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雜阿含經論會編(下)-二五 諸天相應

二五 諸天相應(1)

(2);   一三二四(九九五)

(3)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而〕說偈問佛:「阿練若比丘,住於空閑處,寂靜修梵行,於一坐而食,以何因緣故,顏色特鮮明」?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於過去無憂,未來不欣樂,現在隨所得,正智繫念持,飯食繫念故,顏色常鮮澤。未來心馳想,過去追憂悔,愚癡火自煎,如雹斷生草」。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4);   一三二五(九九六)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而說偈言:「不欲起憍慢,善自調其心,未曾修寂默,亦不入正受,處林而放逸,不度死彼岸」。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已離於憍慢,心常入正受,明智善分別,解脫一切縛。獨一處閑林,其心不放逸,於彼死魔怨,疾得度彼岸」。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5);   一三二六(九九七)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云何得晝夜,功德常增長?云何得生天?唯願為解說」。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種植園果故,林樹蔭清涼,橋船以濟度,造作福德舍,穿井供渴乏,客舍給行旅,如此之功德,日夜常增長。如法戒具足,緣斯得生天」。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6);   一三二七(九九八)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施何得大力?施何得妙色?施何得安樂?施何得明目?修習何等施,名曰一切施?今啟問世尊,願為分別說」!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施食得大力,施衣得妙色,施乘得安樂,施燈得明目。虛館以待賓,是名一切施。以法而誨彼,是則施甘露」。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7);   一三二八(九九九)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天子名悉鞞梨,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而說偈言:「諸天及世人,於食悉欣樂,頗有諸世間,福樂自隨逐」?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淨信心惠施,此世及後世,隨其所至處,福報常影隨。是故當捨慳,行無垢惠施,施已心歡喜,此世他世受」。

時彼悉鞞梨天子白佛言:「奇哉世尊!善說斯義:淨信心惠施,此世及他世,隨其所至處,福報常影隨。是故當捨慳,行無垢惠施,施已心歡喜,此世他世受」。

悉鞞梨天子白佛言:「世尊!我自知過去世時,曾為國王,名悉鞞梨。於四城門普施為福;於其城內有四交道,亦於其中布施作福。時有第一夫人來語我言:大王大作福德,而我無力修諸福業。我時告言:城東門外布施作福,悉皆屬汝。時諸王子復來白我:大王多作功德,夫人亦同,而我無力作諸福業,我今願得依於大王,少作功德。我時答言:城南門外所作施福,悉皆屬汝。時有大臣復來白我:今日大王多作功德,夫人、王子悉皆共之,而我無力作諸福業,願依大王少有所作。我時告言:城西門外所作施福,悉皆屬汝。時諸將士復來白我:今日大王多作功德,夫人、太子及諸大臣,悉皆共之,唯我無力能修福業,願依大王得有所作。我時答言:城北門外所作施福,悉皆屬汝。國中庶民復來白我:今日大王多作功德,夫人、王子、大臣、諸將,悉皆共之,唯我無力不能修福,願依大王少有所作。我時答言:於其城內四交道頭,所作施福,悉屬汝等。爾時、國王、夫人、王子、大臣、將士、庶民,悉皆惠施,作諸功德,我先所作惠施功德,於玆則斷。時我所使諸作福者,還至我所,為我作禮,而白我言:大王當知!諸修福處,夫人、王子、大臣、將士、及諸庶民,各據其處行施作福,大王所施,於玆則斷。我時答言:善男子!諸方邊國,歲輸財物應入我者,分半入庫,分其半分,即於彼處惠施作福。彼聞教旨,往詣邊國,集諸財物,半送於庫,半留於彼惠施作福。我先長夜如是惠施作福,長夜常得可愛、可念、可意福報,常受快樂,無有窮極,以斯福業及福果、福報,悉皆入於大功德聚數。譬如五大河,合為一流,所謂恆河、耶蒲那、薩羅由、伊羅跋提、摩醯,如是五河合為一流,無有人能量其河水,百千萬億斗斛之數,彼大河水得為大水聚數。我亦如是,所作功德果、功德報、不可稱量,悉得入於大功德聚數」。爾時、悉鞞梨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8);   一三二九(一〇〇〇)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皆悉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何等人能為,遠遊善知識?何等人能為,居家善知識?何等人能為,通財善知識?何等人能為,後世善知識」?

爾時、世尊以偈答言:「商人之導師,遊行善知識。貞祥賢良妻,居家善知識。宗親相習近,通財善知識。自所修功德,後世善知識」。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9);   一三三〇(一〇〇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而說偈言:「冥運持命去,故令人短壽,為老所侵迫,而無救護者。睹斯老、病、死,令人大恐怖,唯作諸功德,樂往(10)至樂所」。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冥運持命去,故令人短壽,為老所侵迫,而無救護者。觀此有餘過,令人大恐怖,當斷世貪愛,無餘涅槃樂」。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11);   一三三一(一〇〇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斷除於幾法?幾法應棄捨?而復於幾法,增上方便修?幾聚應超越,比丘度駛(12)流」?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斷除五、捨五,增修於五根,超越五和合,比丘度流淵」。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13);   一三三二(一〇〇三)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幾人於覺眠?幾人於眠覺?幾人取塵垢?幾人得清淨」?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五人於覺眠,五人於眠覺,五人取於垢,五人得清淨」。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阿練若、憍慢,修福日夜增,云何得大力,何物生歡喜,遠至、強親逼,日夜有損減,思惟及眠寤)(14)

註解:

[註 17.001]「諸天相應」,共一〇八經。與『相應部』(一)「諸天相應」,(二)「天子相應」相當。

[註 17.002]『相應部』(一)「諸天相應」一〇經。『別譯』一三二經。

[註 17.003]『雜阿含經』卷四六(舊誤編為卷三六)中。

[註 17.004]『相應部』(一)「諸天相應」九經。『別譯』一三三經。

[註 17.005]『相應部』(一)「諸天相應」四七經。『別譯』一三四經。

[註 17.006]『相應部』(一)「諸天相應」四二經。『別譯』一三五經。

[註 17.007]『相應部』(二)「天子相應」二三經。『別譯』一三六經。

[註 17.008]『相應部』(一)「諸天相應」五三經。『別譯』一三七經。

[註 17.009]『相應部』(一)「諸天相應」三經。『別譯』一三八經。

[註 17.010]「往」,原本作「住」,依宋本改。

[註 17.011]『相應部』(一)「諸天相應」五經。『別譯』一四〇經。

[註 17.012]「駛」,原本作「駃」,依宋本改。

[註 17.013]『相應部』(一)「諸天相應」六經。『別譯』一四一經。

[註 17.014]攝頌見『別譯』卷八(大正二‧四二八上)。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