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雜阿含經論會編(下)-一一

一一(1);   一五六七(五〇八)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時尊者大目揵(2)連,與尊者勒叉那比丘,共在耆闍崛山中。尊者勒叉那,晨朝詣尊者大目揵連所,語尊者大目揵連:「共出耆闍崛山,入王舍城乞食」。時尊者大目揵連默然而許,即共出耆闍崛山,入王舍城乞食。行至一處,尊者大目揵連心有所念,欣然微笑。尊者勒叉那見微笑已,即問尊者大目揵連言:「若佛及佛弟子欣然微笑,非無因緣,尊者今日何因何緣而發微笑」?尊者大目揵連言:「所問非時,且入王舍城乞食還,於世尊前,當問是事;是應時問,當為汝說」。

時尊者大目揵連,與尊者勒叉那,入王舍城乞食而還,洗足,舉衣缽,俱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尊者勒叉那問尊者大目揵連:「我今晨朝與汝共出耆闍崛山乞食,汝於一處欣然微笑,我即問汝微笑因緣,汝答我言所問非時。今復問汝:何因何緣,欣然微笑」?尊者大目揵連語尊者勒叉那:「我路中見一眾生,身如樓閣,啼哭號呼,憂悲苦痛,乘虛而行。我見是已,作是思惟:如是眾生受如此身,而有如是憂悲大苦,故發微笑」。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善哉!善哉!我聲聞中住實眼、實智、實義、實法,決定通達,見是眾生。我亦見此眾生而不說者,恐人不信。所以者何?如來所說,有不信者,是愚癡人長夜受苦」。佛告諸比丘:「過去世時,彼大身眾生,在此王舍城為屠牛兒,以屠牛因緣故,於百千歲墮地獄中。從地獄出,有屠牛餘罪,得如是身,常受如是憂悲惱苦。如是諸比丘!如尊者大目揵連所見,(真實)不異,汝等受持」。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一二(3);   一五六八(五〇九)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爾時尊者大目揵連,與尊者勒叉那,在耆闍崛山。尊者勒叉那於晨朝時,詣尊者大目揵連所,語尊者大目揵連:「共出耆闍崛山,入王舍城乞食」。尊者大目揵連默然而許,即共出耆闍崛山,入王舍城乞食。行至一處,尊者大目揵連心有所念,欣然微笑。尊者勒叉那見尊者大目揵連微笑,即問言:「尊者!若佛及佛聲聞弟子,欣然微笑,非無因緣,尊者今日何因何緣而發微笑」?尊者大目揵連言:「所問非時,且乞食還,於世尊前當問是事,是應時問」。

尊者大目揵連與尊者勒叉那,共入城乞食,食已還。洗足,舉衣缽,俱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尊者勒叉那問尊者大目揵連:「我今晨朝,與汝共入王舍城乞食,汝於一處欣然微笑,我即問汝何因緣笑,汝答我言所問非時。我今問汝:何因何緣欣然微笑」?尊者大目揵連語尊者勒叉那:「我於路中,見一眾生,筋骨相連,舉身不淨,臭穢可厭。烏、鵄、鵰、鷲、野干、餓狗,隨而擭食;或從脅肋,探其內藏而取食之。極大苦痛,啼哭號呼。我見是已,心即念言:如是眾生得如是身,而受如是不饒益苦」。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善哉比丘!我聲聞中,住實眼、實智、實義、實法,決定通達,見如是眾生。我亦見是眾生,而不說者,恐不信故。所以者何?如來所說,有不信者,是愚癡人長夜當受不饒益苦。諸比丘!是眾生者,過去世時,於此王舍城為屠牛弟子,緣屠牛罪故,已百千歲墮地獄中,受無量苦。彼屠牛惡行餘罪緣故,今得此身,續受如是不饒益苦。諸比丘!如大目揵連所見,真實不異,汝等受持」。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一三(4);   一五六九(五一〇)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尊者大目揵連,與尊者勒叉那,在耆闍崛山中。尊者勒叉那於晨朝時,詣尊者大目揵連所,語尊者大目揵連:「共出耆闍崛山,入王舍城乞食」。尊者大目揵連默然而許,即共出耆闍崛山,入王舍城乞食。行至一處,尊者大目揵連心有所念,欣然微笑。尊者勒叉那見尊者大目揵連微笑,即問言:「尊者!若佛及佛聲聞弟子,欣然微笑,非無因緣,尊者今日何因何緣而發微笑」?尊者大目揵連言:「所問非時,且乞食還,於世尊前,當問是事,是應時問」。

尊者大目揵連與尊者勒叉那,共入城乞食已還。洗足,舉衣缽,俱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尊者勒叉那問尊者大目揵連:「我今晨朝,共入王舍城乞食,汝於一處欣然微笑,我即問汝微笑因緣,汝答我言所問非時。我今問汝:何因何緣欣然微笑」?尊者大目揵連語勒叉那:「我於路中,見一大眾生,舉身無皮,純一肉段,乘空而行。烏、鵄、鵰、鷲、野干、餓狗,隨而擭食:或從脅肋,探其內藏而取食之。苦痛切迫,啼哭號呼。我即思惟:如是眾生得如是身,乃受如是不饒益苦」。佛告諸比丘:「善哉比丘!我聲聞中,住實眼、實智、實義、實法、決定通達,見是眾生。我亦見是眾生,而不說者,恐不信故。所以者何?如來所說,有不信者,是愚癡人長夜當受不饒益苦。諸比丘!是眾生者、過去世時,於此王舍城為屠羊者,緣斯罪故,已百千歲墮地獄中,受無量苦。今得此身,餘罪緣故,續受斯苦。諸比丘!如大目揵連所見,真實無異,汝等受持」。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一四;   一五七〇(五一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乃至尊者大目揵連,於路中見一大身眾生,舉體無皮,形如脯腊,乘虛而行。乃至佛告諸比丘:「此眾生者,過去世時,於此王舍城為屠羊弟子,屠羊罪故,已百千歲墮地獄中,受無量苦。今得此身,續受斯罪。諸比丘!如大目揵連所見,真實無異,當受持之」。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一五;   一五七一(五一二)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乃至路中見一大身眾生,舉體無皮,形如肉段,乘虛而行。乃至佛告諸比丘:「此眾生者,過去世時,於此王舍城自墮其胎,緣斯罪故,墮地獄中,已百千歲受無量苦。以餘罪故,今得此身,續受斯苦。諸比丘!如大目揵連所見,真實無異,當受持之」。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一六(5);   一五七二(五一三)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乃至尊者大目揵連,於路中見一大身(6)眾生,舉體生毛,毛如大針,針皆火然,還燒其體,痛徹骨髓。乃至佛告諸比丘:「此眾生者,過去世時,於此王舍城,為調象士。緣斯罪故,已百千歲墮地獄中,受無量苦。地獄餘罪,今得此身,續受斯苦。諸比丘!如大目揵連所見,真實不異,當受持之」。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一七──二〇;   一五七三──一五七六()

如調象士,如是調馬士,調牛士,好讒人者,及諸種種苦切人者,亦復如是。

註解:

[註 34.001]『相應部』(一九)「勒叉那相應」一經。

[註 34.002]「揵」,以下各經,原本均作「犍」。

[註 34.003]『相應部』(一九)「勒叉那相應」二經。

[註 34.004]『相應部』(一九)「勒叉那相應」四經。

[註 34.005]『相應部』(一九)「勒叉那相應」八經。

[註 34.006]「身」,原本缺,依明本補。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