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學佛三要-二 解脫的層次

二 解脫的層次

佛法說有二種解脫:一、心解脫,二、慧解脫。這雖是可以相通的,而也有不同。如畫師畫了一幅美女或一幅羅剎,因為人的認識起了錯誤,以為是真的美女或羅剎,於是生起貪愛或者恐怖,甚至在睡夢中也會出現在面前。事實上,那裡有真的美女或羅剎呢!這種貪愛與恐怖等,只要正確的認識他──這不過假的形像,並沒有一點真實性;能這樣的看透他,就不會被畫師筆下的美女與羅剎所迷惑了。我們的生死繫縛不自在,也是這樣,依無明為本的認識錯誤,起染愛為主的貪瞋等煩惱,憂愁等苦痛。如能以智慧勘破無明妄執,便能染著不起,而無憂無怖。離無明,名為慧解脫,是理智的。離愛,名心(定)解脫,是情意的。這二方面都得到離繫解脫,才是真解脫。

佛法的解脫,廓清無明的迷謬,染愛的戀著,所以必須定慧齊修。但外道的修習禪定,也有修得極深的,對五欲等境界,名位等得失,都能不起貪等煩惱。不知真實的,以為他是斷煩惱了,何等自在呀!其實這不是根本解決,如石壓草一樣,定力一旦消失了,煩惱依舊還生。這如勦匪一樣,倘不施予感化,兵力一旦調走,匪會再活動起來。若能施以道德的感化,生活的指導,使成為良民,地方才會真的太平。所以,繫縛我們的煩惱,必須用智慧去勘破他,而不能專憑定力。佛法重智慧而不重禪定,理由就在此。然而,一分佛弟子,僅有一點共凡夫的散動慧解,這對於解脫,不能發生多大力量。有的著重真慧,依少些未到定力,能斷煩惱,了生死,這稱為慧解脫。這樣的解脫,從了生死說,是徹底的;但在現實身心中,還不算圓滿。所以定慧均修,得「俱解脫」,才契合解脫的理想。

專約慧證的解脫說,人類對於事事物物,處處起執著,處處是障礙,不得自在。要破除執障而實現解脫,在修持的過程上,略可分為三階。一、於千差萬別的事相,先求通達(外而世界,內而身心)一切法的絕對真如──法法本性空,法法常寂滅。真如是絕對平等而無差別的,可是我們(一切眾生)從無始以來,一直在無明的蒙蔽中,於一一境界,取執為一一的實性。由此,我見我所見,有見無見,常見斷見,無邊的葛藤絡索,觸處繫著。如能從幻相而悟入平等無差別的法性,即能從執障中透出,而入於脫落身心世界的境地。古人說:「見滅得道」,「見空成聖」,「入不二門」,大旨相同。如不能透此一門,一切談玄說妙,說心說性,都不相干。二、雖然要悟入空性無差別(或稱法界無差別),而不能偏此空寂,偏了就被呵為「偏真」,「沈空滯寂」,「墮無為坑」。原來,理不礙事,真不壞俗,世界依舊是世界,人類還是人類。對自然,社會,身心,雖於理不迷,而事上還需要陶冶。這要以體悟的境地,從真出俗,不忘不失,在苦樂,得失,毀譽,以及病死的境界中去陶練。換言之,不僅是定心的理境,而要體驗到現實的生活中。三、功行純熟,達到動靜一如,事理無礙。醒時、睡時,入定、出定,都無分別,這才是世法與出世法的互融無礙,才能於一切境中得大自在。關於悟入而心得解脫,本有相似的與真實的,淺深種種,不過從理而事,到達事理一致的程序,可作為一般的共同軌轍。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