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華雨集第一冊-(戊)悟入無分別智勝利

(戊)悟入無分別智勝利

悟入勝利四:得圓滿法身,得無上安樂,得知見自在,得說法自在。

無分別智,有什麼「勝利」、功德?有「四」種功德勝利,都是依無分別智的證悟而得到的。初地菩薩最初得無分別智,證得真如空性;起後得智,通達諸行如幻。初地菩薩的智慧甚深,有廣大神通。可是初地的智慧是有出入的:證空的根本無分別智時,不能了達一切如幻如化;等到後得智了達一切法如幻,又不能親證法性,所以二種智慧是有出沒的,不同時的。修行到第五地,才能二智並觀,一念中通達一切法空,同時能了達一切法如幻。一是無相的,一是有相的,要從同一無相中並觀理事,這是極不容易到達的,所以第五地名難勝地。五地菩薩的二智一念並觀,不能常常如此。有時又起根本智,不起後得智;或後得智,又不起根本智,一直要到八地菩薩,才能任運並觀,這二種智慧,會自然而然的並觀,打成一片似的。八地菩薩的任運並觀,還只是自利方面如此,如起利他事業,還不能自然而然的,不能完全沒有功用。證悟空性與了達諸行,直到成佛,才能究竟,所以或說見中道成佛。菩薩初證時,得無分別智,又起後得無分別智,到成佛才是究竟圓滿的無分別智。無分別智這一名詞,淺一些,四加行位修唯識觀,名加行無分別智;切實的說,初地菩薩才是無分別智;以後一直到成佛,究竟圓滿。這一切智慧,所以名無分別智,因為無分別法性相契應。現在說無分別智慧的勝利,約一分說,可通於初地菩薩以上;約究竟圓滿說,就是佛地,佛果位的智慧,佛的菩提所有的功德。

一、「得圓滿法身」:法身,如約法性本來清淨說,一切眾生都是如此。但要經累劫修行,從無分別智現前,到究竟最清淨法界,無邊白法所成,一切功德所成身,才是圓滿法身。功德圓滿的法身,依無分別智而成就,所以是無分別智所得的勝利,法身也名為智法身。菩薩修行成佛,是依無分別智為根本,為主導的,所以大般若經說:五度等一切功德,如瞎子一樣,只有般若才是有眼目的;般若攝導六度等一切功德,趣向薩婆若(一切智),直到佛位。

二、「得無上安樂」:無上安樂是究竟的涅槃。涅槃的意義,一方面是種種障礙苦惱的消散,一方面是離苦所得的安樂。不過,安樂是各式各樣的,世間也有世間的安樂,但這是有繫縛的安樂,安樂會引起以後的苦痛;有時候,快樂和苦痛,簡直分辨不出,到底是快樂,還是苦痛。出世的安樂,是離妄執的安樂,在佛法中名為離繫樂。沒有執著的,沒有繫縛的樂,是無漏的安樂,與世間的安樂不同。二乘也能得離繫樂,如證得阿羅漢的,究竟涅槃,樂是消極的,只是從沒有苦痛來說。但大乘菩薩,修行到成佛,具足了永恒的安樂,究竟的安樂。所以在涅槃中,安立常、樂、我、淨,樂是四德之一。這是常樂,永恒的樂,也就是無上的安樂。

三、「得知見自在」:無分別智修行到成佛,一切功德圓滿而得法身,法身是不離開知見的。知與見,都是智慧,智慧的功用。本來眼也是見,不是知,知乃心識的作用。知不一定是見,如或是聽來的,或是推論出來的,假想得來的,這樣的知,都不是見,因為不是直接的,明確的。現在綜合知見為一詞,這是知得非常深刻,明了,如見到一樣。所以佛法中,都以眼來代表智慧,如五眼中,除肉眼、天眼外,慧眼、法眼、佛眼,都是智慧的別名。佛果所有的一切智慧,都是最親切的,直接的現量智,如眼見一樣。佛的一切知見,無論是證空、達有,自利、利他,都是無障礙的自在,念念遍知一切,任運自然,所以說一切知見自在。

四、「得說法自在」:一般說法師,那是不要說了,就是大菩薩說法,也不能自在。經說九地菩薩,得四無礙辯,說法無礙,但這話是有限的。九地菩薩為九地菩薩說,能一切自在嗎?如對方是十地菩薩,能無礙嗎?當然不會的。所以真能說法自在無礙的,唯有佛。說法,與說話,作文一樣,一般都是要思考的。如出席會議,請你說幾句話,得心裏想一想,今天講些什麼。即使沒有定腹稿的,到了那地方,也得看看情形,或聽別人講些什麼。如什麼都不想,一下子跑上去,怕說不上來,說也說得不合理想。作文也是這樣,總是要考慮一下的。但是佛的究竟無分別智,是不加功用的,不用思慮,自然能任運自在,應什麼機說什麼,說得恰到好處,名為說法自在。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