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雜阿含經論會編(下)-六

(11);   一二九三(一一九三)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時有娑婆世界主梵天王,日日精勤往詣佛所,尊重供養。時娑婆世界主作是念:今旦太早而來見佛,正值世尊入大三昧,我等且當入提婆達多伴黨瞿迦梨比丘房中。作是念已,即入彼房。至房戶中,以指扣戶,口說是言:「瞿迦梨!瞿迦梨!於舍利弗、目連所起淨信心,汝莫長夜得不饒益苦」。瞿迦梨言:「汝是誰」?梵天答言:「娑婆世界主梵天王」。瞿迦梨言:「世尊不記汝得阿那含耶」?梵天王言:「如是,比丘」!瞿迦梨言:「汝何故來」?娑婆世界主梵天王念(12)言:此不可治,即說偈言:「於無量處所,生心欲籌量,何有黠慧者,而生此覺想?無量而欲量,是陰蓋凡夫」。

時娑婆世界主梵天王,往詣佛所,稽首禮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常日日勤到佛所,親覲供養。我作是念:今旦太早來見世尊,正值世尊入大(13)三昧,我且當入提婆達多伴黨瞿迦梨比丘房中。即住戶中,徐徐扣戶,口說是言:瞿迦梨!瞿迦梨!當於舍利弗、目揵連賢善智慧者所,起淨信心,莫長夜得不饒益苦。瞿迦梨言:汝是誰?我即答言:是娑婆世界主梵天王。瞿迦梨言:世尊不記汝得阿那含耶?我即答言:如是。瞿迦梨復言:汝何故來?我作是念:此不可治,即說偈言:於不可量處,發心欲籌量,不可量欲量,是陰蓋凡夫」。

佛語梵王:「如是,如是,梵王!於不可量處,而發心欲量,何有智慧人,而生此妄想?不可量欲量,是陰蓋凡夫」。

佛說此經已,娑婆世界主梵天王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從座起,為佛作禮,即沒不現。

(14);   一二九四(一一九四)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爾時、大梵天王,及餘別梵天,善臂別梵天,日日方便往見供養世尊。時有婆句梵天,見別梵天、善臂梵天精勤方便,而問言:「汝欲何之」?彼即答言:「欲見世尊,恭敬供養」。時婆句梵天即說偈言:「彼有四鵠鳥,三種金色宮,五百七十二,修行禪思者。熾焰金色身,普照梵天宮,汝且觀我身,何用至彼為」?

爾時、善梵王、別梵王、善臂別梵王,復說偈言:「雖有金色身,普照梵天宮,其有智慧者,知色有煩惱,智者不樂色,於其心解脫」。

時彼善梵天、別梵天、善臂別梵天,往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而。白佛言:「世尊!我今方便欲來見世尊,恭敬供養,有婆句梵天,見我方便而問我言:汝今方便,欲何所之?我即答言:欲往見世尊,禮事供養。婆句梵天即說偈言:有四種鵠鳥,三種金色宮,五百七十二,於中而禪思。觀我身金色,普照梵天宮,汝且觀我身,何用至彼為?

我即說偈而答彼言:雖有金色身,普照梵天宮,當知真金色,是則煩惱事,智者解脫色,於色不復樂」。

佛告梵天:「如是,梵天!如是,梵天!雖有真金色,普照梵天宮,當知真金色,則是煩惱事,智者解脫色,於色不復樂」。

時彼梵天,為迦吒務陀低沙比丘故說偈言:「夫士生世間,利斧在口中,還自斬其身,斯由惡言故。應毀者稱譽,應譽而反毀,惡口增其過,所生無安樂。博弈、酒喪財,其過失甚少,惡心向善逝,是則為大過。地獄有百千,名尼羅浮陀(15),三千(16)有六百,及五阿浮陀,斯皆謗聖獄,口意惡願故」。

佛說此經已,彼諸梵天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17);   一二九五(一一九五)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時有婆句梵天,住梵天上,起如是惡邪見言:此處常恆非變易法,純一出離之處。爾時、世尊知婆句梵天心念已,入於三昧,如其正受,於王舍城沒,住梵天上。婆句梵天遙見世尊而說偈言:「梵天七十二,造作諸福樂,自在而常住,生老死已過。我於諸明論,修習已究竟,彼諸天眾等,唯謂我長存」。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此則極短壽,非是長存者,而婆句梵天,自謂為長壽。尼羅浮多獄,其壽百千數,我悉憶念知,汝自謂長存」。

婆句梵天復說偈言:「佛世尊所見,其劫數無邊,生老死憂悲,皆悉已過去。唯願說知我,過去曾所更,受持何戒業,而得生於此」。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過去久遠劫,於大曠野中,有諸大眾行,多賢聖梵行,飢乏無資糧,汝救之令度,慈救心相續,經劫而不失;是則汝過去,所受持功德,我悉憶念知,久近如眠覺。過去有村邑,為賊所抄掠,汝時悉皆救,令其得解脫;是則過去世,所受持福業,我憶此因緣,久近如眠覺。過去有人眾,乘船恆水中,惡龍持彼船,欲盡害其命,汝時以神力,救令得解脫;是則汝過去,所受持福業,我憶是因緣,久近如眠覺」。

