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雜阿含經論會編(下)-一0

一〇(1);   一四五三(一三四〇)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時有尊者金剛子,住巴連弗邑一處林中。時巴連弗邑人民,夏四月過,作憍牟尼大會。時尊者金剛子,聞世間大會,生不樂心,而說偈言:「獨一處空林,猶如棄枯木。夏時四月滿,世間樂莊嚴,普觀諸世間,其苦無過我」。

爾時、林中住止天神即說偈言:「獨一處空林,猶如棄枯木,為三十三天,心常所願樂,猶如地獄中,仰思生人道」。

時金剛子為彼天神所勸發已,專精思惟,斷諸煩惱,得阿羅漢。

一一(2);   一四五四(一三四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住一林中,唯好樂持戒,不能增長上進功德。時彼林中止住天神,作是念:此非比丘法,住於林中,唯樂持戒,不能增修上進功德,今我當往(3)方便而發悟之。即說偈言:「非一向持戒,及修習多聞,獨靜禪三昧,閑居修遠離,比丘偏猗(4)息,終不得漏盡,平等正覺樂,遠非凡夫輩」。

時彼比丘,天神勸進已,專精思惟,斷諸煩惱,得阿羅漢。

一二(5);   一四五五(一三四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有尊者那伽達多,在拘薩羅人間,住一林中,有在家、出家,常相親近。時彼林中止住大神,作是念:此非比丘法,住於林中,與諸在家、出家,周旋親數,我今當往方便發悟,而說偈言:「比丘旦早出,迫暮而還林,道俗相習近,苦樂必同安,恐起家放逸,而隨魔自在」。

時那伽達多比丘,為彼天神如是、如是開覺已,如是、如是專精思惟,斷諸煩惱,得阿羅漢。

一三(6);   一四五六(一三四三)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眾多比丘,在拘薩羅人間,住一林中。言語嬉戲,終日散亂,心不得定,縱諸根門,馳騁六境。時彼林中止住天神,見是比丘不攝威儀,心不欣悅而說偈言:「此先有瞿曇,正命弟子眾,無常心乞食,無常受床臥,觀世無常故,得究竟苦邊。今有難養眾,沙門所居止,處處求飲食,遍遊於他家,望財而出家,無真沙門欲,垂著僧伽梨,如老牛曳尾」。

爾時、比丘語天神言:「汝欲厭我耶」?時彼天神復說偈言:「不指其名姓,不非稱其人,而總向彼眾,說其不善者。疏漏相現者,方便說其過;勤修精進者,歸依恭敬禮」。

彼諸比丘為天神勸發已,專精思惟,斷諸煩惱,得阿羅漢。

一四(7);   一四五七(一三四四)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住一林中。時彼比丘與長者婦女嬉戲,起惡名聲。時彼比丘作是念:我今不類,共他婦女起惡名聲,我今欲於此林中自殺。時彼林中止住天神,作是思念:不善、不類,此比丘不壞無過,而於林中欲自殺身,我今當往(8)方便開悟。時彼天神化作長者女身,語比丘言:「於諸巷路、四衢道中,世間諸人,為我及汝起惡名聲,言我與汝共相習近,作不正事。已有惡名,今可還俗,共相娛樂」。比丘答言:「以彼里巷、四衢道中,為我與汝起惡名聲,共相習近,為不正事,我今且自殺身」。時彼天神還復天身,而說偈言:「雖聞多惡名,苦行者忍之,不應苦自害(9),亦不應起惱。聞聲恐怖者,是則林中獸,是輕躁眾生,不成出家法。仁者當堪耐,不中住惡聲,執心堅住者,是則出家法。不由他人語,令汝成劫賊;亦不由他語,令汝得羅漢。如汝自知已,諸天亦復知」。

爾時、比丘為彼天神所開悟已,專精思惟,斷除煩惱,得阿羅漢。

一五(10);   一四五八(一三四五)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尊者見多比丘,在拘薩羅人間,住一林中,著糞掃衣。時梵天王與七百梵天,乘其宮殿,來詣尊者見多比丘所,恭敬禮事。時有天神住彼林中者,而說偈言:「觀彼寂諸根,能感善供養,具足三明達,得不傾動法,度一切方便,少事糞掃衣。七百梵天子,乘宮來奉詣,見生死有邊,今禮度有岸」。

