心力,起著凝聚集合作用。每一眾生的身心,不論人或動物,為什麼會成為一個個的個體呢?就是因為有了我見,所作的善業或惡業,受我見的影響,攝引,凝聚,招感為有異於其他的個體。如青年男女,結合為一個家庭。後來意見不和,鬧
翻了,便離婚。可是,一遇到因緣,又結合組織新的家庭。為什麼離了又合?這由於自身的要求,為了自我而吸引對方的集合力。眾生的個體也如此:老了,死了,身心組合破壞了。但由於我(見與愛)的欲求,引發以我見為本的善惡業力,又感得一新的身心組合,新的個體。」(《學佛三要》,pp.222-223)

Pages

Subscribe to 印順文教基金會推廣教育中心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