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青年的佛教-三 世界佛教青年大會

三 世界佛教青年大會

佛教的新都,實行法付法臣,法王無事的制度,一切佛事由五百位學德崇高的大菩薩,組織了和合僧團去處理。這裡面,自然是分工合作的。從工作的性質上,分為兩大部:一叫宣(傳)教(育)院,負宣揚教化的責任,院長是一位青年思想家,擅長宣講而富於感動力的文殊師利(妙德)童子菩薩。另一個叫行願院,負責執行艱巨的利他工作,院長是願宏行健的普賢菩薩。對真佛教的新生運動,二大士確是做到了意和同悅,沒有一些隔礙。在某次大眾和合的常會裡,彼此交換意見。大家覺得真佛教的新生,正迅速的普及到各方;每個佛教國的菩薩行者,也正向這個目標走。事實上,有召開世界佛教青年大會的必要。與世界佛教青年們相見,這固然是快事。讓世界的佛教青年,深切的認識祇園──也就是佛陀的真精神,報道各佛教國的特殊適應,提供正確的意見,這在佛教新都本身看來,也確是有深長意義的。這個提議,獲得了一致贊成,立刻轉達到佛陀的本懷。寂然不動,感而遂通,世界的佛教國,都接到了從佛教新都發出的世界佛教青年大會的邀請書。佛教國的青年們,對釋迦牟尼佛的新都,早就有心來瞻禮,並且不時的想念著。現在得到了邀請,大家都充滿了愉快與熱誠,踴躍的來參加。十方的佛教國,都組織了龐大的代表團,由一位大菩薩──主席代表領導了來。空手來預會,未免有點輕率,那麼大家都把自己心血所創作的名貴藝術品,如菩薩本生像,釋尊成道圖,法輪,須彌山的模型,法音常流的樂器,莊嚴的樓閣、旛、幢;這一切,都由各方代表親自運來,永久的供養在佛教的新都。祇園裡,新添了多少的寶樓閣與寶座,繞在大寶樓閣的四周。來會的菩薩,按著本國的方向坐定,群星拱月式的向著大寶樓閣。佛教的新都,佳賓雲集,顯得分外的宏偉、華貴、輝煌。盛況空前的大會,在莊嚴、和平的空氣中進行。

我們該沒有遺忘吧!祇園還有耆年的聲聞呢!老上座們本來也深深的仰望佛陀,但他們沒有培植深厚的善根,厭離人間,所以不想發菩提心,不想教化救濟一切眾生,不想淨化這濁世,不想從大行難行的實踐中去成佛。聲聞行者與佛陀,有很大的距離,對佛陀圓備的真諦,也就永遠是格格不入。祇園出現的新時代,他們是不聞、不見的。他們的所聞、所見、所想念的,依然是宏偉、淳樸、清涼,空寂得一無所有。夾道的古木,照樣的蒼老、屈曲,三三兩兩的矗立著。俯視地下柔靡的小草,分外的雄健、高傲。他們經常在清涼的尼拘陀林,經行、坐禪。出現的新事實,一切與他們無關。這與來會的世界佛教徒對比起來,真是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了!為了這個,佛教的青年們為他們難過,痛惜他們不能在這真佛教的新生中有所貢獻。也曾用善巧的方法去教化他們,但結果還是一切與他們無關。長老們是不屬這世間的!參加大會出來的佛教青年,傳出一個幽默的公案說:從前,佛陀曾經讚歎智慧第一的上座舍利弗,能夠作獅子吼。舍利弗的信徒們,也常常這樣的引以為榮。因此大智文殊師利菩薩,特地騎著一匹青毛獅子。還有神通第一的上座目犍連,有一次在獼猴江邊坐禪,林子裡的野象哮吼,居然打動了他的禪思。這故事傳到了祇園,大行普賢菩薩,就騎著哮吼的六牙白象。青獅與白象,在祇園中往來,但上座們還是吾行吾素,不見不聞。耆年的聲聞,竟是那樣的不動心呀!

且不談這些,佛教的新都開始舉行盛大的會議了。大會中唯一值得讚美的,是充滿了融洽無礙的精神。來會的代表,在一切上都表示了祇園與諸方佛教國,息息相通的交流,是不能分割的。世界佛教是祇園的擴大,祇園是世界佛教的肖影。佛教是無限差別而一貫的,應該意志集中而真誠的傾向祇園。其它,像不空談,不鬧意見,這倒都是佛教的傳統精神。大會的程序,與世間的會議,有些不同。第一、先讓佛教國來會的菩薩們,深深的觀察祇園,理解祇園的真精神。這比報告之類,確要徹底得多。然後由各佛教國的主席代表,表示他們對祇園真佛教的理解與希望。第二、由行願院院長普賢菩薩,根據佛陀完美的行證,作成菩薩普賢行大綱,在大會中披露。第三、由青年宣教師文殊菩薩,發表宣教的中心,在闡揚讚美佛陀的大行極果,也就是揭示真佛教的崇高目的。第四、大會綜合了一切,針對現實,通過了一個告佛教青年,頒布各方,作為佛教青年的指南。末了,大會宣布:青年佛教的真精神,在乎精進不已。所以大會不再舉行散會式,以表示世界佛教青年的努力不已,更表示世界佛教徒的和合,直到永遠的永遠。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