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華雨集第五冊-一、遊心法海六十年

華雨集第五冊

印順導師

正聞出版社

中華民國八十二年四月初版

一、遊心法海六十年

一 福緣不足‧勉力而行

我從接觸佛法到現在,已整整的六十年,這是一個不算太短的時間。出家以來,在「修行」、「學問」、「修福」──三類出家人中,我是著重在「學問」,也就是重在「聞思」,從經律論中去探究佛法。回想起來,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雖然也講了一些,寫了一些,但成就有限,未免慚愧!民國(以下略)四十六年夏天,道源長老曾問我:「你是重學問、重智慧的,為什麼修建道場,要叫福嚴精舍呢」?我說:「老學長!福德因緣不足,智慧也難得成就呀」!我研求佛法而成就有限,只由於自己的福緣不足。

我出身於農村,家庭並不富裕。七年,我十三歲,在高等小學畢業,為經濟所限,就從此失學了。所以,論中國的固有文化,漢學、宋學、程、朱、陸、王;西方的新學,哲學、科學、社會……,我都沒有修學過。最多與現在初中相等的程度,要研究高深而廣大的佛法,綆短汲深,未免太勉強了!二十年春天,到廈門南普陀寺的閩南佛學院求學,已是舊曆二月。五月中,暑期考試沒有終了,我就病倒了,也就從此沒有再受佛學院的正式教育。世學與佛學,我都沒有良好的基礎。

我學過外文。高小時,學了兩年的英文。我是插入二年級的;從字母學起,沒有語言方面的才能,實在跟不上。當時不知道英文有什麼用處,學得並無興趣;畢業以後,沒有接觸英語、英文的機會,所以字母以外,什麼都忘了。我又學過日文,那是在閩南佛學院的時候。不幸得很,又是插入甲班的第二學期(『平凡的一生』,誤作「二年級」)。從中間插入,又是從字母學起,時間不到半年,能學到些什麼!日文老師神田先生點名時,我會答應一聲,但日語的「印順」,我卻沒有學會,想起來也覺得有點好笑。英、日二種語文,都從中間學習起,結果是等於沒有學。在四川時,有學習藏文的機會,由於多病而沒有學。梵文與巴利文,那就更不用說了。在現代的佛學界,想探究佛法而不通外文,實在是不及格的。學力不足,這該是我探究有心而成就有限的原因之一。

更重要的原因,應該是一生多病。十九年秋天出家,二十年夏天開始,就似乎常在病中。腸胃的消化吸收不良,體力衰弱到一再虛脫(休克)。自以為只是衰弱,卻不知患有嚴重的肺結核。二十六年夏到二十七年夏,四十四年秋到四十五年秋,六十年秋末到六十四年夏,都因病而長期停止了佛法的進修。由於身體衰弱,所以有了事務,或舟車往來,或到海外去,都是停止閱讀經論的。太多的寶貴時間,浪費在事務,主要是衰弱多病的因緣中!求學而沒有能長期的接受教育,自修而又常為病魔所困,這不都是沒有福報的明證嗎!福緣不足,是無可奈何的事,只有憑著堅定的意願,不知自量的勉力而行!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