婆句梵天復說偈言:「決定悉知我,古今壽命事,亦知餘一切,是則為正覺。是故所受身,金光炎普照,其身住於此,光明遍世間」。

爾時、世尊為婆句梵天種種說法,示教、照喜已,如其正受,從梵天沒,還王舍城。

(18);   一二九六(一一九六)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梵天,住梵天上,起如是邪見言:此處常恆不變易,純一出離,未曾見有來至此處,況復有過此上者!爾時、世尊知彼梵天心之所念,即入三昧,如其正受,於舍衛國沒,現梵天宮。當彼梵天頂上,於虛空中結跏趺坐,正身繫念。爾時、尊者阿若俱鄰作是念:今日世尊為在何所?即以天眼淨過人間眼,觀見世尊在梵天上。見已,即入三昧,如其正受,於舍衛國沒,現彼梵世,在於東方,西面向佛,結跏趺坐,端身繫念,在佛座下,梵天座上。爾時、尊者摩訶迦葉作是念:今日世尊為在何所?即以天眼淨過於人眼,見世尊在梵天上。見已,即入三昧,如其正受,於舍衛國沒,現梵天上。在於南方,北面向佛,結跏趺坐,端身繫念,在佛座下,梵天座上。時尊者舍利弗作是念:世尊今者為在何所?即以天眼淨過於人眼,見世尊在梵天上。見已,即入三昧,如其正受,於舍衛國沒,住梵天上。在於西方,東面向佛,結跏趺坐,端身繫念,在佛座下,梵天座上。爾時、尊者大目揵連即作是念:今日世尊為在何所?以天眼淨過於人眼,遙見世尊在梵天上。見已,即入三昧,如其正受,於舍衛國沒,住梵天上。在於北方,南面向佛,結跏趺坐,端身繫念,在佛座下,梵天座上。爾時、世尊告梵天曰:「汝今復起是見;從本已來,未曾見有過我上者不」?梵天白佛:「我今不敢復言我未曾見有過我上者,唯見梵天光明被障」。爾時、世尊為彼梵天種種說法,示教、照喜已,即入三昧,如其正受,於梵天上沒,還舍衛國。尊者阿若俱鄰,摩訶迦葉,舍利弗,為彼梵天種種說法,示教、照喜已,即入三昧,如其正受,於梵天沒,還舍衛國。唯尊者大目揵連,仍於彼住。時彼梵天問尊者大目鍵連:「世尊諸餘弟子,悉有如是大德大力不」?時尊者大目揵連即說偈言:「大德具三明,通達觀他心,漏盡諸羅漢,其數無有量」。

時尊者大目揵連,為彼梵天種種說法,示教、照喜已,即入三昧,如其正受,於梵天沒,還舍衛國。

一〇(19);   一二九七(一一九七)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俱尸那竭國力士生地堅固雙樹林。爾時、世尊臨般涅槃,告尊者阿難:「汝於堅固雙樹間,敷繩床,北首,如來今日中夜,於無餘涅槃而般涅槃」。時尊者阿難奉世尊教,於雙堅固樹間,為世尊敷繩床,北首已,還世尊所,稽首禮足,白言:「世尊!已為如來於雙堅固樹間,敷繩床,令北首」。於是世尊往就繩床,右脅著地,北首而臥。足足相累,繫念明相。爾時、世尊即於中夜,於無餘涅槃而般涅槃。般涅槃已,雙堅固樹尋即生花,周匝垂下,供養世尊。時有異比丘即說偈言:「善好堅固樹,枝條垂禮佛,妙花以供養,大師般涅槃」。

尋時釋提桓因說偈:「一切行無常,斯皆生滅法,雖生尋以滅,斯寂滅為樂」。

尋時娑婆世界主梵天王次復說偈言:「世間一切生,立者皆當捨,如是聖大師,世間無有比,逮得如來力,普為世間眼,終歸會磨滅,入無餘涅槃」。

尊者阿那律陀次復說偈言:「出息入息住,立心善攝護,從所依而來,世間般涅槃。大恐怖相生,令人身毛豎,一切行力具,大師般涅槃。其心不懈怠,亦不住諸愛,心法漸解脫,如薪盡火滅」。

如來涅槃後七日,尊者阿難往枝提所而說偈言:「導師此寶身,往詣梵天上。如是大神力,內火還燒身,五百氈纏身,悉燒令磨滅。千領細氈衣,以衣如來身,唯二領不燒,最上及襯身」。

尊者阿難說是偈時,時諸比丘,默然悲喜(20)

註解:

[註 13.011]『相應部』(六)「梵天相應」七‧八經。『別譯』一〇六經。

[註 13.012]「念」,原本作「答」,今改。

[註 13.013]「大」,宋作「火」。

[註 13.014]『相應部』(六)「梵天相應」六‧九經。『別譯』一〇七經。

[註 13.015]「陀」,原本作「地」,依宋改本。

[註 13.016]「三千」,原作「三十」,依元本改。

[註 13.017]『相應部』(六)「梵天相應」四經。『別譯』一〇八經。

[註 13.018]『相應部』(六)「梵天相應」五經。『別譯』一〇九經。

[註 13.019]『相應部』(六)「梵天相應」一五經。『別譯』一一〇經後文。

[註 13.020]攝頌,『別譯』缺。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