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雜阿含經論會編(下)-六0

六〇(1);   一三八三(一二七〇)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山谷精舍。時有拘迦尼,是光明天女,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山谷。時拘迦尼天女而說偈言:「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佛告天女:「如是,如是!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時拘迦那娑天女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爾時世尊夜過晨朝,入於僧中,敷尼師壇,於大眾前坐。告諸比丘:「昨日後夜(2),有拘迦那天女,容色絕妙,來詣我所,稽首我足,退坐一面,而說偈言: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我即答言:如是,天女!如是,天女!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說是語時,拘迦尼天女聞我所說,歡喜隨喜,稽首我足,即沒不現」。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六一(3);   一三八四(一二七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山谷精舍。爾時、尊者阿難告諸比丘:「我今當說四句法經,諦聽,善思,當為汝說。何等為四句法經」?爾時、尊者阿難即說偈言:「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諸比丘!是名四句法經」。爾時、有一異婆羅門,去尊者阿難不遠,為諸年少婆羅門受誦經。時彼婆羅門作是念:若沙門阿難所說偈,於我所說經,便是非人所說。時彼婆羅門,即往詣佛所,與世尊面相問訊,慰勞已,退坐一面。白佛言:「瞿曇,沙門!阿難所說偈言: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如是等所說,則是非人語,非為人語」。佛告婆羅門:「如是,如是,婆羅門!是非人語,非為人語也。時有拘迦尼天女來詣我所,稽首我足,退坐一面而說偈言: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正智、正驟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我時答言:如是,如是!如天女所言: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是故婆羅門當知!此所說偈,是非人所說、非是人所說也」。佛說此經已,彼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禮佛足而去。

六二;   一三八五(一二七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山谷精舍。時有拘迦那娑天女,是光明天女,起大電光熾然,歸佛、歸法、歸比丘僧,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普照山谷。即於佛前而說偈言:「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爾時、世尊告天女言:「如是,如是,天女!如汝所說。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爾時、拘迦那娑天女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爾時、世尊夜過晨朝,入僧中,敷尼師壇,於大眾前坐。告諸比丘:「於昨後夜,拘迦那娑天女,光明之天女,來詣我所,稽首我足,退坐一面,而說偈言: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我時答言:如是,天女!如是,天女!如汝所說。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拘迦那天女,電光炎熾然,敬禮佛、法、僧,說偈義饒益」。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六三(4);   一三八六(一二七三)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山谷精舍。時有拘迦那娑天女,光明之天女,放電光明,炎照熾然。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普照山谷。即於佛前而說偈言:「我能廣分別,如來正法律,今且但略說,足以表其心。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佛告天女:「如是,天女!如是,天女!如汝所說。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時拘迦那娑天女,聞佛所說,歡喜稽首,即沒不現。

爾時、世尊夜過晨朝,入於僧前,於大眾中,敷座而坐。告諸比丘:「昨後夜時,拘迦那娑天女來詣我所,恭敬作禮,退坐一面,而說偈言:我能廣分別,如來正法律,今且但略說,足已表我心。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我時答言:如是,天女!如汝所說。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偽,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時彼天女聞我所說,歡喜隨喜,稽首我足,即沒不現」。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六四(5);   一三八七(一二七四)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毘舍離獼猴池側重閣講堂。時有拘迦那娑天女,朱盧陀天女,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一切獼猴池側。時朱盧陀天女說偈白佛:「大師等正覺,住毘舍離國,拘迦那、朱盧,稽首恭敬禮。我昔未曾聞,牟尼正法律,今乃得親見,現前說正法。若於聖法律,惡慧生厭惡,必當墮惡道,長夜受諸苦。若於聖法律,正念律儀備,彼則生天上,長夜受安樂」。

拘迦那(6)娑天女復說偈言:「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偽,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佛告天女:「如是,如是,如汝所說。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偽,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時彼天女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即沒不現。

