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第二項 摩呾理迦

第二項 摩呾理迦

摩呾理迦mātṛkāmātikā,或音譯為摩窒里迦,摩呾履迦,摩得勒迦,目得迦,摩夷等;義譯為母,本母,智母,行母等。此名,從māt(母)而來,有「根本而從此引生」的意思。『中阿含經』說:「有比丘知經,持律,持母者」(1)。持母者,就是持摩呾理迦者。與此相當的『中部』,雖缺少同樣的文句,但在『增支部』中,確曾一再說到:在持法者、持律者以外,別有持母者mātikādhara(2)。既有持摩呾理迦者,當然有(經、律以外的)摩呾理迦的存在。所以,摩呾理迦有成文(起初都是語言傳誦)的部類,與經、律並稱,是在『增支部』集成以前的。

古典的摩呾理迦,有兩大類:屬於毘奈耶的,屬於達磨的。屬於毘奈耶的,如『毘尼母經』,『十誦律』的「毘尼誦」等。這都是本於同一的摩呾理迦,各部又多少增減不同。毘奈耶的摩呾理迦,是僧伽規制的綱目。凡受戒,布薩,安居,以及一切日常生活,都隨類編次。每事標舉簡要的名目(總合起來,成為總頌)。僧伽的規制,極為繁廣,如標舉項目,隨標作釋,就能憶持內容,不容易忘失。這些毘奈耶的摩呾理迦,不在本書論列之內。

屬於達磨的摩呾理迦,出於說一切有部(譬喻師)的傳述,如『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卷四〇(大正二四‧四〇八中)說:

「摩窒里迦……所謂四念處,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四無畏,四無礙解,四沙門果,四法句,無諍,願智,及邊際定,空,無相,無願,雜修諸定,正入現觀,及世俗智,苫摩他,毘缽舍那,法集,法蘊,如是總名摩窒里迦」。

『雜事』所說,與『阿育王傳』(3)、『阿育王經』(4)相合。四念處等,都是定慧修持,有關於聖道的項目。佛的正法,本是以聖道為中心,悟入緣起、寂滅(或說為四諦)而得解脫的。佛法的中心論題,就是四念處等──聖道的實踐。以四念處為例來說:四念處經的解說,四念處的定義,四念處的觀境,四念處的修持方法及次第,四念處與其他道品的關聯等,都在四念處的標目作釋下,得到明確的決了。以聖道為中心的理解,貫通一切契經。達摩──法的摩呾理迦,總持聖道的修持項目,對阿毘達磨論來說,關係最為深切。

摩呾理迦的實質,已如上說明。摩呾理迦的意義,也就可以明了。如『毘尼母經』卷一(大正二四‧八〇一上)說:

「母經義者,能決了定義,不違諸經所說,名為母經」。

摩呾理迦的體裁,是標目作釋。標目如母;從標起釋,如母所生。依標作釋,能使意義決定明了。以法──契經來說:契經是非常眾多的,經義每是應機而出沒不定的。集取佛說的聖道項目,稱為摩呾理迦。給予明確肯定的解說,成為佛法的準繩,修持的定律。有「決了定義」的摩呾理迦,就可依此而決了一切經義。在古代經律集成(決了真偽)的過程中,摩呾理迦是重要的南針。法的摩呾理迦,在契經集成後,阿毘達磨發展流行,摩呾理迦的意義與作用,也就失去了重要性。於是,「阿毘達磨者」Abhidhammika就代「持母者」而起了。摩呾理迦的本義,也就逐漸嬗變,出現了三類新型的摩呾理迦。

一、銅鍱部的阿毘達磨論,如『法集論』,首先標示摩呾理迦,又分為二:論母是三性、三受等一百二十二門;經母是明分法無明分法等四十二門。這些,在北傳的阿毘達磨中,是論門,是諸門差別。『法集論』稱之為本母,雖在「概說品」中,也牒標而作解說;銅鍱部的摩呾理迦,也有構成論體的根本法的意義。但與聖道為本的古典摩呾理迦,是有距離的。

