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論會編(下)-八0

八〇(1);   一四〇三(一二九〇)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而說偈言:「廣無過於地,深無踰於海,高無過須彌,大士無毘紐」。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廣無過於愛,深無踰於腹,高莫過憍慢,大士無勝佛」。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於是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八一(2);   一四〇四(一二九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何物火不燒?何風不能吹?水(3)災壞大地,何物不流散?惡王及盜賊,強劫人財物,何男子女人,不為其所奪?云何珍寶藏,終竟不亡失」?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褔火所不燒,福風不能吹,水災壞大地,福水不流散。惡王及盜賊,強奪人財寶,若男子女人,福不被劫奪。樂報之寶藏,終竟不亡失」。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於是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即沒不現。

八二(4);   一四〇五(一二九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誰當持資糧?何物賊不劫?何人劫而遮?何人劫不遮?何人常來詣,智慧者喜樂」?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信者持資糧,福德劫不奪,賊劫奪則遮,沙門奪歡喜。沙門常來詣,智慧者欣樂」。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於是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八三(5);   一四〇六(一二九三)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一切相映障,知一切世間,樂安慰一切,唯願世尊說!云何是世間,最為難得者」?

是時、世尊說偈答言:「為主而行忍,無財而欲施,遭難而行法,富貴修遠離,如是四法者,是則為最難」。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於是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6)

八四(7);   一四〇七(一二九四)

(8)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大力自在樂,所求無不得,何復勝於彼,一切所欲備」?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大力自在樂,彼則無所求,若有求欲者,是苦非為樂。於求已過去,是則樂於彼」。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於是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八五(9);   一四〇八(一二九五)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車從何處起?誰能轉於車?車轉至何所?何故壞磨滅」?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車從諸業起,心識轉(10)於車,隨因而轉至,因壞車則亡」。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於是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八六(11);   一四〇九(一二九六)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白佛言:「世尊!拘屢陀王女修波羅提沙,今日生子」。佛告天子:「此則不善,非是善」。時彼天子即說偈言:「人生子為樂,世間有子歡,父母年老衰,子則能奉養。瞿曇何故說,生子為不善」?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當知恆無常,純空陰非子,生子常得苦,愚者說言樂,是故我說言,生子非為善。非善為善像,念像不可念,實苦貌似樂,放逸所踐蹈」。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於是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八七(12);   一四一〇(一二九七)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云何數所數?云何數不隱?云何數中數?云何說言說」?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佛法難測量,二流不顯現,若彼名及色,滅盡悉無餘。是名數所數,彼數不隱藏,是彼數中數,是則說名數」。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於時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八八(13);   一四一一(一二九八)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何物重於地?何物高於空?何物疾於風?何物多於草」?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戒德重於地,慢高於虛空,憶念疾於風,思想多於草」。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於是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八九(14);   一四一二(一二九九)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何戒何威儀?何得何為業?慧者云何住?云何往生天」?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遠離於殺生,持戒自防樂,害心不加生,是則生天路。遠離不與取,與取心欣樂,斷除賊盜心,是則生天路。不行他所受,遠離於邪淫,自受知止足,是則生天路。自為己及他,為財及戲笑,妄語而不為,是則生天路。斷除於兩舌,不離他親友,常念和彼此,是則生天路。遠離不愛言,軟語不傷人,常說淳美言,是則生天路。不為不誠說,無義不饒益,常順於法言,是則生天路。聚落若空地,見利言我有,不行此貪想,是則生天路。慈心無害想,不害於眾生,心常無怨結,是則生天路。苦業及果報,二俱生淨信,受持於正見,是則生天路。如是諸善法,十種淨業跡,等受堅固持,是則生天路」。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於時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大地、火不燒,誰齎糧、所願,甚能及車乘,鋸陀女、算數,何重并十善)(15)

註解:

[註 25.001]『別譯』二八八經。

[註 25.002]『別譯』二八九經。

[註 25.003]「水」,原本作「火」,依清本改。

[註 25.004]『別譯』二九〇經。

[註 25.005]『別譯』二九二經。

[註 25.006]『雜阿含經』卷四八終。

[註 25.007]『別譯』二九一經。

[註 25.008]『雜阿含經』卷四九。

[註 25.009]『別譯』二九三經。

[註 25.010]「轉」,原本作「能」,依宋本改。

[註 25.011]『別譯』二九四經。

[註 25.012]『別譯』二九五經。

[註 25.013]『別譯』二九六經。

[註 25.014]『別譯』二九七經。

[註 25.015]攝頌見『別譯』卷一四(大正二‧四七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