爾時、世尊夜過晨朝,入僧中,敷座而坐。告諸比丘:「昨後夜時,有二天女,容色絕妙,來詣我所,為我作禮,退坐一面。朱盧陀天女而說偈言:大師等正覺,住毘舍離國,我拘迦那娑,及以朱盧陀,如是二天女,稽首禮佛足。我昔未曾聞,牟尼正法律,今乃見正覺,演說微妙法。若於正法律,厭惡住惡慧,必墮於惡道,長夜受大苦。若於正法律,正念律儀備,生善趣天上,長夜受安樂。

拘迦那娑(7)天女復說偈言: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偽,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我時答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說。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偽,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六五(8);   一三八八(一二七五)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而說偈言:「無觸不報觸,觸則以觸報,以觸報觸故,不瞋不招瞋」。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有(9)於不瞋人,而加之以瞋,清淨之正士,離諸煩惱結。於彼起惡心,惡心還自中,如逆風揚塵,還自坌其身」。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六六(10);   一三八九(一二七六)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而說偈言:「愚癡人所行,不合於黠慧,自所行惡行,為自惡知識,所造眾惡行,終獲苦果報」。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既作不善業,終則受諸惱,造業雖歡喜,啼泣受其報。造諸善業者,終則不熱惱,歡喜而造業,安樂受其報」。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六七(11);   一三九〇(一二七七)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而說偈言:「不可常言說,亦不一向聽,而得於道跡,堅固正超度,思惟善寂滅,解脫諸魔縛。能行說之可,不行不應說,不行而說者;智者則知非,不行己所應,不作而言作,是則同賊非」。

爾時、世尊告天子言:「汝今有所嫌責耶」?天子白佛:「悔過,世尊!悔過,善逝」!爾時、世尊熙怡微笑。時彼天子復說偈言:「我今悔其過,世尊不納受,內懷於惡心,抱怨而不捨」。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言說悔過辭,內不息其心,云何得息怨,何名為修善」?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誰不有其過?何人無有罪?誰復無愚癡?孰能常堅固」?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六八(12);   一三九一(一二七八)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時有瞿迦梨比丘,是提婆達多伴黨,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爾時、世尊告瞿迦梨比丘:「瞿迦梨!汝何故於舍利弗、目揵連清淨梵行所起不清淨心,長夜當得不饒益苦」。瞿迦梨比丘白佛言:「世尊!我今信世尊語,所說無異,但舍利弗、大目揵連心有惡欲」。如是第二,第三說。瞿迦梨比丘提婆達多伴黨,於世尊所,再三說中,違反不受,從座起去。去已,其身周遍生諸疱瘡,皆如粟,漸漸增長皆如桃李。時瞿迦梨比丘患苦痛,口說是言:「極燒!極燒」!膿血流出、身壞命終,生大缽曇摩地獄。時有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時一天子白佛言:「瞿迦梨比丘,提婆達多伴黨,今已命終」。時第二天子作是言:「諸尊當知!瞿迦梨比丘命終,墮地獄中」。第三天子即說偈言:「士夫生世間,斧在口中生,還自斬其身,斯由其惡言。應毀便稱譽,應譽而便毀,其罪生於口,死墮惡道中。博弈亡失財,是非為大咎,毀佛及聲聞,是則為大過」。

