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第三節 其他知名的論師

第三節 其他知名的論師

第一項 寂授

『大毘婆沙論』卷八三(大正二七‧四三〇下)說:

「復有說者:尊者寂授能解此義。此本論師當造論時,逢彼在定,不獲請問」。

『大毘婆沙論』的偶然提及,使我們對於這位不大熟悉的大論師,引起深刻的注意。據古師傳說,這是與迦旃延尼子kātyāyanīputra──『發智論』主同時,早期的權威論師,連阿毘達磨論者宗仰的迦旃延尼子,也有向他請益的可能,這是一位不平凡的大德。在涼譯『毘婆沙論』,音譯為奢摩達多,或作奢摩達,可見這就是奘譯的設摩達多。寂授為梵語Śarmadatta的義譯;玄奘是音譯與義譯並用的。

『大毘婆沙論』引寂授(設摩達多)說十則,最值得重視的,是「剎那緣起」,如『大毘婆沙論』卷二三(大正二七‧一一八下)說:

「尊者設摩達多說曰:一剎那頃有十二支,如起貪心害眾生命,此相應癡是無明,此相應思是行,此相應心是識……」。

這一解說,毘婆沙師認為是可以這樣說的,名為「剎那緣起」。但毘婆沙正宗,是「分位緣起」。尊者的「剎那緣起」,與世友Vasumitra『品類論』的「剎那」或「連縛緣起」,提婆設摩Devaśarman『識身論』的「遠續緣起」,『發智論』的「分位緣起」,總稱四種緣起(1)。寂授的論義,能獲得四種緣起說的一席,可見論師地位的重要了!『佛華嚴經』「十地品」第六地中,就有這剎那緣起說,被稱為「一心緣起」,為後代的唯心論者所推重。雖然意義已多少演變了,但尊者一念緣起的教說,關係是異樣的深遠。

關於中有,『大毘婆沙論』還沒有定論。大德Bhadanta說:如受生的因緣不具足,中有可以無限期的延續。世友說:到第七天,必定要死;但如因緣不具足,是會再生再死的。寂授卻說:「中有極多住七七日,四十九日定結生故」(2)。此後一般的解說:中有到七天必死;再生再死到七七為止,一定會受生。這是世友說與寂授說的綜合。此外,寂授對隨眠的隨增(3),隨眠的斷(4),隨眠的為因(5),都有深細的分別。雖沒有全為毘婆沙師所贊同,但無疑為阿毘達磨的大論師。

註解:

[註 60.001]『大毘婆沙論』卷二三(大正二七‧一一七下)。

[註 60.002]『大毘婆沙論』卷七〇(大正二七‧三六一中)。

[註 60.003]『大毘婆沙論』卷二二(大正二七‧一一三中)。

[註 60.004]『大毘婆沙論』卷二二(大正二七‧一一四中)。

[註 60.005]『大毘婆沙論』卷一九(大正二七‧九五下)。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