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青年的佛教-四 告佛教青年

四 告佛教青年

真佛教之新生,佛教青年事也!發微則嚴祇園之新都,普應則來十方之大集。耆年者不聞不見,悉吾青年之精誠有以致之。佛陀之真諦,在以大悲為入佛之門,從事「利益眾生」之事業,以「攝取眾生」而化之於中道,此發心之青年已知之矣!夫真佛教之圓成,難責之於耆年,實唯青年之力行是賴。青年所負之責重,則所望於青年者大,聖大眾仰體佛陀之悲懷,略舉二事為吾青年言之:

一、淨化自我:佛教之青年,應確立「光明」之人生觀,求於身體力行中實現之。化自我為光明之超人,進而與光明之佛陀相契合。舉其目,一則嚴其身也:青年應養成宏偉都雅之「身」儀,「於世間殊勝」,能為眾所「尊重」。二則端其志也:福樂如「天宮」,猶為「無常」苦切之所壞,青年不得拘戀於物欲(離凡夫行)。知「一切法如夢」,為性空無我之緣起,實無生死可厭,涅槃可求(離聲聞行)。得無常無我之正見,立「菩薩大願」,願為一切眾生而「受生」死(是菩薩行)。三則充其學也:真佛教首重為人,而青年應「為一切眾生而學」。「施」捨所有,敦行「淨戒」,任勞「忍」怨,勇「進」無倫,明淨堅「定」,深見佛「慧」:六度乃學德之宏綱,不學何以為人!然求利他之實行,尤貴有「求法能捨身」,「問法無厭」之精神,而為廣博之修學。如「知時」代,乃足以「應」世求;知外學,乃能「制諸外道」;「知一切工巧明」,乃能為世間之利濟;「知眾生諸根、煩惱、習氣、種種業報」,乃能為「開悟」一切眾生之實益。四則健其行也:青年立本于「大悲」、「大願」,以「智慧」、「方便」攝取眾生。雖入「天宮」而不為欲樂所惑,「往地獄」而不為苦痛所亂。有「不可沮壞」之雄健,直往無難,亦不為他所轉,而後能隨感而往,無往不化也。

二、利濟人群:佛教青年應分化諸方,然與佛教之新都,則宜保持密切之聯繫,務使上下交流,中邊無礙,成「不離寶閣,普現十方」之行。言其要者,身則青年得以不同之「身」分,出「現」人間:如宗教師(佛教之「聲聞」,外道之「婆羅門」,「苦行」者),「良醫」,「商人」,「淨命」(獨身者),「伎樂」(藝術家),「奉事」(臣僕),「工巧技術」者等。處則青年不得隱遁山林,宜往「城邑、聚落、京都」等地,以化人群。法則或以「身相」、「威儀」為教,示以正常之行;或教以「語言法」,「世間工巧事業」,「一切智」學,因果「業報」,「十方國土」等。於此,猶有欲為佛教青年言之者,利他不務空談,應即己所行以「成就一切眾生」,攝眾生以歸佛教之新都,聖大眾於此有厚望焉!青年其勉旃!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