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第三節 阿毘達磨集異門足論

第三節 阿毘達磨集異門足論

『阿毘達磨集異門足論』,玄奘於顯慶五年,到龍朔三年(西元六六〇──六六三)譯出,凡十二品,二十卷。本論是『長阿含經』的『集異門經』的解說。舊譯名『眾集經』,『長部』(三三經)名『等誦經』,宋施護Dānapāla譯,作『佛說大集法門經』,涼譯『毘婆沙論』引文,作『攝法經』或『集法經』。經是舍利弗Śāriputra集出的,所以玄奘傳說本論為舍利弗造。稱友Yaśomitra的『俱舍論疏』,說是大拘絺羅Mahākauṣṭhila造。其實,在阿毘達磨學系中,舍利弗與大拘絺羅,早就難於分別的了。

集經的緣起是:當時離繫親子Nirgrantha-jñātiputra死了,徒眾自相鬥爭而分散。舍利弗警覺到當來的釋子比丘,也可能分散,所以當佛在世時,就結集法數,預為防護。經文的結集法數,以增一編次,從一到十為十品。前有緣起,後有讚勸,所以論文為十二品。本論是經的解說,論體是標目與釋義,被稱為摩呾理迦。『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結集摩呾理迦,說到「法集」,就指本論而說(1)。釋義古樸而簡要,為毘婆沙師所重視。後來大乘的『瑜伽師地論』「聞所成地」的內明部分,也就是此經的另一解說(2)

銅鍱部的『法集論』,首列論母及經母。經母部分,二法門凡四十二,並在「概說品」附有解說。『法集論』的經母,就是『集異門論』所依的,『眾集經』的二法門(略有增益)。『法集論』與本論,是淵源於同一的古傳而自為撰述的。不知銅鍱部的論師們,以什麼理由,專取二法門為摩呾理迦,而棄其他的部分,又加「心生起品」、「色品」,及論母、經母的解說,而成法集論?這才面目全非,幾乎不知『法集』的古義了!

在『集異門論』中,略指「如法蘊論說」的,著實不少。如「惡言」、「惡友」、「善友」(3);「欲界恚界害界」、「出離界無恚界無害界」、「欲界色界無色界」、「色界無色界滅界」(4)等。還有不曾明說,而內容與『法蘊論』一致的,如「三善尋」的六釋(5)。本論依『長阿含』的『眾集經』,而與『法蘊論』一樣,同用『多界經』的六十二界說。本論有「有說」、「或作是說」,可見阿毘達磨論義,漸入部派異說階段。所以『集異門論』的集釋,必在『法蘊論』成立以後。

本論為經的解說,對說一切有部阿毘達磨新義,還很少引用。唐譯『大毘婆沙論』,曾引『集異門論』,說到三界見修所斷,遍行不遍行隨眠(6),而實為『品類論』「辯攝等品」的誤譯。『集異門論』雖成立於『法蘊論』以後,但直釋經文,為體例所限,沒有過多的修訂、增補,所以論義反比現存的『法蘊論』為古樸。

註解:

[註 26.001]『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卷四〇(大正二四‧四〇八中)。

[註 26.002]『瑜伽師地論』卷一三──一五(大正三〇‧三四七上──三五六上)。

[註 26.003]『集異門論』卷一(大正二六‧三七〇上)。

[註 26.004]『集異門論』卷三(大正二六‧三七八中──下)。

[註 26.005]『集異門論』卷三(大正二六‧三七七中──三七八上)。

[註 26.006]『大毘婆沙論』卷一一四(大正二七‧五九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