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青年的佛教-二一 秘密工作者

二一 秘密工作者

太陽西下的時候,善財到了知足城。當天晚上,就各處去訪問。問來問去,結果是知道遍行名字的也沒有,更談不上他的住處了。約莫有半夜了,善財見城東的善德山上,一片光明,如紅日初出一般。善財非常的歡喜,很有把握的想,我所訪求的善知識,必定就在山上。等到天明,連忙出城去。上了善德山,果然,遍行就在山上平坦的地方經行。他的身相很好,就是梵天王,怕也不及他的威光呢!善財過去頂禮,照例陳述了一番來意。遍行在一塊山石上坐下來,答道:「善財!我在至一切處解脫門中。至一切處,換句話說就是無所不至。這因為我能普遍的觀察世間,有無作而無所不作的神通力,有無所不知的普門般若。我到種種地方去,在形貌、行動、見解種種不同的一切趣生中。見一般眾生,有執著邪見的,有信二乘的,有信大乘的,我就用種種方便門去利益他。或者為他們說世間的種種技藝;或者說四攝法;或者說波羅蜜;或者稱讚發菩提心,或者稱讚菩薩行;或者說造惡業的要受地獄等苦果;或者說供佛種善根;或者說如來的功德,說諸佛的威力,說佛身。善財!知足城中的人民,男女老幼,我都在他們中間。我用一種方便,化成與他們同樣的形相,然後適應他們的根性而說法。哈!我在他們中間,這樣的教化他們,引導他們,可是誰也不知道我是何人,也不知我從那裡來。但他們都在不知不覺間,受了我的指導而實行佛法了。善財!我不獨在這知足城,一切世界中,凡是有眾生的地方,我都無所不至的,同樣的祕密教化他們。世間九十六種外道,各起一種邪見,我也為他們說法,使他們放棄自己的邪見。然而世間的無識者,卻把我叫做外道了」!善財說:「聖者!你的方便,真是妙不可言!不過,像聖者這樣的能力,似乎儘可以名正言順的教導眾生,使眾生在佛教的旗幟下站起來,何必使眾生莫名其妙呢」?遍行外道說:「你所說的,自然不錯,但各有各的法門,那裡能千篇一律。在佛法不大弘通,或者外道猖獗,王臣作障,那就非祕密教化不可。並且,打起了佛法招牌,那些反佛教者,先就預存惡見,再也難以接受。你如果化裝作中立者,就可以加入到他們裡面去,祕密的領導他們,轉向佛教,很容易做到潛移默化。老實說,佛法注重實際,寧可無佛教之名,有佛教之實,卻不願見有神化的佛教」!這一席話,說得善財痛快非常,真是不虛此行了。起來別過遍行,又到南方廣大國去。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