二、從說一切有部而分出的經部,不信阿毘達磨為佛說,而別說摩呾理迦。『瑜伽師地論』「攝事分」,是屬於聲聞經部的摩呾理迦。其中契經的摩呾理迦,如『瑜伽師地論』卷八五(大正三〇‧七七三上)說:

「當說契經摩呾理迦。為欲抉擇如來所說,如來所稱、所讚、所美,先聖契經。譬如無本母,字義不明了。如是本母所不攝經,其義隱昧,義不明了。與此相違,義即明了,是故說名摩呾理迦」。

一切契經是佛所說的,為了要抉擇明了佛法的宗要,所以特說契經的摩呾理迦。『瑜伽師地論』卷八五──九八,共十四卷,就是契經的摩呾理迦。內容為『雜阿含經』(除佛所說佛弟子所說誦,八眾誦)的經說;有關於空及業的部分,兼及『中阿含經』少分(5)。原來『瑜伽師地論』所傳的古說(說一切有部及經部公認),四『阿含經』是以『雜阿含經』為母體的(6)。有了古典的『雜阿含經』的經說──摩呾理迦,就能決了一切經義。這確乎合於「決了定義」的摩呾理迦古義。但『瑜伽師地論』「攝事分」所說的,不是依一一道品而決了定義,是依一一經文而決了宗要。所以與摩呾理迦的本義,還是有出入的。

三、摩呾理迦是標舉而又解釋的。大乘瑜伽學者,應用這一原則,作為造論說法的軌範。如『瑜伽師地論』卷一〇〇(大正三〇‧八七八中)說:

「我今復說分別法相摩呾理迦。……若有諸法應為他說,要以餘門先總標舉,復以餘門後別解釋。若如是者,名順正理」。

總標別釋的摩呾理迦,如世親Vasubandhu所造的『發菩提心經論』說:「有大方等最上妙法,摩得勒迦藏,菩薩摩訶薩之所修行」(7)。『論』先標舉「勸樂修集無上菩提……稱讚功德使佛種不斷」──十二義,接著就依次解釋,成十二品。這種總標別釋的摩呾理迦,約造論來說,瑜伽學者以為就是優波提舍──論議。如『瑜伽師地論』卷八一(大正三〇‧七五三中)說:

「論議者,謂諸經典循環研覈摩呾理迦。……依此摩呾理迦,所餘(聖弟子)解釋諸經義者,亦名論議」。

解釋經義的優波提舍,既然就是摩呾理迦(總標別釋),所以大乘瑜伽者的釋經論,有一定的體裁。如世親所造的,『無量壽經優波提舍』,標舉五門而依次解釋。『轉法輪經優波提舍』,分十四難(問)。『妙法蓮華經優波提舍』,初品以七句分別等。依此去觀察,如無著Asaṅga 所造的『金剛般若經論』,標七種句義。世親所造的『大寶積經論』,標十六種行相。『文殊師利菩薩問菩提經論』,作九分。對於每一部契經,都這樣的總標別釋去解說,稱為摩呾理迦,也就是優波提舍。這種總標別釋的論式,也適用於契經文句的解釋。如『攝大乘論』說:「說語言者,謂先說初句,後以餘句分別顯示」(8)。如世親的『十地論』,對『十地經』文句的十數,都以第一句為總,餘九句為別去解說。這是大乘瑜伽者所說的摩呾理迦,但不免偏重形式了!

註解:

[註 8.001]『中阿含經』卷五二(大正一‧七五五上)。

[註 8.002]『增支部』「四集」(南傳一八‧二六〇)。又「五集」(南傳一九‧二五〇)。

[註 8.003]『阿育王傳』卷四(大正五〇‧一一三下)。

[註 8.004]『阿育王經』卷六(大正五〇‧一五二上)。

[註 8.005]呂澂『雜阿含經刊定記』「附論雜阿含經本母」(內學第一輯二三三──二四一)。

[註 8.006]『瑜伽師地論』卷八五(大正三〇‧七七二下)。

[註 8.007]『發菩提心經論』卷上(大正三二‧五〇八下)。

[註 8.008]『攝大乘論本』卷中(大正三一‧一四一中)。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