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華雨集第一冊-(丙)悟入無分別智加行

(丙)悟入無分別智加行

悟入正加行,亦有四種相:謂有得加行,及無得加行,有得無得行,無得有得行。

「正加行」,不是廣泛的加行,而是資糧圓滿,正修唯識觀行,在真正證悟以前,所修的四加行位。煖、頂、忍、世第一法,名四加行位,是正修唯識觀的。要得到無分別智,真正的般若現前,證悟法性,非要經過正加行的修習不可,如不修加行,無分別智是決不會現起的。佛法中一向說:『沒有天生的彌勒,也沒有自然的釋迦』。彌勒佛,釋迦佛,無論那一位佛,都是經修持得來的。唯識大乘所說的正加行有四:一、有得加行;二、無得加行;三、有得無得加行;四、無得有得加行。四加行的意義,是這樣的:

「有得加行」:究極的目的是無所得,但修行方便,第一要先修有得加行。什麼有得?虛妄分別性可得,依虛妄分別性是有,作唯識觀。如說:能取、所取,能詮、所詮一切都不可得,種種執著都不可得,一切一切既都不可得,那又從何起修?所以儘管說能取、所取種種妄執,可以是沒有的,而虛妄分別,卻不能說沒有的,這就是唯識宗與空宗差別的地方。先要確信虛妄分別心是有的,這才滅除這虛妄分別,能得解脫。如辯中邊論說:『非實有全無,許滅解脫故』。依他起性的虛妄分別,當然不是實有的,可不能說是無,因為不是完全沒有,所以要以修行來滅除他。許,是許可,承認,滅除虛妄分別而得解脫,是佛法所公認的;如虛妄分別什麼也沒有,等於無,那也不用修行了!一般人不太理解,有宗、空宗所論諍的重點所在,所論諍的,重在虛妄分別──依他起性。空宗以為,這是畢竟空的;唯識宗說:這不能說是空的,虛妄分別是有的。

為什麼一定要觀虛妄分別為有,修有得加行?因為依虛妄分別有得,才能觀察起「無得加行」。依唯識說:虛妄分別是有的,但從虛妄分別心(心所法)生起時,我們不能了解虛妄分別性是唯識的,現有能取、所取相,而能取、所取似乎心境對立,主觀與客觀對立,這是錯誤的,根本沒有的。能取、所取──二取相,是不可得,是空的;這樣的觀察,名無得加行。把初二加行綜合起來,就是有心無境:虛妄分別心是有的,心識現起的心境各別對立的──二取是無的。如辯中邊論說:『虛妄分別有,於此二都無』。修唯識觀,是依虛妄心識,而顯二取是無的,這也如辯中邊論說:『依識有所得,境無所得生』,唯識學是特重虛妄分別有的。一切法中,心為一切法的主導,為一切法的中心,無始以來有這虛妄分別心,所以在生死輪迴之中,不得解脫。在生死流轉中,起煩惱,造業,受果,都是依妄識──虛妄分別心而有的。虛妄分別心是不能沒有的,沒有就無所謂解脫;但也不是實有,實有是不可滅、不可破的,這是唯識宗所說的幻有。唯識學立虛妄分別心是有,依虛妄分別識,明能取、所取二相現前,心境對立是沒有的。依虛妄分別有,觀能取、所取相無,就是有得加行、無得加行的意義。

「有得無得行」的意義是:虛妄分別是有得,所以心外所取不可得,所取境不可得時,能取心也不可得了。這樣,虛妄分別有得,也就成為無得了。

「無得有得行」:無得,就是上面的二取都無所得。二取都不可得,不是什麼也沒有了,因二取不可得,顯出的二取空性是有的,這是有得。在唯識觀行過程中,以二取不可得,而有空性在。這是加行,還沒有證悟,但要肯定空性是有的。唯識學立虛妄分別是有(得),這才能安立生死與解脫,才能依妄識有而明二取無。唯識學又立空性是有(得),這才能明有所證得。所以,以唯識宗來看,一切空者是不對的!這也沒有,那也沒有,什麼都是空的,那怎麼安立生死與解脫,何必起修求證!生死與涅槃都不能安立,那就落在斷見。在正修觀行時,觀空性是有的;無所得空是有的,所以名無得有得加行。

唯識說虛妄分別是有,能取、所取的空性是有,所以或稱有宗。這如彌勒菩薩辯中邊論頌說:『虛妄分別有』,先肯定虛妄分別是有的;『於此二都無』,於虛妄分別所現的二取,是不可得的;『此中唯有空』,此虛妄分別心中,唯有空性;『於彼亦有此』,於彼空性中,眾生位上,是有虛妄分別的。虛妄分別及空性是有,是唯識宗的根本見解。說空性是有,就是說真如是有,法性是有,涅槃是可證得的。說虛妄分別心是有,所以生死是有,滅除以後,可以得到解脫。這樣,『故知一切法,非空非不空』。一切法不只是空的,也不只是不空的,這就是中道。『有無及有故,是則契中道』。虛妄分別是有;能取、所取是無;及有故是:虛妄分別心中有空性,空性中有虛妄分別。這樣,才契合於佛說的中道。

上來所說的,是悟入無分別智的加行,要得到般若無分別智,要依此修行:有得加行;無得加行;進而有得無得加行;再進而無得有得加行。依這樣的現觀次第,可以證悟真理,無分別智現前。中國的唯識學者,成立五重唯識觀,在唯識經論中,可說從來沒有此說。一切唯識經論,從彌勒,到無著,世親,說到唯識觀,都如本論所說的。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