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青年的佛教-一一 佛化的美術教育者

一一 佛化的美術教育者

伊沙那的教學,使善財不再固執的偏著在佛陀,眾會與清淨的國土上。他刺破了分別的想網,知道眾生是無我的。一切音聲色相,不過是空谷回響,鏡中人影,本來無礙,用不著取這個,捨那個。善財的智慧,顯然是更深刻而無礙了!到了師子奮迅城,問起慈行童女,這才曉得她是師子幢王的女兒。善財想:王宮,尤其是深宮中的公主,這比不得平常百姓家,可以自由去訪問,這怎麼辦呢?想了好久,也還是毫無辦法。後來想,不如到王宮左右去看看,說不定會碰出點機會來。於是善財沿王宮路走去,只見男女老幼,一路上擁擠非凡。善財問起路人,大家說:「我們是進宮去聽慈行童女說法的,你難道不想去嗎」?善財聽了,真是喜出望外,萬料不到師子幢王的王宮,能讓老百姓自由出入,能作為教育民眾的所在,這是多麼平等,多麼無礙呀!

善財雜在大眾中走,無暇去參觀廣大精美的全部王宮,一直向說法的講堂來。講堂的建築,華貴富麗而且很特別。地面鋪著平正的玻璃,琉璃柱,金剛石的牆壁,閻浮檀金的欄杆、窗子,嵌滿了光明閃鑠的摩尼珠。牆壁上掛著各式各樣的寶鏡,也是有嵌的。頂上張起無數寶網,網上掛著金鈴。善財進了講堂,見慈行公主坐在寶座上。她的皮色像真金,配上紺紫色的眼睛,紺青色的頭髮,確是一位標準的印度美人。她操著流利的梵語,深入淺出的為大眾演說。善財上前去頂禮,請問菩薩道的修法。慈行說:「善財!你問菩薩道嗎?千聞不如一見,你先看看我這殿堂的莊嚴看」!善財聽了,便注意到講堂的一切。只見一一壁中,一一柱中,一一鏡中,一一摩尼中,一一金鈴中,都現出種種的圖像來。如來最初發心;他在修菩薩行;怎樣滿足他的大願;菩提樹下成佛;大轉法輪;樹下北首而臥的是入涅槃:這一切佛因佛果的圖像,水中月影一樣的隱約而明晰。如果要修學菩薩道,這便是榜樣了。善財細細的觀察了一番,又向慈行行禮。她說:「我所弘揚的,是佛化的美術教育,也就是般若的莊嚴解脫門。善財!你不要以為希奇,這並不是我創作。從前我在三十六恆沙佛那裏修學,他們都用不同的方法,引我深入這個法門。我修學充滿法喜的正法,是這個;我也弘揚它,使眾生得到樂趣充滿的佛法。為了這,他們都叫我慈(與人樂)行。我深入這美化的般若中,獲得普門陀羅尼,一切都總持不失。我所能說的,就是這樣」。善財聽了,禮謝公主的開示,歡歡喜喜的退出王宮來,起身到三眼國去。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