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第三項 侍毘羅與瞿沙伐摩

第三項 侍毘羅與瞿沙伐摩

侍毘羅,或作時毘羅,涼譯作者婆羅Jīvera。瞿沙伐摩,又作寠沙伐摩Ghoṣavarman。二位論師的事跡,都不可考。『大毘婆沙論』曾一再的合論二位論師;而二位的見解,恰好是相反的。如『大毘婆沙論』卷一四三(大正二七‧七三四下)說:

「尊者時毘羅,偏稱讚慧;尊者寠沙伐摩,偏稱讚滅定」。

毘婆沙師評論說:「此二所說,俱唐捐其功;於文無益,於義無益」。的確,定與慧,佛法中都是重要的。可以說,偏讚那一邊,都是不正確的。然而,對聖者功德的慧勝或滅定勝,也必然是修持者,重定還是重慧,甚至是應先修定或先修慧,這實在是佛教中古老而常新的問題。時毘羅是重慧的,寠沙伐摩是重定的,各代表著一面的立場。又『大毘婆沙論』卷六〇(大正二七‧三一下──三一一上)說:

「尊者侍毘羅作如是說:……如是永斷,是聖者,非異生;是聖道能,非世俗道」。

「尊者瞿沙伐摩作如是說:……如是永斷,是聖者,亦異生;是聖道能,亦世俗道」。

二師的異點是:侍毘羅以為:惟依根本定,才能斷煩惱,這必然是無漏的,聖者的。而瞿沙伐摩卻以為:聖者或異生,有漏道或無漏道,都是可以斷惑的。侍毘羅重慧,所以推重無漏道;瞿沙伐摩重定,所以也不妨異生以有漏道斷。這一思想,本是與上一諍論相關的。好在『發智論』但說「依定」,沒有說無漏或有漏,所以毘婆沙師和會說:「如是二說,俱得善通;此本論文,容二義故」。

瞿沙伐摩的論義,『大毘婆沙論』還引有好幾則,但不外乎二事:一、四洲中南洲勝,人中男人勝。瞿沙伐摩對於斷善根(1),轉根(2),重三三摩地(3),願智(4),總是說:唯有南洲,唯有男人,才有可能。這受有『施設論』的影響,都被毘婆沙論評破了。二、抉擇二十二根,以為「唯意一種是勝義根」(5)。這位重定的,重男人的,重心的阿毘達磨論者,實接近禪者的意境。

瞿沙伐摩與僧伽筏蘇Saṃghavasu,思想上非常接近。如關於超定(6),無諍行(7),無礙解(8),僧伽筏蘇也說:「唯贍部洲,唯男子能」。而且,瞿沙伐摩說勝義根唯意根,僧伽筏蘇立「唯命(及眼耳鼻舌身)等六是勝義根」(9)。二人的思想相近,論究的問題也大同。

註解:

[註 62.001]『大毘婆沙論』卷三五(大正二七‧一八二下)。

[註 62.002]『大毘婆沙論』卷六七(大正二七‧三四九上)。

[註 62.003]『大毘婆沙論』卷一〇五(大正二七‧五四四中)。

[註 62.004]『大毘婆沙論』卷一七八(大正二七‧八九六中)。

[註 62.005]『大毘婆沙論』卷一四二(大正二七‧七三二上)。

[註 62.006]『大毘婆沙論』卷一六五(大正二七‧八三六中)。

[註 62.007]『大毘婆沙論』卷一七九(大正二七‧八九九下)。

[註 62.008]『大毘婆沙論』卷一八〇(大正二七‧九〇五上)。

[註 62.009]『大毘婆沙論』卷一四二(大正二七‧七三二上)。


book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