時彼天神說偈讚歎見多比丘已,即沒不現。

一六;   一四五九(一三四六)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住一林中。時彼比丘身體疲極,夜著睡眠。時有天神住彼林中者而覺悟之,即說偈言:「可起,起,比丘!何故著睡眠?睡眠有何義?修禪莫睡眠」。

時彼比丘說偈答言:「不肯當云何,懈怠、少方便,緣盡四體羸,夜則著睡眠」。

時彼天神復說偈言:「且汝當執守,勿聲而大呼,汝已得修閑,莫令其退沒」。

時彼比丘說偈答言:「我當用汝語,精勤修方便,不為彼睡眠,數數覆其心」。

時彼天神如是、如是覺悟彼比丘時,彼比丘專精方便、斷諸煩惱,得阿羅漢。

時彼天神復說偈言:「汝豈能自起,專精勤方便,不為眾魔軍,厭汝令睡眠」?

時彼比丘說偈答言:「從今當七夜,常坐正思惟:其身生喜樂,無一處不滿。初夜觀宿命,中夜天眼淨,後夜除無明。見眾生苦樂,上中下形類,善色及惡色,知何業因緣,而受斯果報。若士夫所作,所作還自見,善者見其善,惡者自見惡」。

時彼天神復說偈言:「我知先一切,比丘十四人,皆是須陀洹,悉得禪正受,來到此林中,當得阿羅漢。見汝一懈怠,仰臥著睡眠,莫令住凡夫,故方便覺悟」。

爾時、比丘復說偈言:「善哉汝天神!以義安慰我,至誠見開覺,令我盡諸漏」。

時彼天神復說偈言:「比丘應如是,信非家出家,抱愚而出家,逮得見清淨。我今攝受法,當盡壽命思。若汝疾病時,我當與良藥」。

時彼天神說是偈已,即沒不現。

一七;   一四六〇(一三四七)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尊者舍利弗,在拘薩羅人間,依一聚落,止住田側。時尊者舍利弗,於晨朝時著衣持缽,入村乞食。時有一尼揵子,飲酒狂醉,持一瓶酒,從聚落出。見尊者舍利弗而說偈言:「米膏熏我身,持米膏一瓶,山地草樹木,視之一金色」。

爾時、尊者舍利弗作是念:作此惡聲,是惡邪物而說是偈,我豈不能以偈答之!時尊者舍利弗即說偈言:「無想味所熏,持空三昧瓶,山地草樹木,視之如涕唾」。

一八;   一四六一(一三四八)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異比丘,住拘薩羅人間,住一林中,得他心智,煩惱有餘。去林不遠,有井,有飲野干罐,拘鉤頸時,彼野干作諸方便求脫,而自念言:天遂欲明,田夫或出,當恐怖我。汝汲水罐,怖我已久,可令我脫!時彼比丘知彼野干心之所念,而說偈言:「如來慧日出,離林說空法,心久恐怖我,今可放令去」。

時彼比丘自教授已,一切結盡,得阿羅漢。

一九;   一四六二(一三四九)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拘薩羅國人間遊行,住一林中。時有天神依彼林者,見佛行跡,低頭諦觀,修於佛念。時有優樓鳥,住於道中,行欲蹈佛足跡。爾時、天神即說偈言:「汝今優樓鳥,團目栖樹間,莫亂如來跡,壞我念佛境」。

時彼天神說此偈已,默然念佛。

二〇;   一四六三(一三五〇)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拘薩羅人間,住一林中,依波吒利樹下住止。時有天神依彼林中住,即說偈言:「今日風卒起,吹波吒利樹,落波吒利花,供養於如來」。

時彼天神說偈已,默然而住。

註解:

[註 30.001]『相應部』(九)「森相應」九經。『別譯』三六〇經。

[註 30.002]『別譯』三六一經。

[註 30.003]「往」,原本作「作」,今改。

[註 30.004]「猗」,原本作「倚」,依宋本改。

[註 30.005]『相應部』(九)「森相應」七經。『別譯』三六二經。

[註 30.006]『相應部』(九)「森相應」一三經。『別譯』三六三經。

[註 30.007]『相應部』(九)「森相應」八經。『別譯』三六四經。

[註 30.008]「往」,原本作「作」,依宋本改。

[註 30.009]「害」,原本作「苦」,依宋本改。

[註 30.010]以下各經,『相應部』及『別譯』均缺。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