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無諍之辯-七、讀『大乘三系概觀』以後

七、讀『大乘三系概觀』以後

默如法師對我有關大乘三宗的解說,引起了研究的熱忱,寫成〈大乘三系概觀〉。據說:「意在補助他的說明,思想也多分近於印師的」。而且歡迎我「作個率直的批評,不要客氣」。如此為法的友誼,真摯謙和,我怎能不率直的表示意見。即使我所說的,不是默師所能同意的,也非寫出來不可,作友誼的商討。

一 三宗立名

首先想提出來商討的:一、三宗的分別,是一回事;三宗的了與不了,又是一回事。我是以性空唯名論為究竟了義的,但對於三宗的判別,重在把三宗的特殊思想系──要怎樣才能建立生死與涅槃,掘發出來;從大乘三宗的特點上,建立三宗的名稱。每一宗的特點,應該是每一宗所能承認的,並非專依性空者的見解來融通,或是抉擇。我只是忠實而客觀的,敘述大乘三宗的不同。然而默師是以唯識學者的觀點來解說融會,不但融會,而且一再說到:真常唯心論不及性空與唯識,性空不及唯識。所以,我是以三宗的本義來說三宗的差別,默師是以唯識宗義來說三宗。有此一段距離,難免意見上有些不同。我相信,默師如離去唯識宗的立場,意見是會更相近的。

二、我並沒有說「法體」。我是說:有的以為一切法非空無自性,不能成立;有的說非虛妄生滅,即無從說起;有的說非真常不變,不能成立。成立一切法,說明一切法,所依的基本法則不同(實就是諸法無我,諸行無常,涅槃寂滅,三法印的著重不同),出發點不同,所以分為三大系──性空,虛妄,真常。而此依於性空的,虛妄(生滅)的,真常的,而成立的一切法,到底是些什麼?到底以什麼為中心,可能少少不同(所以真常論也有不唯心的,虛妄論也有不唯識的),但依三大系的主流來說:性空者以為唯是假名施設,虛妄者以為唯是識所變現的,真常者以為唯是自心所顯現的。因此,又稱之為唯名,唯識,唯心。圖片

          ┌ 性空──-唯名─┐
   所宗依的法則─┼ 虛妄──-唯識─┼─能攝持的核心。
          └ 真常──-唯心─┘

默師所說的「法體」,與我的分判三宗,根本不同。他總是將性空與唯識相對,說什麼「性空法體」,「唯識法體」,「真常法體」。退一步說,如性空真是默師所意解的「法體」,那麼要說性空,便應與虛妄(生滅)相對;如要說唯識,便應與唯名相對。今處處以性空與唯識相對論,這自然不免與我的看法大有距離了。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