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雜阿含經論會編(下)-九0

九〇(1);   一四一三(一三〇〇)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釋提桓因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釋提桓因說偈問佛:「何法命不知?何法命不覺?何法鏁於命?何法為命縛」?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色者命不知,諸行命不覺,身鏁於其命,愛(2)縛於命者」。

釋提桓因復說偈言:「色者非為命,諸佛之所說,云何而得熟,於彼甚深藏?云何段肉住?云何知命身」?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迦羅邏為初,迦羅邏生胞,胞生於肉段,肉段生堅厚,堅厚生肢節,及諸毛髮等。色等諸情根,漸次成形體,因母飲食等,長養彼胎身」。

爾時、釋提桓因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九一(3);   一四一四(一三〇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長勝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長勝天子而說偈言:「善學微妙說,習近諸沙門,獨一無等侶,正思惟靜默」。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善學微妙說,習近諸沙門,獨一無等侶,寂默靜諸根」。

時長勝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九二(4);   一四一五(一三〇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尸毗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尸毗天子說偈問佛:「何人應同止?何等人共事?應知何等法?是轉勝非惡」。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與正士同止,正士共其事,應知正士法,是轉勝非惡」。

時彼尸毗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九三(5);   一四一六(一三〇三)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月自在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月自在天子而說偈言:「彼當至究竟,如蚊依從草,若得正繫念,一心善正受」。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彼當到彼岸,如魚決其網,禪定具足住,心常致喜樂」。

時彼月自在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九四(6);   一四一七(一三〇四)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毗瘦紐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毗瘦紐天子而說偈言:「供養於如來,歡喜常增長,欣樂正法律,不放逸隨學」。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若如是說法,防護不放逸,以不放逸故,不隨魔自在」。

於是毗瘦紐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九五(7);   一四一八(一三〇五)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般闍羅健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般闍羅健天子而說偈言:「憒亂之處所,黠慧者能覺,禪思覺所覺,牟尼思惟力」。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了知憒亂法,正覺得涅槃,若得正繫念,一心善正受」。

時般闍羅健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九六(8);   一四一九(一三〇六)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須深天子,與五百眷屬,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尊者阿難:「汝阿(9)難於尊者舍利弗善說法,心喜樂不」?阿難白佛:「如是,世尊!何等人不愚、不癡、有智慧,於尊者舍利弗善說法中,心不欣樂!所以者何?彼尊者舍利弗,持戒、多聞,少欲、知足,精勤、遠離,正念堅住,智慧正受。捷疾智慧,利智慧,出離智慧,決定智慧,大智慧,廣智慧,深智慧,無等智慧,智寶成就。善能教化,示教、照喜,亦常讚歎示教、照喜,常為四眾說法不惓」。佛告阿難:「如是,如是!如汝所說。阿難!為何等人不愚、不癡、有智慧、聞尊者舍利弗善說諸法而不歡喜?所以者何?舍利弗比丘持戒、多聞,少欲、知足,精勤、正念,智慧正受。超智,捷智,利智,出智、決定智,大智,廣智,深智,無等智,智寶成就。善能教化,示教、照喜,亦常讚歎示教、照喜,常為四眾說法不惓」。「世尊!如是,如是」。向尊者阿難,如是,如是稱歎舍利弗所說,如是、如是須深天子眷屬,內心歡喜,身光增明,清淨照耀。爾時、須深天子內懷歡喜,發身淨光照耀已,而說偈言:「舍利弗多聞,明智平等慧,持戒善調伏,得不起涅槃,持此後邊身,降伏於魔軍」。

時彼須深天子及五百眷屬,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九七(10);   一四二〇(一三〇七)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赤馬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赤馬天子白佛言:「世尊!頗有能行過世界邊,至不生、不老、不死處不」?佛告赤馬:「無有能過世界邊,至不生、不老、不死處者」。赤馬天子白佛言:「奇哉世尊!善說斯義。如世尊說言:無過世界邊,至不生、不老、不死處者。所以者何?世尊!我自憶宿命,名曰赤馬,作外道仙人,得神通,離諸愛欲。我時作是念:我有如是捷疾神足,如健士夫以利箭橫射過多羅樹影之頃,能登一須彌至一須彌,足躡東海,超至西海。我時作是念:我今成就如是捷疾神力,今日寧可求世界邊。作是念已,即便發行,唯除食息、便利,減節睡眠,常行百歲,於彼命終,竟不能得過世界邊,至不生、不老、不死之處」。

