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第二節 聲聞瑜伽師

第二節 聲聞瑜伽師(1)

第一項 佛大先禪系考

說一切有部的瑜伽師,在西元五世紀,有一禪系曾傳入中國,這就是佛陀跋陀羅Buddhabhadra傳來的禪法。佛陀跋陀羅,譯義為覺賢,於義熙四年(西元四〇八)頃,到達長安,傳入說一切有部佛大先Buddhasena的禪法,受到當時部分學者的推重。這是屬於聲聞乘中,專修瑜伽的瑜伽師,是西元四、五世紀,盛行於罽賓的禪法。這一禪系,有頓禪與漸禪,由達磨多羅Dharmatrāta與佛大先,綜合宏傳。

佛大先,或作佛陀先,佛馱先,佛陀斯那,譯義為覺軍。智嚴從佛大先學禪,如『高僧傳』卷三(大正五〇‧三三九中)說:

「智嚴……進到罽賓,入摩天陀羅精舍,從佛陀先比丘諮受禪法。漸染三年,功逾十載。……時有佛陀跋陀羅比丘,亦是彼國禪匠,嚴乃要請東歸」。

依『法顯傳』所說:弘始二年(西元四〇〇年),智嚴與法顯,同在[亻*烏]夷國(2)。智嚴再到罽賓,從佛大先學禪三年,這才請佛陀跋陀羅來中國。所以,佛大先在罽賓,與智嚴相見的時間,是可以推定的:西元四〇一──四〇三年。智嚴而外,沮渠安陽侯也曾從佛大先學禪,如『出三藏記集』卷一四(大正五五‧一〇六中──下)說:

「沮渠安陽侯……少時,常度流沙,到于闐國,於衢摩帝大寺,遇天竺法師佛馱斯那,諮問道義。斯那本學大乘,天才秀出,誦半億偈,明了禪法。故西方諸國,號為人中師子」。

安陽侯年少時到于闐學禪。後還河西,譯出禪要。幾年後,北涼就滅亡了(西元四三九年)。所以,沮渠安陽侯從佛大先學禪,約在西元四一〇年前,當時,佛大先也在于闐。又慧觀『修行地不淨觀經序』說:「有於彼來者,親從其(佛大先)受法教誨,見其涅槃」(3)。「於彼來者」,不能是智嚴或佛陀跋陀羅。如果是,那不但與沮渠安陽侯在于闐受法說不合,也與高僧傳,佛大先推薦佛陀跋陀羅東來說不合。慧觀序所說,應是別人。在慧觀作序時,佛大先已涅槃了。

這一禪法的傳承,如佛陀跋陀羅所譯『達摩多羅禪經』卷上(大正一五‧三〇一下)說:

「尊者優波崛,尊者婆須蜜,尊者僧伽羅叉,尊者達摩多羅,乃至尊者不若蜜多羅,諸持法者,以此慧燈,次第傳授」。

又,『出三藏記集』卷九,「盧山出修行方便禪經統序」(大正五五‧六六上)說:

「今之所譯,出自達摩多羅與佛大先。其人……弘教不同,故有詳略之異」。

又,『出三藏記集』卷九,「修行地不淨觀經序」(大正五五‧六六下──六七上)說:

「此一部典,名為具足清淨法場。傳此法至於罽賓,轉至富若蜜羅。富若蜜羅,亦盡諸漏,具足六通。後至弟子富若羅,亦得應真。此二人,於罽賓中為第一教首。富若蜜羅去世已來,五十餘年;弟子去世二十餘年。曇摩多羅菩薩與佛陀斯那,俱共諮得高勝,宣行法本。佛陀斯那化行罽賓,為第三訓首。有於彼來者,親從其受法教誨,見其涅槃。………富若羅所訓為教師者,十五六人,如今於西域中熾盛教化,受學者眾。曇摩羅從天竺來,以是法要傳於婆陀羅,婆陀羅與佛陀斯那。佛陀斯那愍此旃丹無真習可師,故傳此法本,流至東州」。

