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第二節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

第二節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

第一項 毘婆沙論的傳譯

『大毘婆沙論』,是『發智論』的釋論,與『發智』合稱「阿毘曇身及義」(1)。這是遵循『發智論』的思想路數,分別解說『發智論』;會通,抉擇,深究,而達到完備與嚴密的。「毘婆沙師」,「毘婆沙義」,被看作說一切有部的主流。如『異部宗輪論』(2)所說的說一切有部宗義,都與『大毘婆沙論』相近。在這部論中,阿毘達磨論師,說一切有部旁系譬喻師,上座別系,大眾部說,以及外論,都有詳盡或部分的說到。在部派佛教的研究中,這部論可說是非常豐富的寶藏。

本論譯為華文,全部或部分的,共經三譯,文義以『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為詳備。這是唐玄奘於顯慶元年到四年(西元六五六──六五九),在長安譯出,共二百卷。鞞婆沙或毘婆沙Vibhāṣā,是廣說,種種說的意思,為注釋的通稱。本論本名「阿毘達磨毘婆沙論」,唐譯稱為「大毘婆沙論」,是比對其他的毘婆沙論,而加一「大」字的。

本論的異譯有二:一、『鞞婆沙論』:或作『阿毘曇毘婆沙』,『鞞婆沙阿毘曇』,共十四卷。『大正藏』(二八冊)作「尸陀槃尼撰,苻秦僧伽跋澄譯」。這部論的譯者,一向是有異說的。現存最古的經錄──僧祐『出三藏記集』卷一三,「僧伽跋澄傳」(大正五五‧九九上)說:

「外國宗習阿毘曇鞞婆沙,而跋澄諷誦,乃四事禮供,請譯梵文。……以偽建元十九年譯出,自孟夏至仲秋方出」。

這與釋道安所作,載在『出三藏記集』卷一〇的「鞞婆沙序」一致,如「序」(大正五五‧七三中──下)說:

「鞞婆沙廣引聖證,言輒據古,釋阿毘曇(八犍度論)焉。……會建元十九年,罽賓沙門僧伽跋澄,諷誦此經四十二處。……來至長安,趙郎饑虛在往,求令出焉。……自四月出,至八月二十九日乃訖」。

『鞞婆沙』(論),為建元十九年(西元三八三),僧伽跋澄Saṃghabhūti所譯。但曾經僧伽提婆Saṃghadeva的改譯,如『出三藏記集』卷一三「僧伽提婆傳」(大正五五‧九九下)說:

「安公(主持下)先所出阿毘曇(八犍度論)、廣說(鞞婆沙)、三法度等諸經,凡百餘萬言。譯人造次,未善詳審;義旨趣味,往往愆謬。……提婆乃與冀州沙門法和,俱適洛陽。……方知先所出經,多所乖失。法和歎恨未定,重請譯改,乃更出阿毘曇及廣說。先說眾經,漸改定焉」。

『鞞婆沙』是僧伽跋澄在長安所譯,經僧伽提婆在洛陽譯改,成為定本,約為西元三八九或三九〇年。譯出而又經譯改,成為定本,依「傳」及「序」,是非常明白的。但僧祐在經錄中,敘述得非常混亂,如『出三藏記』卷二,「新集經論錄」,僧伽跋澄所譯,有(大正五五‧一〇中):

「雜阿毘曇毘婆沙十四卷(偽秦十九年四月出,至八月二十九日出訖,或云雜阿毘曇心)」。

僧伽提婆所譯的,有(大正五五‧一〇下):

「鞞婆沙阿毘曇十四卷(一名廣說,同在洛陽譯出)」。

這一記錄,與上引的「傳」、「序」都不合。僧祐在『出三藏記集』卷二「新集異出經錄」,竟將不同部類的阿毘曇,集為一類,而說「阿毘曇」「凡九人出」。其中說到(大正五五‧一三上):

「僧伽提婆出阿毘曇鞞婆沙十四卷,阿毘曇心四卷。僧伽跋摩出阿毘曇毘婆沙十四卷,阿毘曇心十六卷。……僧伽跋摩出雜阿毘曇心十四卷」。

從這一敘述中,可以看出,僧祐將僧伽跋澄與僧伽跋摩Saṃghavarman混亂了。僧伽跋摩曾譯『雜阿毘曇心』十四卷,所以說僧伽跋澄所譯的,是「雜阿毘曇十四卷」,而且說「或云雜阿毘曇心」了。這樣,「鞞婆沙阿毘曇」,就只記錄於僧伽提婆的名下。

僧祐經錄的混亂,隋法經的『眾經目錄』是承襲其誤的(3)。『大唐內典錄』(4),並錄僧伽跋澄的「阿毘曇鞞婆沙十四卷」,僧伽提婆的「毘婆沙阿毘曇一十四卷」。但在「歷代翻本單重人代存亡錄」中(5),僅錄僧伽提婆譯本,那是以現存論本,為提婆所譯了。智昇的「開元釋教錄」中,僧伽提婆所譯(6),沒有「鞞婆沙阿毘曇論」,而僧伽跋澄所譯(7),卻是有的。這與『大唐內典錄』不同,而以現存論本,為僧伽跋澄所譯。又在僧伽跋摩所譯的「雜阿毘曇心論十一卷」下,注有「亦云雜阿毘曇毘婆沙,尊者法救造,或十四卷」(8),還是受到僧祐經錄混亂的影響。

總之,歷來的記錄,都不盡然,道宣『大唐內典錄』所說比較好。應該是:

「鞞婆沙論十四卷,僧伽跋澄初譯,僧伽提婆重譯改定」。

『鞞婆沙論』,本不只此十四卷的,據道安「序」(大正五五‧七三下)說:

「經本甚多,其人忘失,唯四十事。……其後二處,是忘失之遺者,令第而次之」。

所以,對於十四卷的「鞞婆沙論」,一向看作單譯,其實是『大毘婆沙論』的部分譯出,只是簡略些,今對比如下:【圖片

 ┌───────┐       ┌─────────┐
 │鞞 婆 沙 論│       │大 毘 婆 沙 論│
 └───────┘       └─────────┘
 序阿毘曇(卷一)        卷一
 小品章義(卷一──三)     卷四六──五〇
 大品章義(卷四──一三)    卷七一──八六‧一〇四──一〇六
 中陰章義(卷一四)       卷六九──七〇
 四生章義(卷一四)       卷一二〇

二、『阿毘曇毘婆沙論』,從晉安帝乙丑到丁卯年(西元四二五──四二七),道泰與浮陀跋摩Buddhavarman在涼州譯出,共一百卷。那時,涼國新敗,涼土動亂,論文散失了四十卷。現存六十卷,僅為八犍度中前三犍度的廣說。這如參預當時法會的,道梴所作的『毘婆沙序』所說(9)

註解:

[註 37.001]『大智度論』卷二(大正二五‧七〇中)。

[註 37.002]『異部宗輪論』(大正四九‧一六上──下)。

[註 37.003]『眾經目錄』卷五「小乘阿毘曇藏錄」(大正五五‧一四二中)。

[註 37.004]『大唐內典錄』卷三(大正五五‧二五〇中)。

[註 37.005]『大唐內典錄』卷七(大正五五‧二〇一上)。

[註 37.006]『開元釋教錄』卷三(大正五五‧五〇五上)。

[註 37.007]『開元釋教錄』卷三(大正五五‧五一〇下)。

[註 37.008]『開元釋教錄』卷一三(大正五五‧六二一上)。

[註 37.009]『出三藏記集』卷一〇(大正五五‧七三下──七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