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觀今論-第四節 緣起自性空

第四節 緣起自性空

現在,把上面講的緣起、自性、空,總合起來說:緣起與自性是絕對相反的,緣起的即無自性,自性的即非緣起。一般的眾生,外道以及佛法中的其他各派,都是以自性為根源而出發的。而佛陀的所以與外道不同,即是「我說緣起」,「論因說因」。所以依中觀說,中觀可稱緣起宗,其他各派可稱為自性宗,也即是空有二宗的分別處。若以緣起與空合說,緣起即空,空即緣起,二者不過是同一內容的兩種看法,兩種說法,也即是經中所說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緣起與空是相順的,因為緣起是無自性的緣起,緣起必達到畢竟空;若有自性,則不但不空,也不成為緣起了。外人以為空是沒有,是無,今說緣起即空,即誤以為什麼也沒有了。因為在他們,緣起是可以有自性的,緣起與空是不相順的。而在中觀者,因為一切法畢竟空,所以有不礙生死流轉以及還滅的緣起法。中觀所說的空,不是都無所有,是無自性而已。如水中的月,雖月性本空,而月亦可得見。所以空與緣起是相順的,如離緣起說空,說緣起不空,那才是惡取空。論到空與自性,一方面,自性是即空的,因為自性是顛倒計執而有的,沒有實性所以說自性即是空。然不可說空即自性,以空是一切法本性,一切法的究竟真相,而自性不過是顛倒、妄執。但以究極為自性說,空是真實,是究竟,也可能說空即(究極)自性。如《般若經》說:「一切法自性不可得,自性不可得即一切法之自性」。約畢竟空說,也可以說為實相、實性、真實。因為尋求諸法的究極性,即是畢竟空的,今還其本來之空,無增無減,而不是虛誑顛倒,所以也可說真說實。總結的說,如此:

自性與緣起──相反相奪的──自性非緣起,緣起非自性。

緣起與空寂──相順相成的──緣起故空寂,空寂故緣起。

空寂與自性┬─相順而相反──自性即空寂,空寂非自性。

     └─相反而相成──無自性故空,空故即自性。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