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雜阿含經論會編(下)-六

(9);   一一七〇(一〇六七)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尊者難陀,是佛姨母子,好著好衣染色,擣治光澤,執持好缽,好作嬉戲,調笑而行。時有眾多比丘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尊者難陀,是佛姨母子,好著好衣,擣治光澤,執持好缽,好作嬉戲,調笑而行」。爾時、世尊告一比丘:「汝往詣難陀比丘所,語言:難陀!大師語汝」。時彼比丘受世尊教,往語難陀言:「世尊語汝」。難陀聞已,即詣佛所,稽首佛足,退住一面。佛告難陀:「汝實好著好衣,擣治光澤,好作嬉戲,調笑而行不」?難陀白佛:「實爾,世尊」!佛告難陀:「汝佛姨母子,貴姓出家,不應著好衣服,擣令光澤,執持好缽,好作嬉戲,調笑而行。汝應作是念:我是佛姨母子,貴姓出家,應作阿練若,乞食,著糞掃衣,常應讚歎著糞掃衣,常處山澤,不顧五欲」。爾時、難陀受佛教已,修阿蘭若,行乞食,著糞掃衣,亦常讚歎著糞掃衣者,樂處山澤,不顧愛欲。爾時、世尊即說偈言:「難陀何見汝,修習阿蘭若,家家行乞食,身著糞掃衣,樂處於山澤,不顧於五欲」!

佛說此經已,尊者難陀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10);   一一七一(一〇六八)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尊者低沙自念:我是世尊姑子兄弟。故不修恭敬,無所顧錄,亦不畏懼,不堪諫止。時有眾多比丘,往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尊者低沙,自念是世尊姑子兄弟,故不修恭敬,無所顧錄,亦不畏懼,不堪諫止」。爾時、世尊告一比丘:「汝往詣低沙比丘所語言:低沙!大師語汝」。時彼比丘受世尊教,往語低沙比丘言:「世尊語汝」。低沙比丘即詣佛所,稽首佛足,退住一面。佛告低沙:「汝實作是念,我是世尊姑子兄弟,不修恭敬,無所顧錄、亦不畏懼,不堪忍諫不」?低沙白佛:「實爾,世尊」!佛告低沙:「汝不應爾!汝應念言:我是世尊姑子兄弟,故應修恭敬,畏懼,堪忍諫止」。爾時、世尊即說偈言:「善哉汝低沙!離瞋恚為善,莫生瞋恚心,瞋恚者非善。若能離瞋、慢,修行軟下心,然後於我所,修行於梵行」。

佛說此經已,低沙比丘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11);   一一七二(一〇六九)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尊者毗舍佉般闍梨子,集供養堂,為眾多比丘說法。言辭滿足,妙音清徹,句味辯正,隨智慧說,聽者樂聞;無所依說,顯現深義,令諸比丘一心專聽。爾時、世尊入晝正受,以淨天耳過於人耳,聞說法聲,從三昧起。往詣講堂,於大眾前坐。告毗舍佉般闍梨子:「善哉!善哉!毗舍佉!汝能為諸比丘,於此供養堂為眾多比丘說法,言辭滿足,乃至顯現深義,令諸比丘專精敬重,一心樂聽!汝當數數為諸比丘如是說法,令諸比丘專精敬重,一心樂聽,當得長夜以義饒益,安隱樂住」。爾時、世尊即說偈言:「若不說法者,愚智雜難分,此愚此智慧,無由自顯現。善說清涼法,因說智乃彰,說法為明照,光顯大仙幢。善說為仙幢,法為羅漢幢」。