依經序,傳承是很明白的。禪法本有二系:罽賓舊傳的漸系,富若蜜羅,就是『禪經』的不若蜜多羅Puṇyamitra。弟子名富若羅Puṇyara;佛大先就是從富若羅學習的。另一系,從天竺新傳來罽賓的,是曇摩羅,就是『統序』說的達磨多羅。達磨多羅傳與婆陀羅Bhadra,婆陀羅傳給佛大先。在這新來的傳承中,佛大先是達磨多羅的再傳。然在罽賓舊傳的禪系中,達摩多羅與佛大先,「俱共諮得高勝」,是同從富若羅修學,又有同學的關係。禪學的師承,時間的出入極大:或四五十年一傳,也可能四五年一傳,或展轉互相受學。這一傳承的次第,當然是直從佛陀跋陀羅或智嚴得來的消息。【圖片

  ┌───────┐
  │罽  賓  舊  傳│………………………富若蜜羅──┐
  └───────┘                              │
                ┌────────────────┘
                └─富若羅─┬──────────┬─佛大先
  ┌───────┐        │                    │
  │天  竺  新  傳│…………└曇摩羅────婆陀羅┘
  └───────┘

『禪經』所說,在不若蜜多羅以前,有曇摩多羅,序次於僧伽羅叉Saṃgharakṣa以後,這必為另一古德而同名的,決非從天竺傳禪來罽賓的那一位。僧祐的『出三藏記集』「薩婆多部記」(4),有「舊記所傳」,與號稱「長安齊公寺薩婆多部佛大跋陀羅師宗相承略傳」,所說與上引經序,略有出入:【圖片

  ┌─────┐                      ┌───────┐
  │舊      記│                      │齊  公  寺  傳│
  └─────┘                      └───────┘
  四九、弗若蜜多

  五〇、婆羅多羅
  五一、不若多                        四四、不若多
                                      四五、佛大尸致利
                                      四六、佛馱悉達
                                      四七、無名
                                      四八、婆羅多羅
  五二、佛馱先                        四九、佛大先
  五三、達摩多羅                      五〇、曇摩多羅

罽賓與天竺二傳,佛大先時,相互傳學;所以前後次第,不一定是師弟的關係。古代禪者,就有正支與旁出的解說了。考「舊記」所列:弗若蜜多,不若多,佛馱先的師承次第,還沒有亂。不若多以前的婆羅多羅,大致就是慧觀序所說的婆陀羅,似為不若多的同學。齊公寺所傳,列婆羅多羅於不若多以後,也許就由於此。達摩多羅與佛馱先,同從不若多修學。這一禪法的傳承,是專以罽賓舊傳(薩婆多部的禪)為主的。如依天竺新傳而說,那次第就要大為顛倒,應該是:達摩多羅,婆陀羅,佛馱先。舊記所說,與慧觀序所傳,可說相同。但齊公寺所傳,誤以富若蜜羅及富若羅為一人;於富若羅及佛大先間,又雜列一些不知名的禪師,實不如「舊記」多多

依慧觀經序所說,佛大先已去世了;這大約在西元四一〇年頃。不若羅去世二十餘年,約死於西元三八五年頃。富若蜜羅去世五十餘年,約死於西元三五五年頃。佛陀跋陀羅死於西元四二九年。這一系統的禪師,較有確實的年代可考。二記都列達摩多羅於佛大先以後,似乎是表示佛大先死後,達摩多羅還住世多年。達摩多羅的禪系,缺乏詳明的傳承事記,惟『高僧傳』說到:慧覽去罽賓,禮佛缽,從達磨達受禪法(5)。這位達磨禪師,也許就是達磨多羅。慧覽受禪法,約為西元四三〇年左右。

註解:

[註 114.001]拙作『佛陀跋陀羅傳來的禪門』,載『海潮音』四十二卷十二月號(六──九)。本節依之略加修改而成。

[註 114.002]『高僧法顯傳』(大正五一‧八五七上)。

[註 114.003]『出三藏記集』卷九(大正五五‧六六下)。

[註 114.004]『出三藏記集』卷一二(大正五五‧八九中──九〇上)。

[註 114.005]『高僧傳』卷一一(大正五〇‧三九九上)。


book | about seo