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青年的佛教-一三 聚沙為戲的數學家

一三 聚沙為戲的數學家

善財從善見比丘那裡出來,天、龍、夜叉們,前前後後的圍繞了善財,跟著他去名聞國,訪求自在主童子(晉譯作釋天主)的下落。天龍們說:「自在主童子,現在河渚上」,善財就向河渚來。(這裡,我想插幾句話:善見比丘,在他的正見中,攝導了無邊功德行,現在善財也能這樣福慧圓修了,這自然是含義之一。但是三眼國,我們知道,大自在天才不縱不橫的生著三隻眼。他是印度的大神,代表著印度固有的文明。三眼國的善見比丘,在他獨具隻眼的般若中,統攝又引導了無數的鬼神,這實在是佛教在出世解脫的特質上,融攝了世間學術的象徵。現在,善財也受著鬼神的圍繞,要去問自在主童子;再下去,還要參訪自在優婆夷。這一大串的自在,該有他深切的意義。大乘佛教者披起神化的偽裝,實行即人事以向解脫的大道。我們要把握這一點,要從神化的形式中,把大乘真義洗鍊出來。不然,學佛不成成鬼神,這就太難說了)!

深廣的大河,曲曲折折的流入大海。出口處,有大大小小的沙洲。一個綠草叢生的沙洲上,有一大群童子,在那裡作聚沙築塔的遊戲。一位少年在指導他們,這無疑的就是自在主童子了。善財渡過沙洲,過去向自在主行禮。自在主童子一見,就說:「善財!路上平安呀!我早就算定你今天會來。我知道,你是要請問菩薩道的,你說是不是」!這時候,童子們都放下泥手,望著善財。善財誠懇的說:「聖者!你知道,學人是專為此事來的」。自在主童子笑笑說:「論起來,我還是你的師兄呢!我也是跟文殊菩薩修學的。他教我書寫、算數、印刻等技術,我在這些上,悟入了一切工巧的神通解脫門」。「工巧不過是實用科學,為什麼說是神通」?自在主聽了善財的話,皺皺眉說:「咦!你的心目中,神通還沒有脫盡妖氣嗎?你想!心神有了通達事理的智慧,能製造利用厚生的一切;利用出入,民咸用之,這還不神乎其神嗎?我深入了工巧法門,不但能知道世間的文書、數算、印刻與區域的疆界,其他種種資生的事業,也都得到善巧。所以,我還是醫生,熟悉病理與藥性,能治療風癇、消瘦、中毒、鬼魅所著等疾病。我還是一位建築工程師,能造立城邑、聚落、宮殿、屋宅,能布置精美的園林。我又是化學家,調練種種的仙藥,也懂得鍊金術。我又是農業家,商業家,能經營田中的農作物,商賈的買賣進出。我又是占相師,見了眾生的身體、形態、動作,就知道他作善作惡,將來生善趣還是惡趣;他是聲聞乘者,緣覺乘者,一切智乘者,我都能從他的外相,知道他內在的根性。這工巧智神通門,我知道,也教眾生學習,使他們知道。善財!你看:這麼多的青年,就是從我實習的。我告訴你:算數是工巧智的根本,可說是工巧之母。沒有好好修學算數,他決不能成為一位高明的醫生、建築家等。不過,算數也有種種,有一般人的算數,有聲聞學者的算數,我所知所學的,是菩薩算法。從一到十,是十進的基本數。十的百倍叫千(十、百、千),千的百倍叫洛叉(千、萬、億),洛叉的百倍叫俱胝(億、兆、京),這三位是百進的。以上,像俱胝俱胝叫阿廋多,阿廋多阿廋多叫那由他,這樣倍倍相乘的,有一百二十五位,到不可說不可說轉為止。我用這菩薩算法去推算,就是無量由旬的沙堆,我也能知道共有多少顆微粒子。我算出十方一切世界間的距離、方位,一個個是怎樣次第安住的。一切世界的廣狹大小,也推算明白。關於天文學、地理學上的難題,都在菩薩算法中解決了。一般人,數學是數學,名學是名學,但是根據菩薩算法,世界的名字,時代的名稱,佛、法、眾生、事業、真理等名字,都在數學中貫徹了。善財!雖這樣說,其實我也還涉獵未精。大菩薩的工巧智與數的哲學,那才深妙得很呢!我給你介紹,南方海住城的自在優婆夷,確是一位值得參訪的聖者。你到那邊請問去!對不住!我們的沙塔模型,今天還想完工」。善財聽了這一番教授,充滿了歡喜出來。對於大利眾生的心願,更自覺有實現的可能了。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