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第二項 發智論與六分阿毘達磨

第二項 發智論與六分阿毘達磨

在說一切有部中,以六分阿毘達磨為足,『發智論』為身。足是身的所依,『發智論』真是依止六論而進一步完成的嗎?六論的性質不一,如『品類』,『界身』,『識身』──三論,明顯的深受『發智論』的影響,比『發智論』還要遲些,當然不能說『發智論』是依此三論而造的。『法蘊』,『集異門』,『施設』──三論,雖被稱為摩呾理迦,有古老的淵源,編集於『發智論』以前。然自『發智論』風行以後,又受他的影響,在不斷的修編中,才完成『法蘊論』等奘譯本的形態。所以現存的『法蘊』等三論,也不能看作純粹的初期論書了。

迦旃延尼子kātyāyanīputra承受上座系的思想,分別抉擇,完成精深嚴密的『發智論』。這決非論主直接依據契經而創作,在論書的形式上,思想的內容上,一定有論說或師說的傳承與啟發的。可是,古傳優婆毱多Upagupta的『理目足論』,已失傳了,無可稽考。如據說一切有部的『法蘊』、『集異門』、『施設』──成立較早的三論,認為直接引發這樣精嚴廣博的論典,也是無法想像的。那末,『發智論』的淵源,是值得深思的了!

古老的阿毘達磨,稱為摩呾理迦,以修道的項目為主,如『分別論』,『法蘊論』,『舍利弗阿毘曇論』「問分」。從阿毘達磨的發展來說,由於四『阿含經』的集成,引起阿毘達磨的大論究。一方面,以一法門為主而類集佛說,如「業品」,「智品」,『人施設論』等。一方面,於一切法作不同的分類觀察,綜集不同的類分別,就是「有色無色」等種種論門。由於這樣的類集研究,「自相」、「共相」而外,又論到「相攝」、「相應」、「因緣」,成為上座系阿毘達磨的根本論門。這些,在本書第二、第三、第四章中,已一再的陳述了。這樣的深入觀察,廣大論究,是上座系阿毘達磨所共通的。等到以說一切有為宗,更論究到「成就不成就」,才逐漸的演化,形成說一切有的論書。這樣,從表面來說,現存的六分阿毘曇,不能充分說明『發智論』的思想承受。而從論究的內容來說,六論所論究的,正是從古傳來而說一切有部化的;『發智論』也就是依據這種論義,而到達更高完成的。如『法蘊論』與『集異門論』,對於道品及種種法數,都有了明確的定義──出體與釋名。『施設論』提貢了世界與業力等重要理論。『品類論』的「七事品」與『界身論』,從說一切有的立場,說明了「相攝」與「相應」。『識身論』說明了「因緣」、「成就」。『品類論』的「辯攝等品」,組成了說一切有部化的,統攝一切法的種種論門。「辯千問品」,對『法蘊論』的法門,作諸門分別。這些,都是古傳而說一切有部化的。迦旃延尼子深入於這樣的阿毘達磨論義,承受從古傳來的種種論門,種種論究的成果,而作成更深入、更廣博的『發智論』。依佛及佛弟子的所說而作論,『大毘婆沙論』卷一(大正二七‧一中),也曾表示了這樣的見地:

「若佛說,若弟子說,不違法性,世尊皆許苾蒭受持。故彼尊者(迦多衍尼子)展轉傳聞,或願智力,觀察纂集。為令正法久住世故,制造此論」。

說到『發智論』的組織形式──八蘊,在玄奘所譯的五論中,也是看不出淵源的。然從上座系阿毘達磨論去考察,顯然的並非創作。如『舍利弗阿毘曇論』「問分」,有「根品」與「大品」;「非問分」及「緒分」中,有「智品」、「定品」、「煩惱品」等。這都是隨類纂集,名為施設──「假」。又六論中的『施設論』,起初以「世間施設」為主,又集成「結施設」、「業施設」等。從『舍利弗阿毘曇論』與『施設論』的品目,發見了『發智論』八蘊名目的來源。【圖片

 ┌───────┐   ┌───────┐  ┌───────┐
 │發  智  論│   │施  設  論│  │舍利弗阿毘曇論│
 └───────┘   └───────┘  └───────┘
 雜蘊第一
 結蘊第二        結使記        煩惱品(非問分第十一)
 智蘊第三        慧記         智品(非問分第四)
 業蘊第四        業記         業品(非問分第二)
 根蘊第五                   根品(問分第五)
 大種蘊第六                  大品(問分第九)
 定蘊第七        定記         定品(緒分第十)
 見蘊第八

「見」為類集的品目(1),可能出於『施設論』的八品之中。七蘊以外,別立「雜蘊」(「雜犍度」),可說受了毘奈耶──律藏的影響。這與律藏的組為種種犍度(又稱為「法」或「事」),又別立「雜犍度」一樣。

註解:

[註 34.001]『尊婆須蜜菩薩所集論』,立十四犍度,也有「見犍度」,以「見」為類集的品目。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