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學佛三要-六 慧學進修之成就

六 慧學進修之成就

成信戒定慧之果

慧學的進修,與一切清淨功德,總要彼此相應,互為增上,決無離去其他無邊行願,而可單獨成就之理。所以嚴格地說,慧學也因其他功德的熏修而完成,其他無量功德也因慧學的成就而滋長。一切清淨功德與慧學,在完善的修證中,是相攝相關,互依並進的。大乘經裡,說六波羅蜜多展轉增上;小乘法中,說五根──信、進、念、定、慧──相互依成,都是慧學與其他行門相應不離的說明。聞、思、修三有漏慧,是到達現證無漏慧應修的加行,也是慧學全部修程的三個階段。每一階段的成就,都有若干清淨功德跟著生起,現在(約偏勝說)依次第簡說如下:

一、聞慧成就,即正見具足,同時也是信根成就。初修學者,從多聞熏習中,深入佛法,成就聞慧,對於三寶諦理因能見得真、見得正,所以也就可以信得深,信得切。學佛者到了聞慧成就或信根具足的時候,那怕遭受一切誹謗、威脅、打擊,皆不能動其分毫底信念;甚至處於末法時代,或佛法衰落的地方,人們個個都不信佛,他也能獨信獨行。真實深入佛法,具足正見,並不以別人的信不信,或佛教的盛衰環境,來決定自己對於佛法底信仰。修習慧學,第一步便要起正見、生深信,具備了不計利害得失,勇往直前,而永無退轉的堅決信念。二、思慧成就,也即是淨戒具足;約大乘說,也就是慈悲、布施、忍辱、精進等功德的成就。我們對於佛法的進修,正信與正解(見)祇不過是初步的成就;次一步的功行,便是將所信所解付之於實際行動,讓自己的一切身心行為,皆能合乎佛法的正道。思慧,就是從聽聞信解而轉入實際行動的階段。它雖以分別抉擇為性,但卻不僅是內在的心行,而且能夠發之於外,與外在身語相呼應,導致眾生諸行於正途。在佛法的八正道中,先是正見、正思惟,然後乃有正語、正業、正命。這即是說,有了正思惟(思慧成就),無論動身發語乃至經濟生活等等,一切都能納入佛法正軌了。這是由思慧成就而引出圓滿的戒德。同時,大乘的淨戒,常與悲心相應;在淨戒中,可以長養悲心;也唯有具足悲心,才能成就完善的大乘淨戒。悲心與淨戒,有著密切的關連性。佛教的制戒,原來具有兩面性的意義:一是消極的防非止惡,一是積極的利生濟世。究其動機與目的,則不外乎自利與利他;自利,可以壓制煩惱不生,得到身心清淨;利他,乃因見到眾生苦惱,不忍再加損害,先是實行不作損他的壞事,即防非止惡的消極表現,繼而發為利樂饒益有情的悲行,也就是大乘悲心的成就。所以菩薩受戒,不僅為自淨其身而防非止惡,同時尤重饒益有情的積極行動。因此布施、忍辱、精進等大乘功行,都與淨戒俱起。三、修慧成就,必從散心分別觀察,而到達定心相應,才是修慧,所以修慧即是具足正定──定成就。從修慧不斷努力上進,真實無漏慧現前──現證慧成就,即能斷煩惱,了生死,成就解脫功德。

前面說到智慧的究極體相,是信智一如,悲智交融,定慧均衡,理智平等,這到大乘無漏慧時,便皆成就──分證。如聞慧的成就,含攝得信根──於三寶諦理決定無疑,即是信智一如的表現。思慧成就,由於淨戒的俱起,特別引發了深切的悲願,而成悲智交融的大乘不共慧。修慧成就,則必與定心相應,是為定慧均衡。現證無漏慧,以如如智,證如如理,如智如理平等不二,達到理智平等的最高境界;也是到達此一階段,四者才能圓具。由此可知,慧學的成就,是離不開其他功德的;其他功德,也要依慧學才能究竟完成。若離信、戒、悲、定,而專談高深現證無漏慧,即是妄想。龍樹說:「信戒無基,憶想取一空,是為邪空」。空而不能與信戒相應,即落邪惡坑,永遠不得現證解脫。關於這點,從前虛大師也曾明確的指出。總而言之,若修慧學而拋卻其他無邊清淨功德,那不管在聲聞法,或是大乘教中,都是極不相應的。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