佛說此經已,尊者毗舍佉般闍梨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12);   一一七三(一〇七〇)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眾多比丘集供養堂,悉共作衣。時有一年少比丘,出家未久,初入法律,不欲營助諸比丘作衣。時眾多比丘詣世尊所,稽首禮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時有眾多比丘集供養堂,為作衣故。有一年少比丘,出家未久,始入法律,不欲營助諸比丘作衣」。爾時、世尊問彼比丘:「汝實不欲營助諸比丘作衣耶」?彼比丘白佛言:「世尊!隨我所能,當力營助」。爾時、世尊知彼比丘心之所念,告諸比丘:「汝等莫與是年少比丘語。所以者何?是比丘得四增(上)心法正受現法安樂住,不勤而得。若彼本心所為,剃鬚髮,著袈裟衣,出家學道,增進修學,現法自知作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爾時、世尊即說偈言:「非下劣方便,薄德、少智慧,正向於涅槃,免脫煩惱鏁。此賢年少者,逮得上士處,離欲心解脫,涅槃不復生,持此最後身,摧伏眾魔軍」。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一〇(13);   一一七四(一〇七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比丘,名曰上座(14),獨住一處,亦常讚歎獨一住者。獨行乞食,食已獨還,獨坐禪思。時有眾多比丘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有尊者名曰上座,樂一獨處,亦常讚歎獨一住者。獨入聚落乞食,獨出聚落,還至住處,獨坐禪思」。爾時、世尊語一比丘,汝往詣彼上座比丘所,語上座比丘言:「大師告汝」。比丘受教,詣上座比丘所,白言:「尊者!大師告汝」。時上座比丘,即時奉命詣世尊所,稽首禮足,退住一面。爾時、世尊告上座比丘:「汝實獨一靜處,讚歎獨處者,獨行乞食,獨出聚落,獨坐禪思耶」?上座比丘白佛:「實爾,世尊」!佛告上座比丘:「汝云何獨一(靜)處,讚歎獨住者,獨行乞食,獨還住處,獨坐禪思」?上座比丘白佛:「我唯獨一靜處,讚歎獨住者,獨行乞食,獨出聚落,獨坐禪思」。佛告上座比丘:「汝是一住者,我不言非一住,然更有勝妙一住。何等為勝妙一住?謂比丘前者枯乾,後者滅盡,中無貪喜;是婆羅門心不猶豫,已捨憂悔,離諸有愛,群聚使斷,是名一住,無有勝住過於此者」。爾時、世尊即說偈言:「悉映於一切,悉知諸世間,不著一切法,悉離一切愛,如是樂住者,我說為一住」。

佛說此經已,尊者上座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一一(15);   一一七五(一〇七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尊者僧迦藍,於拘薩羅人間遊行,至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彼僧迦藍比丘,有本二在舍衛國中。聞僧迦藍比丘,於拘薩羅人間遊行,至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聞已,著好衣服,莊嚴華瓔,抱其兒,來詣祇洹,至僧迦藍比丘房前。爾時、尊者僧迦藍出房,露地經行,時彼本二來到其前,作是言:「此兒幼小,汝捨出家,誰當養活」?時僧迦藍比丘不共語。如是再三,亦不共語。時彼本二作如是言:「我再三告,不與我語,不見顧視,我今置兒著經行道頭而去」。告言:「沙門!此是汝子,汝自養活,我今捨去」。尊者僧迦藍亦不顧視其子。彼本二復言:「是沙門今於此兒都不顧視,彼必得仙人難得之處。善哉沙門,必得解脫」!情願不遂,抱子而去。爾時、世尊入晝正受,以天耳過人之耳,聞尊者僧迦藍本二所說,即說偈言:「來者不歡喜,去亦不憂慼,於世間和合,解脫不染著,我說彼比丘,為真婆羅門。來者不歡喜,去亦不憂慼,不染亦無憂,二心俱寂靜,我說是比丘,是真婆羅門」。

佛說此經已,尊者僧迦藍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16)善生及惡色,提婆并象首,二難陀、窒師,般闍羅、少年,長老并僧鉗)。

註解:

[註 1.009]『相應部』(二一)「比丘相應」八經。『別譯』六經。『增壹阿含經』(一八)「慚愧品」六經。

[註 1.010]『相應部』(二一)「比丘相應」九經。『別譯』七經。

[註 1.011]『相應部』(二一)「比丘相應」七經。『別譯』八經。『增支部』「四集」四八經。

[註 1.012]『相應部』(二一)「比丘相應」四經。『別譯』九經。

[註 1.013]『相應部』(二一)「比丘相應」一〇經。『別譯』一〇經。

[註 1.014]「上座」,原本作「上坐」,依宋本改。下例。

[註 1.015]『別譯』一一經。『增壹阿含經』(三五)「邪聚品」一〇經。

[註 1.016]『別譯』有攝頌,附錄於此,下例。攝頌見『別譯』卷一(大正二‧三七六下)。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