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青年的佛教-一二 初出家的少年比丘

一二 初出家的少年比丘

善見比丘是慈行童女所景仰的法師,所以介紹善財去參訪他。善財出了王宮,向三眼國去。一路上,想起菩薩的所行所證,常使人驚訝,卻又吻合大道,這實在是深不可測。又想到眾生的智巧,所作所行,心識的流注,眾生因業光而顯現的身影,眾生的名號言說,這身口意的活動,都非常深細。這樣,善財又思考到如空的法界,要怎樣去莊嚴它?這只有多多的培植悲願的行業,才能莊飾美化這世間。這一切的甚深,善財不斷的走著,想著。不幾天,到了三眼國。善財到城邑、村落、市肆、曠野去尋訪,後來在一叢林中遇見了。見善見比丘壯年美貌,照印度的相術來說,他已有佛相的一半(十六相)。看他廣大如海的智慧,觀察一切,寂然不動的踏著如來所行的大道,不快不慢的在經行。他不是個人獨行,他是集體行動的中心人物,在他的前後左右,有無量數的天、龍、人等,行列整齊的圍著他,隨著他走。善財見了,立刻上前去行禮,說:「大師!我已發了菩提心,為了菩薩行的追求,過著長期的雲水生活,到處去參訪。這一次,慈行公主介紹我到這裡來,大師一定能大大的開示我」!善見比丘聽了,照樣的走著說:「善財!我的年紀輕,出家的日子又近,我在佛教中,簡直還是胎兒呢!叫我拿什麼教你!不過,你既然來了,自然也不能空過。我所修學而證入的,叫做菩薩隨順燈解脫門。擺在眼前的事實,你難道沒有明白嗎」?善財被他一問,這才對集體行動的大眾,要從新加以觀察了。看哪!這隨方俗不同而轉變的是方神;以柔和潔淨的蓮華為立足點的是足行神;破除愚癡黑闇的是光神;眾行因華繽紛而下的是林神;出現功德寶藏的是地神;莊嚴虛空界的是空神;施散一切財寶的是海神;謙和敬禮的是山神;戒香微妙的是風神;身體莊嚴的是夜神;光照大千的是日神:這無量功德的大神,服從善見的引導。正確而深徹的善見比丘,像一座黑暗中的燈塔,也像眾盲中的明眼者。他引導他們,也受他們圍繞莊嚴,集合這和合的大眾,向法王城前進。般若攝導萬行,萬行隨順般若,這可說是善見比丘的得力處了。善財觀了好久,明白此中消息,這才又合掌請問。善見比丘說:「善財!我不是說過少年初學嗎?這一生中,我曾經在三十八恆河沙佛那裡,作短期或長時的學習。我接受諸佛的教授,並且去實行,所以能莊嚴菩薩的大願,修菩薩行,滿足六波羅蜜。除了菩薩的本分事而外,像佛陀的成道,說法,正法住世到衰滅;佛陀的嚴淨一切國土,淨修菩薩行,從普賢行中去清淨佛果,這一切我都明白可見。總之,善財!菩薩無限的大願、大智、大行,我在中道經行時,念念都現見了。善財!我在佛教中還不過是胎兒呀!一般大菩薩,真正的在如來家受生,成就佛陀的壽命,他們有佛陀的金剛智燈,具足佛陀的身相,堅強又美妙,能降伏魔王外道。像這樣的人,真是難遇難見,我那裡能知道他們的德行呢?南方名聞國的自在主童子,倒是一位不思議解脫的聖者,你還是到那邊參學去」!善財接受了善見比丘的指導,辭別了出來。離開三眼國,又開始他新的參訪了。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