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第二項 乘與部的判攝

第二項 乘與部的判攝

『成實論』,是大乘,還是小乘?屬經部,還是其他部派呢?這是理解『成實論』的重要問題,應先為論決。對於這一問題,嘉祥的『三論玄義』,曾三度說到:

1.「有人言:擇善而從,有聞必錄。棄眾師之短,取諸部之長。有人言:雖復斥排群異,正用曇無德部。有人言:偏斥毘曇,專同譬喻。真諦三藏云:用經部義也。檢俱舍論經部之義,多同成實」(1)

2.「有人言:是大乘也。有人言:是小乘。有人言:探大乘意以釋小乘,具含大小」(2)

3.「多聞部,具足誦深淺義,深義中有大乘義。成實論即從此部出」(3)

第一則,是專關於聲聞部派的。『成實論』不屬於任何部派,出入各派,是極有見地的,但不免空泛。說『成實論』「正用曇無德部」,是由於見滅得道。但這不是曇無德部的特義;曇無德部的其他論義,也沒有為『成實論』所採用,所以這一說是不可信的。嘉祥贊同真諦Paramârtha所說「用經部義」,這確是多少相同的。第二則,討論『成實論』的是大還是小?說他是大乘的,是古代的『成實論』師,如梁代的三大法師。說他是小乘的,如天臺智顗,淨影慧遠,嘉祥吉藏。說通於大小的,與第三則相近。這一說,出於真諦『部執論疏』,但也沒有其他論義可以證實。

首先,考察『成實論』是否與大乘有關。嘉祥評為:「二百二品,並探四阿含;十六卷文,竟無方等」(4)!這是判『成實論』為純小乘的。這多少流於強調,『成實論』明顯的引證了大乘經驗,有明文可證:

「馬鳴菩薩說偈」(5)

提婆菩薩「四百觀」論(6)

「菩薩藏」等五藏(7)

「菩薩藏中說超越相」(8)

所說與大乘義相應的,如:

「若知諸法無自體性,則能入空」(9)

「以見法本來不生,無所有故。……若見無性……當知一切諸法皆空」(10)

「諸佛世尊有如是不可思議智:雖知諸法畢竟空,而能行大悲。深於凡夫,但不得定眾生相」(11)

「是中,我名諸法體性;若不見諸法體性,名見無我」(12)

「佛一切智人無惡業報……但以無量神通方便,現為佛事(如受謗等),不可思議」(13)

「檀等六波羅蜜具足,能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14)

『成實論』這樣的引到大乘經論,怎麼能說「全無方等」呢?參考過大乘經論,是無可懷疑的。然而,『成實論』的主意,是:「諸比丘異論,種種佛皆聽;故我欲正論,三藏中實義」。嚴格地說,還不能說是大乘論,但不妨說探大釋小。由於論主曾「研心方等」,所以發見阿含經本有的性空深義,舖平了從小通大的橋梁。古代的大乘學者,看作與大乘一無關係的小乘,不免過分了。

再說,在聲聞部派中,『成實論』屬於那一派呢?『成實論』是多用經部義的,但不能說就是經部。依『俱舍論』、『順正理論』所見的經部譬喻師宗,主要為成立業種感果說。『成實論』是現在有派,並沒有種子或功能的「相續轉變差別」生果說,依然應用「過去曾有,未來當有」──現在有派的一般論義。『成實論』與西元四世紀大成的,室利邏多Śrīrāta的經部學,並不相同。『成實論』與西元二、三世紀間的,日出論者──鳩摩羅陀Kumāralāta的思想,就現存僅有的資料,可看出密切的關係。『大乘成業論』(大正三一‧七八二中)說:

「日出論者作如是言……然有別法,心差別為因,依手足等起此法,能作手足等物異方生因,是名行動,亦名身表」。

身表是色,是「行動」,這不是手足等行動,而是能使手足等於別異處生,而現有行動相的。『成實論』卷七(大正三二‧二八九下)也這樣說:

「身(於)餘處生時,有所造作(造作就是行),名為身作」。

又『俱舍論』卷三〇(大正二九‧一五六上)引偈說:

「觀為見所傷,及壞諸不善,故佛說正法,如牝虎啣子。執真我為有,則為見牙傷;撥俗我無為,便壞善業子」。

這是傳為鳩摩羅陀的偈頌。『成實論』顯然引用頌文,而對有我與無我的見解,可說完全是繼承鳩摩羅陀所說的。如『論』卷一〇(大正三二‧三一六下)說:

「有二諦:若說第一義諦,有我,是為身見;若說世諦無我,是為邪見。若說世諦故有我,第一義諦故無我,是為正見。又第一義諦故說無,世諦故說有,不墮見中,如是有無二言皆通。如虎啣子,若急則傷,若緩則失。如是若定說有我,則墮身見。定說無我,則墮邪論」。

訶黎跋摩與經部本師的鳩摩羅陀,是大體相同的。到西元四世紀,種習說大成,經部又面目一新了。

『成實論』有許多特殊的論義,如論修證次第,而類同我空、法空、空空──大乘的三空觀,這不是經部所能範圍了的。所以,判別『成實論』的部派問題,還是『訶黎跋摩傳』(大正五五‧七九上)說得好:

「窮三藏之旨,考九流之源。方知五部創流盪之基,迦旃啟偏競之始。……採訪微言,搜簡幽旨。於是博引百家眾流之談,以檢經奧通塞之辯。澄汰五部,商略異端。考覈迦旃延,斥其偏謬。除繁去末,慕存歸本。造述明論,厥號成實」。

訶黎跋摩,從阿毘達磨而入經部,更深入五部。終於考覈異同,尚論是非,不僅是取眾師之長,而是直探「三藏中實義」。『成實論』所說的正義,是否就是三藏中的真實義,那是另一問題。而訶黎跋摩那一番直探三藏本源,而不依傍宗派門戶,精神是值得崇仰的。『成實論』近於經部義,而不能說是經部。如果說宗派,『成實論』是可以自成一宗的。

註解:

[註 106.001]『三論玄義』(大正四五‧三中──下)。

[註 106.002]『三論玄義』(大正四五‧三下)。

[註 106.003]『三論玄義』(大正四五‧九上)。

[註 106.004]『三論玄義』(大正四五‧四上)。

[註 106.005]『成實論』卷一六(大正三二‧三七二上)。

[註 106.006]『成實論』卷八(大正三二‧二九八中)。

[註 106.007]『成實論』卷一四(大正三二‧三五二下)。

[註 106.008]『成實論』卷一二(大正三二‧三三八下)。

[註 106.009]『成實論』卷一〇(大正三二‧三一六下)。

[註 106.010]『成實論』卷一二(大正三二‧三三三下)。

[註 106.011]『成實論』卷一二(大正三二‧三三七下)。

[註 106.012]『成實論』卷一六(大正三二‧三六九上)。

[註 106.013]『成實論』卷七(大正三二‧二九一上)。

[註 106.014]『成實論』卷七(大正三二‧二九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