彼三天子說是偈已,即沒不現。

爾時、世尊夜過晨朝,來入僧中,於大眾前,敷座而坐。告諸比丘:「昨後夜時,有三天子來詣我所,稽首我足,退坐一面。第一天子語我言:世尊!瞿迦梨比丘、提婆達多伴黨,今已命終。第二天子語餘天子言:瞿迦梨比丘命終,隨地獄中。第三天子即說偈言:士夫生世間,斧在口中生,還自斬其身,斯由其惡言。應毀便稱譽,應譽而便毀,其罪口中生,死則墮惡道。說是偈已,即沒不現。諸比丘!汝等欲聞生阿浮陀地獄眾生,其壽齊限不」?諸比丘白佛:「今正是時,唯願世尊為諸大眾,說阿浮陀地獄眾生壽命齊限。諸比丘聞已,當受奉行」。佛告比丘:「諦聽,善思,當為汝說。譬如拘薩羅國四斗為一阿羅,四阿羅為一獨籠那,十六獨籠那為一闍摩那,十六闍摩那為一摩尼,二十摩尼為一佉梨,二十佉梨為一倉,滿中芥子。若使有人百年、百年取一芥子,如是乃至滿倉芥子都盡,阿浮陀地獄眾生壽命猶故不盡。如是二十阿浮陀地獄眾生壽,等一尼羅浮陀地獄眾生壽。二十尼羅浮陀地獄眾生壽,等一阿吒吒地獄眾生壽。二十阿吒吒地獄眾生壽,等一阿波波地獄眾生壽。二十阿波波地獄眾生壽,等一阿休休地獄眾生壽。二十阿休休地獄眾生壽,等一優缽羅地獄眾生壽。二十優缽羅地獄眾生壽,等一缽曇摩地獄眾生壽。二十缽曇摩地獄眾生壽,等一摩訶缽曇摩地獄眾生壽。比丘!彼瞿迦梨比丘命終,隨摩訶缽曇摩地獄中,以彼於尊者舍利弗、大目揵連比丘,生惡心誹謗故。是故諸比丘!當作是學:於彼燒燋炷(13)所,尚不欲毀壞,況毀壞有識眾生」!佛告諸比丘:「當如是學」!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六九(14);   一三九二(一二七九)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退落墮負處,云何而得知?唯願世尊說,云何負處門」?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勝處易得知,負處知亦易,樂法為勝處,毀法為負處。愛樂惡知識,不愛善知識,善友生怨結,是名墮負門。愛樂不善人,善人反憎惡,欲惡不欲善,是名負處門。斗秤以欺人,是名墮負門。博弈耽嗜酒,遊輕著女色,費喪於財物,是名墮負門。女人不自守,捨主隨他行;男子心放蕩,捨妻隨外色,如是為家者,斯皆墮負門。老婦得少夫,心常懷嫉妒(15),懷嫉臥不安,是則墮負門。老夫得少婦,墮負處亦然。常樂著睡眠,知識同遊戲,怠惰好瞋恨,斯皆墮負門。多財結朋友,酒食奢不節,多費喪財物,斯皆墮負門。小財多貪愛,生於剎利心,常求為王者,是則墮負門。求珠璫瓔珞,革屣、履、傘蓋,莊嚴自慳惜,是則墮負門。受他豐美食,自慳惜其財,食他不反報,是則墮負門。沙門、婆羅門,屈請入其舍,慳惜不時施,是則墮負門。沙門、婆羅門,次第行乞食,呵責不欲施,是則墮負門。若父母年老,不及時奉養,有財而不施,是則墮負門。於父母、兄弟,槌打而罵辱,無有尊卑序,是則墮負門。佛及弟子眾,在家與出家,毀呰不恭敬,是則墮負門。實非阿羅漢,羅漢過自稱,是則世間賊,墮於負處門。此世間負處,我知見故說,猶如嶮怖道,慧者當遠避」。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16)

註解:

[註 23.001]『別譯』二六九經。

[註 23.002]「後夜」,原本作「夜後」,今改。

[註 23.003]『別譯』二七〇經。

[註 23.004]『相應部』(一)「諸天相應」四〇經與此經前分相當。『別譯』二七一經。

[註 23.005]『相應部』(一)「諸天相應」三九經與此經前分相當。『別譯』二七二經。

[註 23.006]「那」,原本缺,依宋本補。

[註 23.007]「娑」,原本缺,依宋本補。

[註 23.008]『相應部』(一)「諸天相應」二二經。『別譯』二七三經。

[註 23.009]「有」,宋本作「不」。

[註 23.010]『相應部』(二)「天子相應」二二經前文。『別譯』二七四經。

[註 23.011]『相應部』(一)「諸天相應」三五經。『別譯』二七五經。

[註 23.012]『相應部』(六)「梵天相應」一〇經。『別譯』二七六經。『增支部』「十集」八九經。『小部』『經集』三品一〇經。『增壹阿含經』(二一)「三寶品」五經。

[註 23.013]「炷」,宋本作「柱」。

[註 23.014]『小部』『經集』一品六經。『別譯』二七七經。

[註 23.015]「妒」,原本作「姤」,依宋本改。

[註 23.016]『別譯』缺攝頌。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