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雜阿含經論會編(下)-二一

二一;   一四六四(一三五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時有眾多比丘,住支提山側,皆是阿練若比丘,著糞掃衣,常行乞食。時山神依彼山住者,而說偈言:「孔雀文繡身,處鞞提醯山,隨時出妙聲,覺乞食比丘。孔雀文繡身,處鞞提醯山,隨時出妙聲,覺糞掃衣者。孔雀文繡身,處鞞提醯山,隨時出妙聲,覺依樹坐者」。

時彼天神說此偈已,即默然住。

二二;   一四六五(一三五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時有眾多比丘,住支提山,一切皆修阿練若行,著糞掃衣,常行乞食。爾時那娑佉多河岸崩,殺三營事比丘。時支提山住天神而說偈言:「乞食、阿練(1)若,慎莫營造立,不見佉多河,傍岸卒崩倒,壓殺彼造立,營事三比丘。糞掃衣比丘,慎莫營造立,不見佉多河,傍岸卒崩倒,壓殺彼造立,營事三比丘。依樹下比丘,慎莫營造立,不見佉多河,傍岸卒崩倒,壓殺彼造立,營事三比丘」。

時彼天神說此偈已,即默然住。

二三;   一四六六(一三五三)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迦蘭陀竹園時。有異比丘,住頻陀山。爾時山林大火卒起,舉山洞然。時有俗人而說偈言:「今此頻陀山,大火洞熾然,焚燒彼竹林,亦燒竹華(2)實」。

時彼比丘作是念:今彼俗人能說此偈,我今何不說偈答之?即說偈言:「一切有熾然,無慧能救滅,焚燒諸受欲,亦燒不作苦」。

時彼比丘說此偈已,默然而住。

二四;   一四六七(一三五四)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迦蘭陀竹園。時有異比丘,在恆河側,住一林中。時有一族姓女,常為舅姑所責,至恆水岸邊,而說偈言:「恆水我今欲,隨流徐入海,不復令舅姑,數數見嫌責」。

時彼比丘見族姓女,聞其說偈,作是念:彼族姓女尚能說偈,我今何為不說偈答耶?即說偈言:「淨信我今欲,隨彼八聖水,徐流入涅槃,不見魔自在」。

時彼比丘說此偈已,默然而住。

二五;   一四六八(一三五五)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住一林中。去林不遠,有種瓜田。時有盜者,夜偷其瓜,見月欲出而說偈言:「明月汝莫出!待我斷其瓜。我持瓜去已,任汝現不現」。

時彼比丘作是念:彼盜瓜者尚能說偈,我豈不能說偈答耶?即說偈言:「惡魔汝莫出!待我斷煩惱。斷彼煩惱已,任汝出不出」。

時彼比丘說此偈已,默然而住。

二六;   一四六九(一三五六)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住一林中。時有沙彌而說偈言:「云何名為常?乞食則為常。云何為無常?僧食為無常。云何名為直?唯因陀羅幢。云何名為曲?曲者唯見鉤」。

時彼比丘作是念:此沙彌能說斯偈,我今何不說偈而答?即說偈言:「云何名為常,常者唯涅槃。云何為無常?謂諸有為法。云何名為直?謂聖八正道。云何名為曲?曲者唯惡徑」。

時彼比丘說此偈已,默然而住。

二七;   一四七〇(一三五七)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舍利弗弟子,服藥已,尋即食粥。時尊者舍利弗,到瓦師舍,從乞瓦甌,時彼瓦師即說偈言:「云何得名勝,而不施一錢?云何勝實德,於財無所減」?

爾時、舍利弗說偈答言:「若不食肉者,而施彼以肉。諸修梵行者,施之以女色。不坐高床者,施以高廣床。於彼臨行者,施以息止處。如是等施與,於財不損減,是則有名譽,而不捨一錢,實德名稱流,於財無所減」。

時彼瓦師復說偈言:「汝今舍利弗,所說實為善。今施汝百甌,非餘亦不得」。

尊者舍利弗說偈答言:「彼三十三天,炎魔、兜率陀,化樂諸天人,及他化自在,瓦缽信以得,而汝不生信」。

尊者舍利弗說此偈已,於瓦師舍默然出去。

二八;   一四七一(一三五八)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住一林中。時有貧士夫,在於林側,作如是悕望思惟,而說偈言:「若得豬一頭,美酒滿一瓶,盛持甌一枚,人數數持與。若得如是者,當復何所憂」?

時彼比丘作是念:此貧士夫尚能說偈,我今何以不說?即說偈言:「若得佛、法、僧,比丘善說法,我不病常聞,不畏眾魔怨」。

時彼比丘說此偈已,默然而住。

二九;   一四七二(一三五九)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住一林中。時彼比丘作如是思惟:若得好劫貝,長七肘,廣二肘,作衣已,樂修善法。時有天神依彼林者,作是念:此非比丘法,住於林中,作是思惟悕望好衣。時天神化作全身骨鏁,於彼比丘前舞,而說偈言:「比丘思劫貝,七肘廣六尺,晝則如是想,知夜何所思」?

時彼比丘即生恐怖,其身戰悚,而說偈言:「止止不須氈,今著糞掃衣,晝見骨鏁舞,知夜復何見」?

時彼比丘心驚怖已,即正思惟,專精修習,斷諸煩惱,得阿羅漢。

三〇;   一四七三(一三六〇)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住一林中,得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作,已捨重擔,斷諸有結,正智心善解脫。時有一女人,於夜闇中,天時微雨,電光睒照,於林中過。欲詣他男子,倒深泥中,環釧斷壞,華瓔散落。時彼女人而說偈言:「頭髮悉散解,花瓔落深泥,鐶釧悉破壞,丈夫何所著」?

時彼比丘作是念:女人尚能說偈,我豈不能說偈答之?「煩惱悉斷壞,度生死淤泥,著纏悉散落,十方(3)尊見我」。

時彼比丘說偈已,即默然而住。

三一;   一四七四(一三六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住於河側,一林樹間。時有丈夫與婦相隨度河,住於岸邊,彈琴嬉戲,而說偈言:「愛念而放逸,逍遙青樹間,流水流且清,琴聲極和美,春氣調適遊,快樂何過是(4)」?

時彼比丘作是念:彼士夫尚能說偈,我豈不能說偈答之?「受持清淨戒,愛念等正覺,沐浴三解脫,善以極清涼,入(5)道具莊嚴,快樂豈過是」?

時彼比丘說此偈已,即默然而住。

三二;   一四七五(一三六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異比丘,在拘薩羅人間,住一林中。時有天神,見諸鴿鳥而說偈言:「鴿鳥當積聚,胡麻、米、粟等,於山頂樹上,高顯作巢窟。若當天雨時,安極飲食宿」。

時彼比丘作是念:彼亦覺悟我,即說偈言:「凡夫積善法,恭敬於三寶,身壞命終時,資神心安樂」。

時彼比丘說此偈已,以即覺悟,專精思惟,除諸煩惱,得阿羅漢(6)

註解:

[註 31.001]「練」,原本作「蘭」,今改。

[註 31.002]「華」,原本作「苑」,依明本改。

[註 31.003]「方」,清本作「力」。

[註 31.004]「過是」,原本作「是過」,依宋本改。

[註 31.005]「入」,原本作「人」,依宋本改。

[註 31.006]『雜阿含經』卷五〇終。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