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第二項 施設論與說一切有部

第二項 施設論與說一切有部

『施設論』,起初極可能為「世間施設」部分,後又增編成八品。以漢譯的『施設論』──「因施設」來說:輪王七寶,輪王與佛,生死與動物眼,山林花果,大海,雲雨雷電,與「世間施設」有關的問題,仍占十分之五。其餘的,也是因輪王而說到佛與菩薩,神通變化等事情。從『大毘婆沙論』引文來看,世間安立,死生,神通變化,定慧,是『施設論』所重的,而對業與業報,說得特別多。

『施設論』,是有古代的論說為基礎的。其淵源,與『長阿含經』的集成,可能有關。『施設論』的成立,與『世記經』、『立世阿毘曇論』等同時,適應當時佛教界的一般需要而造作,離阿育王Aśoka的時代不遠。『施設論』,是不限於說一切有部的,如『大毘婆沙論』說:

「有說:四沙門果唯是無為,如分別論者。……彼作是說:無為果中亦可說住,故施設論作如是說:彼住於斷,不求勝進」(1)

「犢子部分別論者,欲立音聲是異熟果。問:彼由何量作如是說?答:由聖言故。如施設論說:何緣菩薩感得梵音大士夫相?菩薩昔餘生中,離麤惡語;此業究竟,得梵音聲。由此說故,彼便計聲是異熟果」(2)

依上二文,可見『施設論』是被看作「聖言」的;不但為說一切有部所推重,也是犢子部、分別論者──大陸分別說系(通大眾部)所信用。各部都推重這部論,這部論的成立,是不會太遲的。說一切有部論師,重視『施設論』,與『集異門論』,『法蘊論』,同樣的推為古傳的摩窒里迦;以『施設論』為自部的六論之一。然『施設論』的論義,每與說一切有部主流──『發智論』系不合,如『大毘婆沙論』說:

1.「云何無明?謂過去一切煩惱」(3)

2.「二唯有漏,謂慚、愧」(4)

3.「男子造業勝非女人,男子練根勝非女人,男子意樂勝非女人」(5)

4.「何緣故癡增?謂於害界、害想、害尋,若習若修若多所作,彼相應尋,名為害尋」(6)

5.「贍部洲人形交成淫……他化自在天相顧眄成淫」(7)

毘婆沙師非常重視『施設論』,引用的多達七十餘則。這是由於「世間施設」,「業施設」,當時重視的問題,要借重『施設論』的緣故。但『施設論』義,每與毘婆沙師不合,有的勉強的給予會通,有的就簡單的說:「彼不應作是說」(8)。這也可以說明,『施設論』並不是專屬於說一切有部的。但由於說一切有部的重視,『施設論』畢竟成為說一切有部的論書了。說一切有部的新義,據『大毘婆沙論』所引,已增入不少。如得與得得,九十八隨眠(9),成就不成就(10)。九十八隨眠,成就不成就,都是『發智論』時代的論義;而得得,還在『發智論』以後。『發智論』學系,將說一切有部的論義,增補在『施設論』中;『大毘婆沙論』以後,才被公認為說一切有部的六論之一。『施設論』的說一切有部化,是不會太早的。

在說一切有部的論書中,『施設論』當然是很重要的。但對阿毘達磨論義,也許反而遜色。因為『施設論』的根本,是「世間施設」,對有關超越一般常識的事象,綜集一切古傳與新說的大成。「因施設」等,也還是繼承這一特色。以超越一般常識的事相為對象,或是關於天象,地理──山、海、陸、島、物理、生理、動物、植物等物質科學處理的問題。或是天宮,龍宮,地獄,餓鬼,神通,變化等信仰傳說的問題。對這些問題,憑傳說與推理而作成的答案,這是不可避免的,容易陷於謬誤的推理,增加了佛法中的神奇成分。然而,這是當時佛教界的一般要求,共同論議;不只是『施設論』如此,更不是說一切有部一部的事。

順應佛教的時代需要,以「世間施設」為主而集成『施設論』。那時的佛教界,業與空──兩大論題,已非常的重視。『發智論』本沒有重三三摩地──空空三摩地,無相無相三摩地,無願無願三摩地,是『施設論』所說的(11)。關於空,綜集為十種空,如『大毘婆沙論』卷一〇四(大正二七‧五四〇上)說:

「施設論說:空有多種,謂內空,外空,內外空,有為空,無為空,無邊際空,本性空,無所行空,勝義空,空空(如是十種空,如餘處分別)」。

『施設論』對於空義的解說,雖不應加以推測;但『施設論』對於空的重視,是不容懷疑的事。對於重三三摩地,有類似單修、重修、圓修的說明,如『大毘婆沙論』卷一〇四(大正二七‧五三八下)說:

「施設論中初作是說:空三摩地,是空非無願無相;無願三摩地,是無願非空無相;無相三摩地,是無相非空無願」。

「即彼論中次作是說:空三摩地,是空亦無願,非無相;無願三摩地,是無願亦空,非無相;無相三摩地,唯是無相,非空無願」。

「即彼論中後作是說:空三摩地,是空亦無願無相;無願三摩地,是無願亦空無相;無相三摩地,是無相亦空無願」。

『施設論』的本義,是如說一切有部所說的嗎?在佛教界,對於三解脫門,一向有三門別入、三門展轉助成、三門實義無別的異說。『施設論』對於三三摩地的見解,是值得重視的了。

『施設論』──富於傳說的、神秘的推理中,唯心論的氣息增強了,如『大毘婆沙論』卷二六(大正二七‧一三二上)說:

「佛告長者:此入出息,是身法,身為本,繫屬身,依身而轉」。

「施設論說:何緣死者入出息不轉耶?謂入出息由心力轉;死者無心,但有身故」。

出入息,佛是作為生理現象的,所以又名「身行」。『施設論』以為由心力而起,雖可能是由禪定的部分經驗而引出的結論,但不免偏於心了。

註解:

[註 28.001]『大毘婆沙論』卷六五(大正二七‧三三六下──三三七上)。

[註 28.002]『大毘婆沙論』卷一一八(大正二七‧六一二下)。

[註 28.003]『大毘婆沙論』卷二三(大正二七‧一一九上)。

[註 28.004]『大毘婆沙論』卷三五(大正二七‧一八一上)。

[註 28.005]『大毘婆沙論』卷三五(大正二七‧一八二下)。

[註 28.006]『大毘婆沙論』卷四四(大正二七‧二二七上)。

[註 28.007]『大毘婆沙論』卷一一三(大正二七‧五八五中)。

[註 28.008]『大毘婆沙論』卷二三(大正二七‧一一九上)。

[註 28.009]『大毘婆沙論』卷六五(大正二七‧三三七下)。

[註 28.010]『大毘婆沙論』卷三六(大正二七‧一八八中)。

[註 28.011]『大毘婆沙論』卷一〇五(大正二七‧五四三上)。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