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雜阿含經論會編(下)-一八 魔相應

一八 魔相應(1)

(2);   一一八七(一〇八四)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寒林中丘塚間。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壽命甚促,轉就後世,應勤習善法,修諸梵行,無有生而不死者,而世間人不勤方便,專修善法,修賢修義」。時魔波旬作是念:沙門瞿曇住王舍城寒林中丘塚間,為諸聲聞如是說法,人命甚促,乃至不修賢修義。我今當往,為作嬈亂。時魔波旬化作年少,往住佛前而說偈言:「常逼迫眾生,得人間長壽;迷醉放逸心,亦不向死處」。

爾時、世尊作是念:此是惡魔,來作惱亂。即說偈言:「常逼迫眾生,受生極短壽,當勤修精進,猶如救頭然,勿得須臾懈,令死魔忽至。知汝是惡魔,速於此滅去」!

天魔波旬作是念:沙門瞿曇已知我心。慚愧憂慼,即沒不現。

(3);   一一八八(一〇八五)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寒林中丘塚間。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一切行無常,一切行不恆、不安、非穌息,變易之法。乃至當止一切有為行,厭離,不樂,解脫」。時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門瞿曇住王舍城寒林中,為諸聲聞說如是法:一切行無常,不恆、非穌息,變異之法,乃至當止一切有為,厭離,不樂,解脫。我當往彼,為作嬈亂。即化作年少,往詣佛所,住於佛前而說偈言:「壽命日夜流,無有窮盡時,壽命當來去,猶如車輪轉」。

爾時、世尊作是念:此是惡魔,欲作嬈亂。即說偈言:「日夜常遷流,壽亦隨損減,人命漸消亡,猶如小河水。我知汝惡魔,便自消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沙門瞿曇已知我心。慚愧憂慼,即沒不現。

(4);   一一八九(一〇八六)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爾時、世尊夜起經行,至於後夜,洗足入室,斂身正坐,專心繫念。時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門瞿曇,於王舍城迦蘭陀竹園,夜起經行,於後夜時,洗足入室,正身端坐,繫念禪思。我今當往,為作嬈亂,即化作年少,住於佛前而說偈言:「我心於空中,執長繩羂下,政欲縛沙門,不令汝得脫」。

爾時、世尊作是念:惡魔波旬欲作嬈亂。即說偈言:「我說於世間,五欲意第六,於彼永已離,一切苦已斷,我已離彼欲,心意識亦滅。波旬我知汝,速於此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沙門已知我心。慚愧憂慼,即沒不現。

(5);   一一九〇(一〇八七)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爾時、世尊夜起經行,至後夜時,洗足入室,右脅臥息,繫念明相,正念正智,作起覺想。時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門瞿曇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乃至作起覺想。我今當往,為作留難,即化作年少,往住佛前而說偈言:「何眠何故眠?已滅何復眠?空舍何以眠?得出復何眠」?

爾時、世尊作是念:惡魔波旬欲作嬈亂。即說偈言:「愛網故染著,無愛誰持去!一切有餘盡,唯佛得安眠。汝惡魔波旬,於此何所說」!

時魔波旬作是念:沙門瞿曇已知我心。慚愧憂慼,即沒不現。

(6);   一一九一(一〇八八)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爾時、世尊於夜闇時,天小微雨,電光睒現,出房經行。時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門瞿曇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夜闇微雨,電光時現,出房經行。我今當往,為作留難。執大團石,兩手調弄,到於佛前,碎成微塵。爾時、世尊作是念:惡魔波旬,欲作嬈亂。即說偈言:「若耆闍崛山,於我前令碎,於佛等解脫,不能動一毛。假令四海內,一切諸山地,放逸之親族,令其碎成塵,亦不能傾動,如來一毛髮」。

時魔波旬作是念:沙門瞿曇已知我心。內懷憂慼,即沒不現。

(7);   一一九二(一〇八九)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爾時、世尊夜起經行,至後夜時,洗足入房,正身端坐,繫念在前。時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門瞿曇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夜起經行,後夜入房,正身端坐,繫念在前。我今當往,為作留難,即化作大龍,繞佛身七匝,舉頭臨佛頂上。身如大船,頭如大帆,眼如銅鑪,舌如曳電,出息、入息若雷雹聲。爾時、世尊作是念:惡魔波旬欲作嬈亂。即說偈言:「猶如空舍宅,牟尼心虛寂,於中而旋轉,佛身亦如是。無量凶惡龍,蚊、虻、蠅、蚤等,普集食其身,不能動毛髮。破裂於虛空,傾覆於大地,一切眾生類,悉來作恐怖;刀矛槍利箭,悉來害佛身,如是諸暴害,不能傷一毛」。

時魔波旬作是念:沙門瞿曇已知我心。內懷憂慼,即沒不現。

(8);   一一九三(一〇九〇)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毘婆羅山、七葉樹林石室中。爾時、世尊夜起露地,或坐或經行,至後夜時,洗足入室,安身臥息,右脅著地,足足相累,繫念明相,正念、正智,作起覺想。時魔波旬作是念:沙門瞿曇住王舍城、毘婆羅山、七葉樹林石室中,夜起露地,若坐若行,至後夜時,洗足入室而坐(9),右脅臥息,足足相累,繫念明相,正念、正智,作起覺想。我今當往為作留難,化作年少,往住佛前,而說偈言:「為因我故眠,為是後邊故?多有錢財寶,何故守空閑?獨一無等侶,而著於睡眠」?

