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觀今論-第五節 無言之秘

第五節 無言之秘

外道問佛:「我與世間常,我與世間無常,我與世間亦常亦無常,我與世間非常非無常」等──有邊無邊、去與不去、一與異等十四不可記事,佛皆默然不答。不但外道所問的神我,根本沒有而無從答起;外道兼問法,如所云「世間」,佛何以不答?佛的默然無言,實有甚深的意義!有人謂佛是實際的宗教家,不尚空談,所以不答。此說固也是有所見的,但佛不答的根本意趣,實因問者異見、異執、異信、異解,自起的分別妄執熏心,不達緣起的我法如幻,所以無從答起,也無用答覆。答覆它,不能信受,或者還要多興誹謗。佛陀應機說法,緣起性空的意義甚深,問者自性見深,答之不能令其領悟,不答則反可使其自省而自見所執的不當。佛陀默然不應,即於無言中顯出緣起空寂的甚深義趣。

一切是緣起如幻的,緣起是絕無自性,相依相待而似現矛盾之特性的。本章所說的有、時、空、行四者,都有此緣起法的共同性。如一切法的存在──有,現似極其充實的樣子,眾生即執有實在性;即見為虛假,也要從虛假的內在求實在。但實在性終不可得,不可得即是實性,而存在──有不過是緣起如幻的假名有。時間,是緣起法幻現前後相,依眾生的自性見執有前後,而有始無始都不通;以自性見而執有剎那實性,而剎那實性也即失去時間的形相──前後。這可見時相性空,觀待而有三世,似有始、終、中而實是虛誑不實的。空間,即緣起法幻現的六方擴展相。自性見者對此緣起幻現的空間相,不能了知,依六方擴展相而或執有邊、或執無邊,有邊無邊都不可能。執有自性見而推想佔有空間的極微點,而不知極微的實性──無彼此分,即失去佔有空間的特相。緣起幻相的中、邊,實是空無所有的虛誑。行,即約存在者於時間、空間中所現起滅來去的動變相,若執有法的自性,此運動相即不能成立。有、時、空、行,為一切法最普遍的基本概念,離此即無從思想,無可論說。而此同有虛誑的自性亂相,在自性見者,一切是不可通的。根本的困難,同源於緣起相依相待而有內在矛盾之特性。眾生為無始以來的自性見所蔽,不但不能了達緣起的寂滅性,即於緣起的幻現,亦處處不通。佛告阿難:「緣起甚深」,這如何能為分別自性妄執根深的外道解說呢!外道問佛:苦自作耶四句,佛一概不答。龍樹即解說為:「即是說空」。「從眾因緣生,即是說空義」(十二門論‧觀作者門)。如來的默然不答,意趣在此,這那裏是有所得的大小乘學者所知!

緣起甚深,緣起的本性寂滅,甚深更甚深,所以體見畢竟空寂,了達緣起如幻,大不容易!在聞思學習時,即應把握自性空寂不可得,而幻現為緣起的相待義,庶可依此深入,不失中道。
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