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青年的佛教-二八 普遍的救護‧迅速的行動

二八 普遍的救護‧迅速的行動

善財到補怛洛迦山來,第一個印象是山峰的雄健脫俗,到處是滿開小白華的寶樹,美而且香,使人有一種高潔而和諧的好感。觀自在菩薩在此說法,可說是名山有主了。善財走到山西的巖谷中,見號稱勇猛丈夫的觀自在菩薩,在一塊大金剛寶石上說法。聽法的,也各各坐在寶石上。善財合了掌,望著菩薩出神,歡喜得不知道說什麼好。菩薩見善財來了,喊他說:「善財!你來得好!你發救護一切的大乘心,勤求佛法,能不違背善知識的教授。你從文殊師利的智慧功德海誕生,現在是成長了」!善財聽了,上前來頂禮,請問修菩薩行的大道。菩薩說:「善財!我成就了大悲行解脫門,自己行,也為眾生說。我住在大悲法門中,凡如來所住的地方,我都普遍的出現在一切眾生前。這或者是用布施,愛語,利行,同事去攝化眾生。或是用色身,光明,音聲,威儀,說法,現神通去攝化眾生。或者化現與他同類的身形,與他同住,然後攝化他。善財!我攝化眾生的方便很多,但一貫目的,在解除一切眾生的苦痛,救護他,使他們免除怖畏。論到眾生的憂怖,實在太多:險惡的道路,煩熱的悶惱,繫縛,殺害,貧窮,無法生活,惡名,死亡,見不得大眾,惡趣,黑闇,遷移,恩愛的分別,冤家相會,身心的逼迫,憂愁,這一切都是眾生所恐怖的。我立願救護他們,不論是心中記念我,口頭上稱說我,眼睛見我,我總要用方便去安慰他,使他們離恐怖,發無上菩提心」。

善財聽到這裡,忽覺得大地震動起來。抬頭一看,見東方空中,來了一位菩薩,身光遍照了一切。他似乎看到了補怛洛迦山,一直向這邊來。觀自在菩薩指著對善財說:「這位正趣菩薩,你可以過去請問他」!善財接受了指導,立刻向正趣菩薩禮拜請教。正趣菩薩微笑說:「我是來參加法會的,你怎麼倒請我說法?大士在座,叫我有什麼說的!也好,我還是說我的本行。我得了普門速疾行解脫門。不知道的,以為我是環遊世界的徒步旅行者,或者疑我有飛毛腿。其實,我以為成佛也好,度眾生也好,總要講求效率,務必迅速的去實行。不然,終歸是徒託空言」。善財說:「是極!是極!聖者在那裡學會這個法門?去這裡多少遠?從發足到這裡,已疾行好久了」!正趣菩薩說:「善財!這難得知道,除了勇猛無退怯的菩薩,誰也不能了解。我記得,我在東方妙藏世界普勝生佛那裡,學得這個法門,也就從那裡發足,到現在,已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劫了。我在每一剎那中,走了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步;而每一步,又經過那麼多的世界。善財!以這樣快的速度,經這麼久的時間,修行菩薩道還在半途呢!凡我所經歷的世界,我都用微妙的供品去供養佛。我知道每一世界的眾生心,適應他們的根性好樂,方便去教化他。善財!世界無邊,眾生無數,行菩薩道的菩薩,該怎樣的迅速實行呀!善財!我只能貢獻你一點快幹實幹的精神,其他我可不曉得。南方墮羅缽底的大天,學德崇高,正被天神一樣的尊信著。你到他那裡去吧」!觀自在菩薩聽了,讚歎正趣菩薩的功德,也同情善財去大天那裡。善財這才辭別了二位大士,向墮羅缽底去了。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