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第二項 望滿

第二項 望滿

『大毘婆沙論』,有「尊者望滿」,是值得重視的論師。對勘涼譯,作「富那奢」,或作「富那耶奢」,「富樓那耶奢」。『雜心論』引文,作「富那耶舍」(1)。可見唐譯的「望滿」,實為Pūrṇayaśas的義譯。如依一般的義譯,「富樓那耶舍」,應作「滿稱」。稱,是名稱,稱譽,所以奘譯「望滿」的望,是名望的意思。

據『付法藏因緣傳』(2):脇尊者Pārśva付法與富那夜奢,再傳為馬鳴Aśvaghoṣa。馬鳴菩薩傳說:馬鳴從脇尊者出家(3)。脇與富那夜奢為次第,也如『大莊嚴經論』卷一(大正四‧二五七上)說:

「富那脇比丘,彌織諸論師,薩婆室婆眾,牛王正道者:是等諸論師,我等皆隨順」。

隨順,是隨順而行,依奉他的教授,而自行化他的意思。隨順薩婆室婆──說一切有部論師,而特別列舉富那、脇、彌織──三位論師,說一切有部的名上座。所說的富那,顯然是「富那耶舍」的略稱。先富那而後脇,先脇而後富那,雖傳說不定,但時代總是相近的,約在西元二世起初。

富那耶舍──望滿論師,在『大毘婆沙論』中,雖引述不多,卻是一位深受重視的論師。如『大毘婆沙論』卷二四(大正二七‧一二五上)說:

「由諸有支皆有三世,尊者望滿所說義成。如說:無明行位現在前時,二支現在,乃至廣說」(4)

望滿所說緣起法與緣已生法的四句分別,也為『雜阿毘曇心論』(5)所引。望滿對緣起法,可說是特有研究的。

望滿──富那(耶舍)論師,也是有著作的,如『大唐西域記』卷三(大正五一‧八八八上)說:

「(迦溼彌羅)王城西北行二百餘里,至商林伽藍。布刺那(唐言圓滿)論師,於此作釋毘婆沙論」。

六足論中的『界身論』,玄奘傳為世友所造。稱友Yaśomitra的『俱舍論釋』,傳說為富樓那作。『界身論』是依『品類論』的「辯七事品」而廣為解釋,也許就是這部『釋毘婆沙論』。這是卓越的大論師,是屬於世友的學統,而接近迦溼彌羅學系的。

註解:

[註 159.001]『雜阿毘曇心論』卷八(大正二八‧九三六上)。

[註 159.002]『付法藏因緣傳』卷五(大正五〇‧三一四下)。

[註 159.003]『馬鳴菩薩傳』(大正五〇‧一八三上)。

[註 159.004]十二有支皆有三世說,如『大毘婆沙論』卷二四(大正二七‧一二三中)。

[註 159.005]『雜阿毘曇心論』卷八(大正二八‧九三六上)。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