佛告赤馬:「我今但以一尋之身,說於世界,世界集,世界滅,世界滅道跡。赤馬天子!何等為世間?謂五受陰。何等為五?色受陰,受受陰,想受陰,行受陰,識受陰,是名世間。何等為色集?謂當來有愛,貪喜俱,彼彼樂(11)著,是名世間集。云何為世間滅?若彼當來有愛,貪喜俱,彼彼樂著,無餘斷:捨、離、盡、無欲、滅、息、沒,是名世間滅。何等為世間滅道跡?謂八聖道: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是名世間滅道跡。赤馬!了知世間,斷世間:了知世間集,斷世間集;了知世間滅,證世間滅;了知世間滅道跡,修彼滅道跡。赤馬!若比丘於世間苦若知、若斷;世間集若知、若斷;世間滅若知、若證;世間滅道跡若知、若修。赤馬!是名得世界邊,度世間愛」。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未曾遠遊行,而得世界邊。無得世界邊,終不盡苦邊。 以是故牟尼,能知世界邊,善解世界邊,諸梵行已立。 於彼世界邊,平等覺知者,是名賢聖行,度世間彼岸」。

是時赤馬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九八(12);   一四二一(一三〇八)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毘富羅山側。有六天子,本為外道出家:一名阿毗浮,二名增上阿毗浮,三名能求,四名毘藍婆,五名阿俱吒,六名迦藍,來詣佛所。阿毘浮天子即說偈言:「比丘專至心,常修行厭離,於初夜後夜,思惟善自攝,見聞其所說,不墮於地獄」。

增上阿毗浮天子復說偈言:「厭離於黑闇,心常自攝護,永離於世間,言語諍論法。從如來大師,稟受沙門法,善攝護世間,不令造眾惡」。

能求天子復說偈言:「斷截椎打殺,供養施迦葉,不見其為惡,亦不見為福」。

毗藍婆天子復說偈言:「我說彼尼乾,外道若提子,出家行學道,長夜修難行,於大師徒眾,遠離於妄語:我說如是人,不遠於羅漢」。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死瘦之野狐,常共師子遊,終日小羸劣,不能為師子。尼乾大師眾,虛妄自稱嘆,是惡心妄語,去羅漢甚遠」。

爾時、天魔波旬著阿俱吒天子,而說偈言:「精勤棄闇冥,常守護遠離,深著微妙色,貪樂於梵世。我教化斯等,令得生梵天」。

爾時、世尊作是念:若此阿俱吒天子所說偈,此是天魔波旬加其力故,非彼阿俱吒天子自心所說。作是說言:精勤棄闇冥,守護於遠離,深著微妙色,貪樂於梵世,當教化斯等,令得生梵天。

爾時、世尊復說偈言:「若諸所有色,於此及與彼,或復虛空中,各別光照耀,當知彼一切,不離魔魔縛,猶如垂鉤餌,鉤釣於遊魚」。

時彼天子咸各念言:今日阿俱吒天子所說偈,沙門瞿曇言是魔所說,何故沙門瞿曇言是魔說?爾時、世尊知諸天子心中所念,而告之言:「今阿俱吒天子所說偈,非彼天子自心所說,時魔波旬加其力故,作是說言:精勤棄闇冥,守護於遠離,深著微妙色,貪樂於梵世(13),當教化斯等,令得生梵天。

是故我說偈:去諸所有色,於此及與彼,或復虛空中,各別光照耀,當知彼一切,不離魔魔縛,猶如垂鉤餌,鉤釣於遊魚」。

時諸天子復作是念:奇哉沙門瞿曇!神力大德,能見天魔波旬,而我等不見。我等當復各各說偈,讚歎沙門瞿曇,即說偈言:「斷除於一切,有身愛貪想,令此善護者,除一切妄語。若欲斷欲愛,應供養大師,斷除三有愛,破壞於妄語。已斷於見貪,應供養大師。王舍城第一,名毘富羅山,雪山諸山最,金翅鳥中名,八方及上下,一切眾生界,於諸天人中,等正覺最上」。

時諸天子說偈讚佛已,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因陀羅問壽,斷於一切結,說善稱長老,尸毘問共住,速疾問邊際,婆睺諮大喜,大喜毘忸問,般闍羅揵持,須深摩問第一,有外道問諸見)(14)

註解:

[註 26.001]『相應部』「一〇」「夜叉相應」一經。『別譯』二九八經。

[註 26.002]「愛」,原本作「受」,依宋本改。

[註 26.003]『別譯』三〇〇經。

[註 26.004]『相應部』(二)「天子相應」二一經。『別譯』三〇一經。

[註 26.005]『相應部』(二)「天子相應」一一經。『別譯』三〇二經。

[註 26.006]『相應部』(二)「天子相應」一一經。『別譯』三〇三經。

[註 26.007]『相應部』(二)「天子相應」七經。『別譯』三〇四經。

[註 26.008]『相應部』(二)「天子相應」二九經。『別譯』三〇五經。

[註 26.009]「阿」,原本作「何」,依宋本改。

[註 26.010]『相應部』(二)「天子相應」二六經。『別譯』三〇六經。『增支部』「四集」四五經。『增壹阿含經』(四三)「馬血天子品」一經。

[註 26.011]「樂」,原本作「染」,今改。下例。

[註 26.012]『相應部』(二)「天子相應」三〇經。『別譯』三〇七經。

[註 26.013]「世」,原本作「天」,依宋本改。

[註 26.014]攝頌與經文次第小異,見『別譯』卷一五(大正二‧四七八下)。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