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觀今論-第四節 緣起之綜貫性

第四節 緣起之綜貫性

聲聞常道以緣起生滅為元首,大乘深義以無生真諦為第一,這多少是近於大乘的解說。如從《阿含》為佛法根原,以龍樹中道去理解,那麼緣起是處中說法,依此而明生滅,也依此而明不生滅;緣起為本的佛法,是綜貫生滅與不生滅的。所以,這裏再引經來說明。《雜阿含》二九三經,以緣起與涅槃對論,而說都是甚深的:「此甚深處,所謂緣起。倍復甚深難見,所謂一切取離,愛盡無欲,寂滅涅槃。如此二法,謂有為無為。有為者,若生、若住、若異、若滅。無為者,不生、不住、不異、不滅」。這說明在有為的緣起以外,還有更甚深難見的,即離一切戲論的涅槃寂滅──無為。又《雜阿含》二九六經,說緣起與緣生。緣起即相依相緣而起的,原語是動詞。緣生是被動詞的過去格,即被生而已生的,所以玄奘譯作緣已生法。經文,以緣起與緣生對論,而論到內容,卻都是「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的十二支,成為學派間的難題。薩婆多部依緣起是主動,緣已生是被動的差別,說因名緣起,果名緣生。即從無明緣行,行緣識乃至生緣老死,凡為緣能起的因說為緣起,從緣所生的果說為緣生。緣起、緣生,解說為能生,所生的因果。大眾部留意經中說緣起是「若佛出世,若不出世,法性法住法界常住」的特點,所以說:各各因果的事實為緣生,這是個別的,生滅的。因果關係間的必然理性為緣起,是遍通的,不生滅的。

今依龍樹開示的《阿含》中道,應該說:緣起不但是說明現象事相的根本法則,也是說明涅槃實相的根本。有人問佛:所說何法?佛說:「我說緣起」。釋迦以「緣起為元首」,緣起法可以說明緣生事相,同時也能從此悟入涅槃。依相依相緣的緣起法而看到世間現象界──生滅,緣起即與緣生相對,緣起即取得「法性法住法界常住」的性質。依緣起而看到出世的實相界──不生滅,緣起即與涅槃相對,而緣起即取得生滅的性質。《阿含》是以緣起為本而闡述此現象與實相的。依《阿含》說:佛陀的正覺,即覺悟緣起,即是「法性法住法界常住」的緣起,即當體攝得(自性涅槃)空寂的緣起性;所以正覺的緣起,實為與緣生對論的。反之,如與涅槃對論,即偏就緣起生滅說,即攝得──因果生滅的緣起事相。緣起,相依相緣而本性空寂,所以是生滅,也即是不生滅。釋尊直從此迷悟事理的中樞而建立聖教,極其善巧!這樣,聲聞學者把緣起與緣生,緣起與涅槃,作為完全不同的意義去看,是終不會契證實義的。若能了解緣起的名為空相應緣起;大乘特別發揮空義,亦從此緣起而發揮。以緣起是空相應,所以解悟緣起,即悟入法性本空的不生不滅;而緣生的一切事相,也依此緣起而成立。三法印中的無常與涅槃,即可依無我──緣起性空而予以統一。大乘把握了即空的緣起,所以能成立一切法相;同時,因為緣起即空,所以能從此而通達實相。大乘所發揮的空相應緣起,究其實,即是根本佛教的主要論題。緣起法的不生不滅,在《阿含經》中是深刻而含蓄的,特依《智度論》而略為解說。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