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青年的佛教-五 語言學者

五 語言學者

達里鼻荼國,是達里鼻荼民族組成的。在善財南參時,正值國力隆盛的時代,文化經濟都有長足的進步。特別是首都自在城,富樂繁榮到極點。為了政治經濟等原因,不同種族的人,都到自在城來。南印的語言,本來複雜得很;在當時,梵語還不大流行。所以彼此相見,常常弄得面紅耳赤,互不相知。善住比丘介紹的彌伽先生,便是適應時代的一位語言學者。他懂得天語(梵語)、鬼語(上座部就是用這種語言的)等一切族類的語言,在自在城裡教授語言學。他是以梵語為本而綜貫一切方言的,所以他不用梵文學者的摩多體文,倡導四十二字母的字輪。他在語言的傳授中,表揚大乘佛教。他的語言學社,在市中心區,附設在一家市肆的後進。他按時講解,不收學費,來學的著實不少。

善財離了海岸國,一直到達里鼻荼來,訪問到附設語言學社的市肆中。彌伽先生正在講座上宣講,善財就雜在大眾中聽。臨了,上前去禮足,簡單的報告了學歷,就提出些問題來。問題中,除了平等清淨菩提心的保持,不感勞厭的大悲力的生長而外,特別側重在一切法的總持上。簡單說,菩薩要到世間去教化眾生,那就不能不注意──破除自己的愚癡僻見,無礙辯才,記憶力,一切族類的語言,決了諸法的實義等問題。彌伽先生聽善財說是發了菩提心的,就立刻站起來,離開講座,五體投地的向善財敬禮,把名貴的香華,散在善財的身上,並且一疊連聲的稱讚他。善財見他如此,連忙還禮。彌伽先生在大眾中不斷的讚歎:「如有能發菩提心的,那就是續佛慧命,不斷佛種了!嚴淨國土,成熟眾生,這都從菩提心來。了達一切法,信解業力,實行,大願,從離欲到智慧明淨到解脫,這在發了菩提心的人,必然要成就,可說等於成就。所以發了菩提心的菩薩,就是初發心不久,也為一切賢聖與世主們的護持稱歎。這因為不但他自己的德學可敬,他現在或將來,必能使一切眾生捨離惡趣,使人類遠離眾難,解決貧窮,享受天人的快樂。使他們親近善知識,聽法,發菩提心,成為超人的菩薩。善財!菩薩為一切眾生所作的事業,是難得的,難遇難見的,他是眾生的父母,是眾生的拯救者依止者。已發菩提心的人,應怎樣的自尊自強,感覺自己責任的重大!一般人遇見菩薩,應怎樣的尊敬他,重視他」?彌伽先生的一番讚歎,大大的加強了善財的菩提心與大悲力。他又說:「善財!說到普入一切法的總持,你可以留心觀察」!只見他把口一張,吐出種種的光明,光明中來了一切世界的眾生。善財心想:「彌伽先生的號召力,著實不小」!彌伽見有緣的眾生來了,就給他們分別解說《輪字莊嚴經》,這是他的精心傑作。《輪字經》中,探討一切語言的根本音,分為從阿到荼的四十二字(字母),此外無非四十二字的支流。根本字的結合,孳生一切的語言文字,所以叫字輪。因字的結合而有語言,因語言的詮表而有名,因名而有所詮的義。眾生因長久而複雜的嬗變,成為種種慣習的名義,覺得彼此間格格不通。如果直探根本音韻而洞察他變化的法則,那就不難觸類旁通的持簡馭繁,獲得增強記憶、辨才、通曉各種方言的能力。同時,一般眾生因語言的不同,影響他思想生活的不同而引起隔礙固執,循名執實的倒見,也不難一掃而空,轉入大同平等無礙的大乘。當時大眾聽了,都直接間接的不退菩提,成為大乘佛教行者。彌伽這才重昇講座,對善財說:「我成就了妙音解脫門,能分別一切眾生的語言,你方才看見的就是。我把語言作佛事看,在語言中化眾生。語言境界,可說是深廣如海。大菩薩們能從語言學的深入中,了解眾生的種種想(表象力):經比較聯合抽象的種種施設;製為種種的名號;名號的結合,成為種種語言。語言中有種種顯了或深密的含義,在句義的解說上,句法組成的次第上,都深入徹底。這些,我也不能徹了。我看,你應當貫徹初衷,再到諸方參學去」!善財禮謝說:「聖者的意見,我誠意的接受。此後,我一定要深入文字語言的底裡,也一定要貫徹參訪無厭的本衷」!善財在彌伽先生那裡,得到了舉薦的善知識,才辭別了出來。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