爾時、世尊作是念:惡魔波旬,欲作嬈亂。即說偈言:「不因汝故眠,非為最後邊,亦無多錢財,唯集無憂寶,哀愍世間故,右脅而臥息。覺亦不疑惑,眠亦不恐怖,若晝若復夜,無增亦無損,為哀眾生眠,故無有損減。正復以百槍,貫身常掘動,猶得安隱眠,已離內槍故」。

時魔波旬作是念:沙門瞿曇已知我心。內懷憂慼,即沒不現。

(10);   一一九四(一〇九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毘婆羅山、七葉樹林石室中。時有尊者瞿低迦,住王舍城、仙人山側黑石室中,獨一思惟,不放逸行,修自饒益。時受意解脫身作證,數數退轉,一二三四五六反退,還復得時受意解脫身作證,尋復退轉。彼尊者瞿低迦作是念:我獨一靜處思惟,不放逸行,精勤修習,以自饒益,時受意解脫身作證,而復數數退轉,乃至六反猶復退轉。我今當以刀自殺,莫令第七退轉。時魔波旬作是念:沙門瞿曇住王舍城、毘婆羅山側、七葉樹林石窟中,有弟子瞿低迦,住王舍城、仙人山側黑石室中,獨一靜處,專精思惟,得時受意解脫身作證,六反退轉而復還得。彼作是念:我已六反退而復還得,莫令我第七退轉,我寧以刀自殺,莫令第七退磚。若彼比丘以刀自殺者,莫令自殺,出我境界去,我今當往告彼大師。爾時、波旬執琉璃柄琵琶,詣世尊所,鼓絃說偈:「大智大方便,自在大神力,得熾然弟子,而今欲取死。大牟尼當制,勿令其自殺。何聞佛世尊,正法律聲聞,學其所不得,而取於命終」!

時魔說此偈已,世尊說偈答言:「波旬放逸種,以自事故來。堅固具足士,常住妙禪定,晝夜勤精進,不顧於性命。見三有可畏,斷除彼愛欲,已摧伏魔軍,瞿低般涅槃」。波旬心憂惱,琵琶落於地,內懷憂慼已,即沒而不現。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汝等當來共至仙人山側黑石室所,觀瞿低迦比丘以刀自殺」。爾時、世尊與眾多比丘,往至仙人山側黑石室中,見瞿低迦比丘殺身在地。告諸比丘:「汝等見此瞿低迦比丘殺身在地不」?諸比丘白佛:「唯然已見,世尊」!佛告比丘:「汝等見瞿低迦比丘,周匝繞身黑闇煙起,充滿四方不」?比丘白佛:「已見,世尊」!佛告比丘:「此是惡魔波旬,於瞿低迦善男子身側,周匝求其識神。然比丘瞿低迦,以不住心執刀自殺」。爾時、世尊為瞿低迦比丘,受第一記。爾時、波旬而說偈言:「上下及諸方,遍求彼識神,都不見其處,瞿低何所之」?

爾時、世尊復說偈言:「如是堅固士,一切無所求,拔恩愛根本,瞿低般涅槃」。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11);   一一九五(一〇九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欝鞞羅聚落尼連禪河側,於菩提樹下,成佛未久。時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門瞿曇,住欝鞞羅聚落,尼連禪河側,於菩提樹下成佛未久,我當往彼為作留難。即化作年少,往住佛前而說偈言:「獨入一空處,禪思靜思惟,已捨國財寶,於此復何求?若求聚落利,何不習近人?既不習近人,終竟何所得」!

爾時、世尊作是念:惡魔波旬欲作嬈亂。即說偈言:「已得大財利,志足安寂滅,摧伏諸魔軍,不著於色欲。獨一而禪思,服食禪妙樂,是故不與人,周旋相習近」。

魔復說偈言:「瞿曇若自知,安隱涅槃道,獨善無為樂,何為強化人」?

佛復說偈答言:「非魔所制處,來問度彼岸,我則以正答,令彼得涅槃;時得不放逸,不隨魔自在」。

魔復說偈言:「有石似凝膏,飛烏欲來食,竟不得其味,損觜還歸空,我今亦如彼,徒勞歸天宮」。

魔說是已,內懷憂慼,心生變悔,低頭伏地,以指畫地。

魔有三女:一名愛欲,二名愛念,三名愛樂。來至波旬所而說偈言:「父今何愁慼,士夫何足憂?我以愛欲繩,縛彼如調象,牽來至父前,令隨父自在」。

魔答女言:「彼已離恩愛,非欲所能招,已出於魔境,是故我憂愁」。

時魔三女身放光燄,熾如雲中電,來詣佛所,稽首禮足,退住一面。白佛言:「我今歸世尊足下,給侍使令」!爾時、世尊都不顧視,知如來離諸愛欲,心善解脫。如是第二、第三說。時三魔女自相謂言:「士夫有種種隨形愛欲,今當各各變化,作百種童女色,作百種初嫁色,作百種未產色,作百種已產色,作百種中年色,作百種宿年色。作此種種形類,詣沙門瞿曇所,作是言:今悉歸尊足下,供給使令」。作此議已,即作種種變化,如上所說。詣世尊所,稽首禮足,退住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等今日歸尊足下,供給使令」。爾時、世尊都不顧念,如來法離諸愛欲。如是再三說已,時三魔女自相謂言:若未離欲士夫,見我等種種妙體,心則迷亂,欲氣衝擊,胸臆破裂,熱血熏面,然今沙門瞿曇,於我等所都不顧眄。如其如來離欲、解脫,得善解脫想,我等今日,當復各各說偈而問。復到佛前,稽首禮足,退住一面。愛欲天女即說偈言:「獨一禪寂默,捨俗錢財寶,既捨於世利,今復何所求?若求聚落利,何不習近人?竟不習近人,終竟何所得」?

佛說偈答言:「已得大財利,志足安寂滅,摧伏諸魔軍,不著於色欲,是故不與人,周旋相習近」。

愛念天女復說偈言:「多修何妙禪,而度五欲流?復以何方便,度於第六海?云何修妙禪,於諸深廣欲,得度於彼岸,不為愛所持」?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身得止息樂,心得善解脫,無為無所作,正念不傾動。了知一切法,不起諸亂覺,愛、恚、睡眠覆,斯等皆已離。如是多修習,得度於五欲,亦於第六海,悉得度彼岸。如是修習禪,於諸深廣欲,悉得度彼岸,不為彼所持」。

時愛樂天女復說偈言:「已斷除恩愛,淳厚積集欲,多生人淨信,得度於欲流,開發明智慧,超踰死魔境」。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大方便廣度,入如來法律,斯等皆已度,慧者復何憂」!

時三天女志願不滿,還詣其父魔波旬所。時魔波旬遙見女來,說偈弄之:「汝等三女子,自誇說堪能,咸放身光焰,如電雲中流。至大精進所,各現其容姿,反為其所破,如風飄其綿。欲以爪破山,齒齧破鐵丸,欲以髮藕絲,旋轉於大山,和合悉解脫,而望亂其心。若能縛風足,令月空中墮,以手抒大海,氣歔動雪山,和合悉解脫,亦可令傾動。於深巨海中,而求安足地,如來於一切,和合悉解脫,正覺大海中,求傾動亦然」。

時魔波旬弄三女已,即沒不現。

一〇(12);   一一九六(一〇九三)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欝鞞羅處、尼連禪河側、大菩提樹下,初成佛道。天魔波旬作是念:此沙門瞿曇,在欝鞞羅住處、尼連禪河側、菩提樹下,初成佛道,我今當往,為作留難。即自變身,作百種淨不淨色,詣佛所。佛遙見波旬百種淨不淨色,作是念:惡魔波旬作百種淨不淨色,欲作嬈亂。即說偈言:「長夜生死中,作淨不淨色,汝何為作此,不度苦彼岸?若諸身、口、意,不作留難者,魔所不能教,不隨魔自在。如是知惡魔,於是自滅去」。

時魔波旬作是念:沙門瞿曇已知我心。內懷憂慼,即沒不現。

(長壽、河(13)帝、及羂摾,睡眠、經行、大毒蛇,無所為、求悳魔女,壞亂變形、及好惡)(14)

註解:

[註 3.001]『魔相應』共二〇經。與『相應部』(四)「惡魔相應」相當。

[註 3.002]『相應部』(四)「惡魔相應」九經。『別譯』二三經。

[註 3.003]『相應部』(四)「惡魔相應」一〇經。『別譯』二四經。

[註 3.004]『相應部』(四)「惡魔相應」一五經。『別譯』二五經。

[註 3.005]『相應部』(四)「惡魔相應」七經。『別譯』二六經。

[註 3.006]『相應部』(四)「惡魔相應」一一經。『別譯』二七經。

[註 3.007]『相應部』(四)「惡魔相應」六經。『別譯』二八經。

[註 3.008]『相應部』(四)「惡魔相應」一三經。『別譯』二九經。

[註 3.009]「坐」,疑「臥」。

[註 3.010]『相應部』(四)「惡魔相應」二三經。『別譯』三〇經。

[註 3.011]『相應部』(四)「惡魔相應」二四‧二五經。『別譯』三一經。

[註 3.012]『相應部』(四)「惡魔相應」三經。『別譯』三二經。

[註 3.013]「河」,原本作「何」,依宋本改。

[註 3.014]攝頌見『別譯』卷二(大正二‧三八四中)。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